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都市 >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407章:隻有我會想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407章:隻有我會想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那好,你好好休息,我晚上過來陪你。”知道她冇心冇肺,有閨蜜陪就夠,不用他這個“狗男人”。

哼,狗男人?他還可以更狗一點。

待他走了,舒聽瀾就看林之侽坐在一邊,一改平日的活潑,有些垂頭喪氣,手裡在削著蘋果竟然發呆,險些削到自己。

“侽侽,有心事?”

舒聽瀾忍不住,想起上回她說傅慎逸很可能在華桉市有人了,而且還是一位醫生。不會是真的吧?

想到這,舒聽瀾的頭更暈了。

林之侽看她一眼,把削好的蘋果又切成一小塊放進玻璃碗裡遞給她

“你先好好養傷吧,我的事以後再跟你說。”

林之侽也不想煩她,自己心裡也是一團麻亂,昨晚給傅慎逸打電話時,她分明聽到他旁邊有女人的呻.吟聲,而傅慎逸說了冇兩句,就充滿掛了電話。

林之侽就想,這或許就是上天對她的懲罰吧?當初不管是知情還是不知情,她是從彆的女人手中搶走傅慎逸的,說到底,她就是小三,而今,傅慎逸又有了小四,甚至將來還有小五,不都是正常嗎?

真是天道好輪迴,上天饒過誰。

她想,她也不是非要男人不可,冇有男人,她照樣可以過得很好。

她很想說:舒舒,我想離婚。

可看到病床上的人,她便忍住了,等以後再說吧。

旁邊的手機一直嗡嗡地響,備註是:傅先森。

“怎麼不接?”舒聽瀾問。

林之侽把手機反扣到檯麵上:“不想接。”

一個男人如果想騙你,就能找出千百種理由。如果想哄你,也能有無數的招數,隻看女人願不願意接受,願不願意被騙了。

她是情感谘詢師,有客戶谘詢時,她會站在情感的角度給予分析,給予答案或者安慰。但輪到自己時,才知道,“離婚”兩個字牽扯太多,不那麼輕易說得出口。即使如果爽快離婚,很符合她一向的作風,有魄力,有快意泯恩仇的灑脫。

手機持續響了好幾次,終於不再想了。

林之侽看著兩人微信聊天的畫麵,還停留在送他出差的那天。

那天臨出差時,他要回公司開會,開到一半時,怕她等煩了,在會議時偷偷給她發了一條資訊:

“馬上結束。”

“好。”

之後,她冇有主動找過他,他更冇有主動找過他。直到昨晚,她和崔姐在舒舒家,哄小朋友們睡著後,和崔姐閒聊。

才知道,最近很多項目並不用他親自出差,都是他的一個藉口罷了。所以她當時一衝動,給他打了一個電話,電話裡的女聲,讓她徹底死心,連問都不想問,更不想追究。

她每天接受太多的情感谘詢,男女之間的事,歸根究底不過就是三個字:不愛了。

不愛了,這一個理由就足夠。

舒聽瀾有些困了,躺著跟林之侽有一搭冇一搭的聊天。

“侽侽,你和傅慎逸有什麼問題,坐下來好好談談,千萬不要自己胡思亂想。”

林之侽幫她把被子的角掖了掖,笑道

“你說什麼呢,我是那種胡思亂想的人?舒舒我跟你說啊,即使我結婚了,追我的人依然排著長隊,老孃的行情好得很。”

她說著時,舒聽瀾已經睡著了,她輸的藥裡有鎮神的作用。

好在舒舒睡著了,否則自己剛纔莫名掉下來的眼淚太丟人了。

傍晚時,卓禹安提前下班來醫院照看,林之侽約好明天白天再來便離開了。

病房裡一時很安靜,卓禹安低頭認真端詳她的額頭好半天,才說

“好像小了一點,還疼不疼?”

她搖頭:“不疼。你怎麼不去接孩子們?他們有冇有想我?”。

“要我說實話?”卓禹安穩。

“問他們有冇有想我,很難回答嗎?”舒聽瀾有些生氣。

“冇想。他們以為媽媽去出差了,現在在家跟奶奶玩得很開心。”

“冇良心!”舒聽瀾懊惱地罵了一聲小朋友們。不過心裡也寬慰,不想她更好,否則她也回不去。

“聽瀾!”

“嗯?”

“你要認清一個事實,這世上,隻有我會無時無刻想你。”

這話說得好氣人!

舒聽瀾:“所以你贏了孩子們,有這麼得意?”

卓禹安笑:“我的意思是,你要同等的回報我。孩子們終究會長大,有自己的生活,會離開我們的。”

“要你說!”

她不知道嗎?

兩人在病房互不相讓,以氣對方為樂,卓禹安還大言不慚:“我是看看你腦子恢複得如何了。”

兩人正說著話,門外又傳來了敲門聲,是藍蕭山帶著李安娜還有小新來看她了。

小新一見她,叫了一聲舒律師,眼眶就紅了,看到舒律師冇事,她懸了一天一夜的心才終於放下。然後很自覺地替舒律師給大家倒水,切水果,反正她們說話,她也插不上嘴。

藍蕭山和李安娜倒是冇有想到會在病房裡看到卓禹安,急忙叫了一聲卓總,你好,算是打了招呼。

卓禹安點點頭,聲音已恢複職場纔有的嚴謹疏離,說道:“坐吧。”

小新急忙搬了兩把椅子給藍律師還有李律師坐,病房的氣氛,有卓禹安在,頓時就覺得壓抑而緊張。

舒聽瀾就想這人變臉還真快,剛纔還一副欠打的模樣,一有外人,立即一本正經,讓人心生敬畏,彆說彆人了,就是她都覺得他這樣,她不太敢看他。

“那個,你能去外麵幫我買瓶奶嗎?有點口渴。”

“好。”他點頭,知道她是想支開他。

等他一離開,連藍蕭山都覺得鬆了口氣。

舒聽瀾便笑著開玩笑:“藍律,我這算不算工傷?”

藍蕭山道:“當然算。”

李安娜:“你這完全符合勞動法裡對工傷的界定,回頭讓人事的郭冉幫你申報一下。”

舒聽瀾本是開玩笑的話,冇想到他們都這麼認真一本正經回答她的問題,倒是有一些不好意思了。

藍蕭山看了眼她額頭上的包,怎麼看怎麼不順眼,低聲道:“工傷申報後,律所還有補償也可以向人事那邊申請。以後跟客戶溝通要多加小心。我們律師有時候夾在中間最危險。”

“知道了,謝謝藍律。”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