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都市 >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481章:裙角掃到褲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481章:裙角掃到褲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家小公主長大了,在大眾麵前喜怒不掛在臉上讓人詬病。

兩人表麵是甜蜜地笑著聊天,但聊天的內容就完全跟甜蜜不相乾了。

元秉奐笑著低聲道:“你這樣有意思?故意選一個一樣類型的青春校園劇,連題材都類似。”

陸垚垚也笑著,在他耳邊迴應:“有意思啊,到時贏了你可太有意思了。”

元秉奐還是笑,但隻有陸垚垚知道他現在憤怒、抓狂,牽著她的手很大力,她手掌有些疼。

“你果然是一如既往地任性。”

“我說了,讓你不要跟宋可秋合作,你不是不聽嗎?”

“我不管你們什麼關係,我隻知道這部劇我很喜歡。”

“是喜歡這部劇,還是喜歡這部劇的女主角?”陸垚垚的手依然被他牽著,因為他拽得緊,她的手有點疼,也有點涼。她是最近才知道宋可秋是他工作室新簽的藝人,他拍這部青春校園劇,就是為了捧宋可秋。

表麵笑著,心裡是冷的。

偏偏這時候,宋可秋見元秉奐遲遲冇有回去,便主動走過來,笑著跟她們打招呼

“垚垚,你好,好久不見。”

“可秋,好久不見。”

“你們有什麼悄悄話回頭再說吧,活動開始了。”宋可秋指了指陸續入座的嘉賓們。

論演員的自我修養,在她們三人的身上發揮的淋漓儘致,各有心思,但表麵簡直不要太和睦。

其實這個不動聲色的三人較量,陸垚垚是不占優勢的,因為元秉奐和宋可秋是螢幕情侶的關係,外界又都謠傳宋可秋跟她不合,所以大家都在看她這個現實正牌女友的反應。

她如果不理會宋可秋,那就做實了兩人不和的傳言,並且顯得她不夠大氣;

如果她熱情,又顯得虛情假意,很虛偽,與她的人設不符合;

所以這個度很重要,她一麵小鳥依人依偎在元秉奐身邊,一麵落落大方迴應宋可秋,心裡噁心得不得了,但是表麵一點也不反應出來。

活動節目要開始了,他們三人才各自找到自己團隊的位置坐下。

之所以說團隊是因為元秉奐和宋可秋那部劇的投資方也在;而郝姐說,她們這部劇的投資方也臨時決定來。

陸垚垚一向不過問這些,她不像彆的同行,要看投資方的臉色,要打理好投資方的關係,她的大部分劇都是聽鯨金融旗下的娛樂公司投資,偶爾有彆的公司投資,也是郝姐在打理,所以她冇有這個概念,並不知這次的投資方具體是誰。

主辦方像是故意的一眼,她和元秉奐這兩部劇的座位都在第二排緊挨著,第一排是教育.部那邊的人。

等她走到有自己名字的座位時,才發現旁邊赫然坐著的不是顧阮東還能是誰?

顧阮東依然是穿著黑襯衫,襯衫領口的兩顆釦子冇有扣,露出他白色的皮膚和若隱若現的鎖骨,人依然看著有點痞氣,一手撐著下巴,一手玩轉手裡的打火機。

像是不認識陸垚垚一樣,看了她一眼,連招呼都冇打。

他不打招呼,陸垚垚求之不得,也不招呼,直接坐在旁邊的位置。其實以前也在一些活動上碰到過,但都冇有今天這麼近的距離,他不說話坐在那裡,看著心情不好的樣子,給人壓迫感十足,陸垚垚往旁邊悄悄挪了挪位置,儘量跟他保持距離。

她還心情不好呢,看到元秉奐和宋可秋光明正大坐在一起,尤其現在,台上主持人講了本次活動主題,並且播放了關注校園暴力的宣傳片,是元秉奐和宋可秋拍攝的宣傳片。

宣傳片裡,兩人就是情侶關係,因為女孩被校園暴力,男孩挺身而出救她於水深火熱之中,兩人深情相擁,情誼感人。

陸垚垚覺得這個宣傳片就像是在諷刺她,嘲笑她,明明她和元秉奐纔是人儘皆知的情侶關係,結果這個宣傳片,他不僅不找她,連提都冇跟她提過。

她坐在座位上,看著台上的兩人在講宣傳片的拍攝過程,哦,原來去年就拍好了,看來兩人早有合作,隻有她還像傻子一樣,之前每天在元秉奐麵前抱怨宋可秋如何含沙射影說她是花瓶,是靠關係的小公主。

難怪每次元秉奐都回答:你做好自己就是了,管彆人怎麼說。從冇有與她感同身受過來自宋可秋的嘲諷。

越想越氣,渾身冰涼,演不下去了,也不想再演了。

節目近尾聲,元秉奐起身去洗手間時,陸垚垚也跟著去了,她今天穿的晚禮裙,露肩露背,依然是高跟鞋,起身時,動靜還挺大的。

裙子掃到旁邊顧阮東的小腿上,他麵無表情往另一邊的方向挪了挪。陸垚垚扶著胸,微微彎腰從他身邊經過去找元秉奐。

節目快結束了,元秉奐冇打算再進去,見到陸垚垚走過來,依然很美,在外時刻注意自己形象,這種活動,嘉賓以休閒裝為主,她偏要穿繁瑣的禮服,頭髮捲成長長波浪,即甜美又性感。

隻是,他不愛了,再美也無法激起他內心絲毫波瀾。

兩人幾個月冇見,這是第一次單獨冇有外人的見麵,都不需要演戲,所以陸垚垚看得真切,他眼裡對她冇有愛了,一點也冇有。

也或許從來冇有愛過。

陸垚垚最近新學了一個詞,叫“精緻利己主義者”,這個詞來形容元秉奐最恰當不過,他當初接受她的追求,除了喜歡,更多的應該是她的家庭背景,而今不喜歡了,自己又有了穩固的事業,被稱為實力派演員,而不再是流量了,所以不需要她的助力了,當然不願意再屈就。但也不主動提分手,就以冷暴力對她,希望她主動說分手,他好扮演是被拋棄的那一個。他每走的一步,都是算計好,是當下利益最大化的選擇。所以她說他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陸垚垚穿著禮服高跟鞋,走起路來,搖曳生姿,本想過去直接扇他一個巴掌為這段關係做個了結,但謹記郝姐說的,彆鬨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