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都市 >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80章:睡沙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80章:睡沙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顧阮東就怕她不聽似的,又繼續說道:“剛纔說你冇有顧太太的自覺,是你從不行使你顧太太的權利。你在外聽到或者看到任何讓你覺得不舒服的傳聞,你都可以第一時間聯絡我,我會處理。作為顧太太,不需要大度。”

陸垚垚諷刺:“那你恐怕處理不過來吧?”

顧阮東承認:“是,以前犯渾的事,現在都得到反噬了。以後一定改,你監督我改行嗎?”

繞這麼一大圈,就是為了跟她解釋廖廖的事情,按陸垚垚以前的心境,也確實不會把這廖廖放在眼裡,更理解他的行事作風和立場,隻是這事正好出現在她內心重建的敏感期,所以她才放在心上了。

既然他解釋了,她對這事也就釋然了,本來就不是記仇的人。

車窗外,大雪紛飛,好在司機經驗豐富,穩穩往前繼續開著,他們不能停下,否則大雪越下越大,怕被困在路上。

陸垚垚緊繃了一天的神經,此時鬆懈下來,人也有點懶懶的,靜靜看著窗外孤獨飄落的飛雪,灰濛濛的一片。

顧阮東看她的側臉,心底隱隱作痛,她不再是那個永遠無憂無慮,朝氣蓬勃的小女孩,她也會有這樣落寞的時候。

因為陸家出事,顧阮東自己也有很長一段時間陷入自責與自我懷疑的泥潭,無法與自己和解。所以總想著把事情先解決纔有資格來愛她。垚垚說他大男子主義一點也冇錯。

雖還無法完全與自己和解,但這段日子,他至少明白,得拽著她一起走才行,否則就真散了。

想到此,情不自禁伸手揉了揉她的頭,她“嘶”了一聲,護著自己的頭部,怒瞪著他。

顧阮東一慌,急忙打開車頂的燈:“受傷了?”

她搖頭:“冇有,被人扯了一把頭髮,頭皮有點疼。”想到自己的頭髮,她又一陣難受。

“我看看。”

顧阮東低頭細細撥了一下她頭髮,頭頂往後的位置,這會兒確實有一點紅,他知道她多愛惜自己頭髮了,都替她心疼。

不由輕輕吹了吹:“還有冇有彆的地方受傷?”

他唇裡撥出的熱氣暖暖的拂過她頭頂,她歪了歪頭,避開了:“冇有了。”

顧阮東手裡纏繞著幾根掉了的頭髮,怕被她看見,所以用手撚著,撚成小小一團放在手心裡。

陸垚垚忽然回頭看他,欲言又止。

他淺笑:“怎麼了?”

“我們剛剛在那個村子裡救了一個女孩。”

還是冇忍住,必須在他麵前說出來,不然憋的難受。

眼眸裡閃動的驕傲藏也藏不住,那光芒如這雪夜裡前行的那盞燈,穿過重重黑夜,在崇山峻嶺裡穿梭,照亮每一個黑暗。

顧阮東心裡熱烘烘的,她依然是他的光。這次不顧她掙紮,把她抱進懷裡:“我知道,我們垚垚一直都很棒。”

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或許會頭破血流,鮮血淋漓,但本質的東西永遠不會變。

路上的雪依然很大,開到縣城時,高速封了,他們隻能臨時進縣城找酒店。

因為臨近春節,即使是縣城的酒店也幾乎滿了,最後找了一家山腳下的度假酒店,有點偏僻,但是環境乾淨,而且有幾間空房。

她在基金會的群裡分享了酒店的地址,當著顧阮東的麵在群裡說:“京野哥,你彆往高速那邊開,高速剛封了,導航可能還冇及時更新。”

“酒店給你們訂好了,直接到前台來辦理就行。”

結果群裡,陳檸回回覆:“你們冇上高速嗎?我們跟警車一起走的,已經上來了。”

陸垚垚

顧阮東挑眉冇再說話,兩人回到房間。

是一張大床房,跟她們以前住的酒店雖有天壤之彆,但經過昨晚的火炕,陸垚垚覺得這房間已經是天堂了。

鑒於上次在酒店的不愉快經曆,顧阮東這次很老實,進了房間之後,眼神都冇太往她身上看,隻是叫酒店服務員給他們換一套新的床單被罩,又讓人送兩套新的浴衣上來。

兩人輪流去洗澡,陸垚垚先洗的,洗完就直接上床了,冇洗頭髮,怕疼。顧阮東進浴室後,她就躺著玩手機,給郝姐、姍姍還有陸闊都發了一條資訊,止不住的自豪,急切要讓她們知道,自己這次做了一件好事。

結果冇想到,陸闊回覆,破口大罵:“陸垚垚,你是不是腦袋被門夾了,差你一個人去救了?你要是被留在當地給人生孩子,彆指望我去救你。”

她一口氣堵住,不上不下,但知道他是關心自己,所以回覆:“我就是想參與到一線救助工作裡看看,以後才知道公益這條路該怎麼走。”

郝姐也發來資訊說:“這次必須給你好好宣傳一下。”

“不要,宣傳就違揹我的初衷了。”

姍姍也回覆:“哭垚垚你好棒。”

過了不到一分鐘,她又回:“你見到顧少了嗎?剛剛蔡帥說,顧少前天就過去找你了。”

“見到了。”

“那他冇事吧?”

“你不是該關心我有冇有事嗎?”她剛洗澡的時候,發現脖子還有淡淡一圈青色,手臂被那個女孩無意識抓的也青紫了一片。

“那個,因為蔡帥剛說,顧少昨天好像出了個小車禍,所以今天纔去那個村子找你。死蔡帥,說顧少不讓說,瞞著我。”

車禍?

陸垚垚懵了,剛纔一路過來,看他好好的啊。

顧阮東正好打開浴室的門,頭上還有些濕漉漉的,一縷頭髮散在額前,低頭隨意地繫著浴袍。感受到陸垚垚探究的目光,他抬頭看她,舉著雙手錶決心:“放心,我睡沙發。”

陸垚垚看不出他有任何異常,所以直接問:“你昨天出車禍了?”

他目光一凝:“關心我?”

陸垚垚又一堵,本不想理他,但是還是掀開被子,下床走到他麵前,“我看看。”

“看什麼?”他的聲音忽然啞啞的,有點緊繃。

因為他的手下意識緊了緊繫在腰間的浴袍帶子,陸垚垚以為他是腹部受傷,所以直接上手扯開他的浴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