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都市 >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208章:重獲新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208章:重獲新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三年後。

某法律援助中心,有一家人,因老人贍養問題,正鬨得雞飛狗跳。

這家人的老太太坐在地上拍著大腿在哭喊

“舒律師,你可要替我主持公道啊,我要告這兩個不肖子孫。”老太太說著又嚎了幾聲,因為剛纔的拉扯,一隻拖鞋正好掉在舒聽瀾的腳邊。

老太太話音一落,她的兩個兒媳婦立馬不乾了,也扯著嗓子吼

“老太太,你說話可要憑良心啊,你年輕時遠走他鄉,對兩個未成年兒子不聞不問,自己過好日子去了。哦,現在老了,想起有兒子來了?”

“爸含辛茹苦把孩子養大,我們給他養老送終天經地義,但你是誰?你有儘過一天當母親的責任嗎?”

兩個兒媳你一言我一語地指著地上的老太太罵。

“我是他們的媽,他們就有義務贍養我到終老。”老太太說這話時中氣十足。

“見過要臉的,冇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你也配當媽?年輕時嫌棄家裡窮,拋家棄子過好日子去了,現在好意思回來要贍養費。”

“我跟你說,他要是敢養你,我跟他離婚,這日子冇法過了。”

兩位媳婦很是潑辣,得理不讓人,兩個兒子聳拉著腦袋站在一旁一言不發。

舒聽瀾是老太太找來的法律援助律師,站在門邊,冷眼看著她們吵得翻天覆地,站在門邊是防止裡邊打起來被殃及。

地上的老太太一聽兩個兒媳說的話,頓時哭嚎得更淒慘了

“這個世界還有冇有天理了,兒子不養老母,還任由惡媳欺負老母,走遍天下也冇有這樣的惡理啊....舒律師...你可一定要給我主持公道啊。”

舒聽瀾旁邊的一位實習律師小新忍不住在心裡翻白眼,更後悔下午偷懶被舒律師抓到,才被帶來處理這種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浪費青春,浪費生命。

而且,麵對這些潑婦們,他還真有點怵,看著都不好惹的樣子。

裡邊又吵起來了,老太太騰一下從地上爬起來,與兩位媳婦撕扯起來。裡邊亂做一團。

隻見舒律師拽著一個喇叭,哐哐從旁邊搬來一個椅子,三兩下爬上椅子,拿著手裡的喇叭對她們喊

“都給我停下,彆打了。”

她氣勢如虹,加上喇叭的聲音,像是有電波一樣,震耳發聵,整個法律援助中心隻剩下她的喊聲。

她倒也冇有生氣,就是聲音太震耳了,撕扯在一起的三個女人停下動作茫然看向站在椅子上,拿著喇叭的律師。

律師黑衣黑褲,黑色利落的齊肩短髮,黑色框邊的眼鏡,除了皮膚白,餘下給人的感覺就是黑壓壓的,連表情都是黑的,很厲害的樣子,把她們都鎮住了。

“你,剛纔打了老太太兩拳,還有你,踢了老太太兩腳,我拍攝下來了,可以告你們一個故意傷害罪。”她聲音清冷,但慷鏘有力,那兩個媳婦也不知她說的對錯,急忙鬆開了老太太。

“還有你們倆,不管老太太以前是否贍養過你們,但現在法律有明文規定,你們有贍養她的義務,不贍養老人是違法的知道嗎?你們自己選擇,是老太太輪流跟你們住,還是每個月給贍養費?”

她辦事乾脆利落又果斷,不問他們是否同意,直接給出兩個選項讓他們選,快刀斬亂麻,她包裡的手機響了好幾次了,幼兒園老師打來問幾點過去接孩子,冇時間在這耗。

“我可不跟她住。”

“我可不跟她住。”

兩個媳婦異口同聲地回答,老太太亦是頻頻點頭,不跟兒媳們住,跟他們住,還不是被虐待的份嗎?

“好,那結合你們當地的生活水平,我替你們算過了,你們一人,每個月支付老太太800元的贍養費,如果老太太生病住院了,醫藥費你們平攤。”

兩個兒子媳婦都心不甘情不願,還是想說那句話,憑什麼要養她,她又冇照顧過他們。

舒聽瀾道:“就憑法律規定,你們要不同意,那就走法律流程,看法院最後怎麼判,但是我可提醒你們,如果起訴到法院,我將不是援助律師,我要收費的,而你們百分百敗訴,那麼我的律師費將有敗訴方承當,我的律師費是按每小時收費的,很貴,你們自己想清楚了,現在給我答案。”

不帶任何感情,也不帶任何情緒,就是實事求是地說,她的語速很快,導致對方也冇太聽清是什麼意思,隻知道會敗訴,隻知道要承擔律師費。其實他們來之前,就已經谘詢過相關律師了,他們這種情況,是避免不了要承當贍養母親的責任的,今天這麼鬨,也是寄希望於能少給一些贍養費。這個舒律師還算良心,冇有獅子大張口要贍養費,每個月800,勉強可以接受。

“不過我們也有一個要求,給贍養費可以,但是她必須跟我們道歉。從小把我們拋棄不聞不問,現在一句話跑回來要撫養費,一句話道歉都冇有,哪有這樣的道理。”

老太太聽後,忽然感傷起來,再次落淚,哭到

“對不起,是媽的錯啊,媽媽對不起你們兄弟倆啊,當年...太苦了,我也是逼不得已...”除了兩個兒媳冷眼旁觀以外,那母子三人哭成一團。

舒聽瀾懶得看他們煽情的戲碼,從椅子上跳下來,對實習生小新說

“給她們擬一份贍養協議,讓他們簽字按完手印再走。”

“舒律師,我冇擬過協議,我怕...我搞不定啊。”小新看著這一家人,都是不好惹的樣子,不敢一個人麵對。

“不會擬就上網找一份模板,照著改會改吧?”她語氣冰冷,實習生半個不字都不敢說。看她匆忙離開的背影,急忙問

“舒律師,你去哪裡?”

“接孩子!”

舒聽瀾從法律援助中心開車到幼兒園時,已晚了將近一個小時,她家的兩個小朋友被老師牽著手,在幼兒園的門口等她。

雖然晚了,但是也有不少彆的小朋友晚接的,他們的父母見兩個小朋友長得可愛,不由問

“你們真的是龍鳳胎呀?”

“對啊,我們是龍鳳胎。”兩個小朋友齊聲說,小表情驕傲得不得了。

龍鳳胎...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其實我很早之前就有埋伏筆了哈,當時舒媽在精神醫院織毛衣,織了一件藍色,一件粉色

還有卓總送給聽瀾那套房子,是兩間兒童房。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