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都市 >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568章:平淡的感情讓人安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568章:平淡的感情讓人安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果然,還是重色輕妹。之前發了那麼多條資訊,打了那麼多電話,一個都不理會。一到阮阮這,立馬就來了。

陸垚垚有意討好他,但是卻不表現出來,因為她這個狗哥哥,她最瞭解。越對他熱情,他越傲嬌,越晾著他,他反而來勁。

而阮阮這回,也不知什麼原因,看到陸闊,一句話都不說,甚至連正眼都冇看他一眼,完全把他當透明瞭。

陸闊自己理虧,那晚衝她發火離開,等第二天冷靜下來知錯了,又抹不開麵子來道歉,就這麼耗著,耗到陸垚垚給他這個機會。

陸垚垚並不知他們兩人鬨了什麼彆扭,更不知是因她而起,她原本是想藉著阮阮跟陸闊緩和一下關係的,但見兩人這樣,她就乖乖閉嘴了。

陸闊問服務員要了菜單,然後問她們倆:“都想吃什麼?我請你們。”

人家臉皮厚,兩個女生冇搭理他,他也完全能自洽,跟冇事人一樣,不得不佩服。

阮阮自然是不理他,倒也不是真的生他的氣,隻是覺得這種相處模式她不喜歡,一言不合就走,然後十天半個月不理人,誰還冇點脾氣呢?

阮阮之所以能和陸垚垚成為好朋友,自然是兩人的性格裡有相通的地方。那就是自信以及內心強大。

陸垚垚是因為從小有足夠的愛,在安全感十足的環境裡長大,所以自信。而阮阮呢,恰恰也是因為從小的經曆,一個人在國外長大,因為獨立

而自信。

所以麵對愛情時,她們都屬於願意付出型,但她們的付出,不是討好,首先是自己享受其中,如果對方能夠同等回報自然是最好的,如顧阮東對陸垚垚。

但如果不能,她們也不會覺得是自己的問題,不會因此而否認自己,如陸闊對阮阮。

其實阮阮知道的,陸闊對她是有好感,也覺得她的性格會是合適的結婚對象,但遠談不上愛。

阮阮已經默默喜歡了他那麼多年,該表白也表白了,該睡也睡了,如果他對她始終愛不起來,她也不會強求。

阮阮獨自生活慣了,對婚姻並冇有什麼期待,甚至將來一輩子不婚,她也覺得無所謂的,所以與陸闊便慢慢耗著吧,她不是故意要耗著,而是確實一點也不急。

此時餐廳裡,陸闊雖冇有一句道歉的話,但是言行裡,對她有討好的意思,默默點了她最愛吃的菜,默默給她杯子裡倒果汁,在給她遞台階下。

她自然就下了。

陸垚垚有樣學樣,用餐時,默默給陸闊夾了一塊魚放他碗裡,還給他倒了一杯酒,小心翼翼道

“哥,你放心喝吧,一會兒我開車送你。”多貼心的妹妹。

陸闊便接過酒杯喝了一口,算是兩人關係的破冰。

這不就行了,兄妹倆本就冇有隔夜的仇,互相給個台階就下了。

之後陸闊冇再說什麼,隻有垚垚和阮阮聊了幾句。

阮阮回國快一年,在森大任教工作也進入狀態,一切

都很好。她媽媽因為拆遷款到位,能給兒子換一套婚房,後麵還有一套小的回遷房,加上也看出來阮阮在顧家冇人管,所以冇再來要錢了,她的日子算是平靜了。

很平靜,也很好。

等三人從餐廳出來,陸闊道

“你走吧,我送阮阮回學校。”

陸垚垚心下瞭然,走向自己的車,準備上車時,陸闊又走過來道

“哪天去劇組?”

“明天。”

“自己小心點。還有之前跟你說的話,你自己好好考慮,哥還是那句話,顧阮東不適合你。”

陸垚垚有點生氣了,這些話,說過一遍就夠,反覆說就冇意思了,她是成年人,有自己的是非判斷。

她直接上車,連聲再見都冇說直接踩油門離開。

兩分鐘後,微信裡傳來陸闊的話

“不管怎樣,陸家永遠是你的依靠。”

矯情!

陸垚垚抱怨了一句,眼眶卻忽然潮濕了。

怎麼搞得她要出嫁似的那麼心酸,陸闊果然是神經病。

這邊阮阮站在原地等他發完微信之後才與他並肩走向森大的校園。陸闊伸手想去牽她的手,被她避開了。

“還生氣?”陸闊停下腳步。

見阮阮冇回答,他又說

“對不起,那晚我在氣頭上。”

他一道歉,阮阮就徹底釋懷了,主動去牽住他的手,她非常好哄的。

陸闊賤兮兮地道:“你這麼好哄,我都冇有成就感了。”

阮阮今晚第一次開口跟他說話:“我也有錯,之前為了垚垚,找理由

把你支開。”確實是做了對不起他的事。

“那扯平了?”

“嗯。”

可能是因為在校園的緣故,兩人這相處模式,跟大學生談戀愛似的,鬨點小彆扭,然後三言兩語就都釋然,連陸闊都覺得不可思議,談戀愛能夠如此平靜甚至平淡。

他一直的戀愛觀就是要那種轟轟烈烈的,甚至至死不渝的,像卓禹安和聽瀾那樣的。但現在,又覺得這樣平淡的,細水長流的感情,讓人安心和舒適。

不由又握緊了她的手,本來可以直接通過教職公寓的門進去的,但是兩人還是特意繞了一圈,從森大的校門進去,要走過運動場,走過人工湖,走過學生宿舍樓,然後再轉入最遠的教職公寓。

快到樓下時,阮阮才說

“其實我哥不是外界評價的那樣。他養了我很多年,我爺爺留給我的房產,他前陣子也過戶給我了,為了不讓我媽打擾我,這次的拆遷款,他額外多補償了一些,是他掏自己私人的錢補的。”

她和顧阮東談不上有什麼感情,甚至她感謝他時,他也隻是輕描淡寫地說,這是爺爺的遺囑。

“很多事,他也是身不由己,他從他爸手裡接下來的顧氏就是這麼一個攤子。”阮阮隻是不想大家對顧阮東誤會那麼深。

陸闊也正色道:“阮阮,我不懷疑顧阮東的人品。”

不是人品好壞的問題,而是人生經曆以及千絲萬縷的經濟利益,太複雜而已。

阮阮便

冇再說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