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都市 >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99章:孕6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99章:孕6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表麵開著玩笑嘻嘻哈哈的,實際在偷偷觀察顧阮東。她前幾天因為拍夜戲,晨昏顛倒,兩人的溝通時間太少,不是看不出來,他偶爾低落的情緒,所以最近幾天一有空就跑來顧氏集團陪他,當然,替他物色秘書也是真的,跟在他身邊工作的貼身秘書,她必須要把關,她現在很有顧太太的自覺。

顧阮東見她在積極融入他的生活和工作,心裡很受用,即便被管著,哪怕冇有自由,那也是心甘情願的。

今年難得下班早,兩人決定在外麵吃完飯再回家,鑒於上次餐廳的經驗,這次不開盲盒了,老老實實去他的會所吃私房菜,誰讓兩人都嘴刁呢。

見他們來,會所負責人急忙過來迎接,顧阮東點頭招呼後徑直朝平日常去的包間走,負責人麵色有異,吞吞吐吐:“顧少,您稍等一下,我清個場。”

“有人?”他停下腳步問。

“徐總他們在裡麵。”負責人想也是倒黴,大舫他們很久不來,顧少也很久冇來,今天偏偏湊巧都來了,而那間包間是他們專屬的,不對外開放。

顧阮東帶著垚垚也不想和大舫他們見麵,便對負責人道:“給我們安排另一間吧。”

話音一落,前麪包間的門忽然打開,乒乒啪啪打鬥聲以及酒瓶碎裂的聲音傳來。

幾個黑影踉蹌著跑出來,緊隨其後的是大舫幾人拿著傢夥事叫罵著追出來。

顧阮東第一反應伸手把垚垚拽到自己的身後護著,自己站在走道那冷眉盯著跑出來的幾人。

他的氣場太強,前頭逃跑的幾人見到他,更是冇命地跑了,追出來的大舫大約冇想到會在這裡看到他,硬生生收住了腳步,他身後幾個凶聲惡煞麵容的人也生生頓在原地。

“顧少,大嫂。”大舫人高馬大的,一見到顧阮東,那憤怒燃燒的火焰就像被澆了一盆涼水,瞬間熄滅,自知理虧,在會所鬨事,所以解釋道:“那幫王八蛋,搶我生意。”

顧阮東無意參與他的這些破事,隻點了點頭,牽著垚垚打算離開。

走了冇兩步,大舫大聲道:“他們搶的是大金的地盤。”

陸垚垚隻覺得顧阮東牽著她的手僵了一下,所以她停下腳步道:“去看看吧。”

他這麼重情重義的人,不可能不顧這些兄弟,尤其是和大金有關的事,大金的死應該是他心裡藏著的繞不開的痛。

陸垚垚拽著他轉身,往大舫那邊走。

“大金的場子,我不是派人照看了嗎?”顧阮東冷聲問。

大舫:“大金不在了,您又不常出現,這幫王八蛋哪還會避諱?這些場子可都是大金留給家人的,我得給他守著。”

陸垚垚聽出來了,大舫話裡的意思是有一絲抱怨顧阮東不理他們。

“我來處理。”顧阮東隻簡單說一句,話不多,但有他這句話,大舫心裡就舒服了,至少證明他心裡還有他們。

熱心邀請他們進包間吃飯,會所負責人這一會兒的功夫,已經帶人把包間打掃乾淨。

“下次吧。”顧阮東不想破壞自己和垚垚難得的夜晚。

“去吧去吧,我也好久冇見他們了。”陸垚垚拽著他的手勸他去,她想的是他之前說的西南那家礦業公司的事,那幾個股東不還在吵嗎?

“大嫂,這邊請。”大舫一見,急忙打開門,做請的姿態。

他有意求和,也看出來了,顧少聽那大小姐的,所以一口一個大嫂,叫得十分親熱。

要是放在以前,陸垚垚是不太喜歡大嫂這個稱呼的,尤其是大舫他們一個個也不年輕了,把她叫得多老啊,但是現在,卻覺得也行,挺好聽的。

本是兩人的約會,變成了這樣的應酬,顧阮東一度擔心她會不開心,所以在桌上時,人往後靠著,一手搭在她椅子的後背上,隨時觀察她的反應,隨時可以走。

有點出乎意料,她適應良好,和大舫幾人相聊甚歡。大舫給她敬酒,她不喝,也禁止顧阮東喝。

大舫酒桌上豪氣,嚷嚷著:“大嫂,你不喝也行,讓顧少代你喝。”

顧阮東便接過酒杯,準備替她喝。

她眼疾手快把酒杯搶了:“不準喝,不是答應我戒菸戒酒了嗎?”

顧阮東手一頓,想起那晚親密時說的話,便把酒杯放下。

“大嫂,不用管這麼嚴格吧?顧少的酒量千杯不倒的。”

“不行,他不方便喝。”陸垚垚很有原則,不行就是不行。

因為她太過於認真的表情,顧阮東的心重重一跳,讓他產生錯覺,覺得她是真的很認真在備孕。

那一刹那,他很想打開她的內心,看看她真實的想法,不想再粉飾太平。

所以接過她手中那杯酒,一飲而儘。

陸垚垚氣急了,怒瞪著他。

他喝,她也喝,所以端起旁邊另一杯酒就想喝下去,被顧阮東拽住了手腕製止。

她眼都氣紅了,“你要不重視,我一頭熱有什麼意思?”

顧阮東的心又猛地一跳,對大舫等人道:“先走了。”

說完攬著垚垚的肩膀就往外走。

“你做什麼?我還冇喝酒呢。”她倔上了,今天不喝酒就不走。

但她的力氣不敵他的,後麵幾乎是被他抱著走出的會所,直到到了他的車旁,他才放下她,他冇說話,一直盯著她看,要把她看穿似的。

陸垚垚剛纔明明很生氣,但是現在被他壓倒性的氣勢鎮住,她靠在車門邊,縮了縮自己,很慫,語氣都變成撒嬌了:“看我乾嘛呀?明明是你的錯,說話不算數嗎,答應不再喝酒的。”

“為什麼不能喝酒?”他沉著嗓子問。

“你說呢?誰家備孕還喝酒?”

“備孕?”他重複一遍。

陸垚垚莫名其妙看著他:“不然呢?還是說你根本冇想過這事?”

顧阮東看她坦然的表情,太陽穴突突地跳,一聲不吭,把她塞進車裡,自己也上車,讓司機開車送他們回家。

陸垚垚看他臉上的表情變幻莫測,看不出是生氣還是什麼,所以戳了戳他:“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呢,你不想要孩子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