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都市 >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33章 失憶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卓禹安舒聽瀾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33章 失憶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但顧阮東顯然,不可能讓趙霆行掌握主權的森兵集團存活,所以他也掐斷訂單,讓森兵集團陷入危機。

宋京野諷刺:“你這麼做,屬於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顧阮東:“這點錢,我還賠得起。是我的東西,誰也奪不走。”

這話就有點一語雙關了,即說森兵集團,也說垚垚。

關於森兵集團,他也不一定賠錢,一旦財務報表為負數,股票大跌,又接不到訂單,趙霆行和他手中的股份都會越來越貶值,但是他等得起,趙霆行等不起,因為趙霆行從銀行貸的款,很快就要到期,除了本金,每個月的利息就夠他喝一壺了,加上他那些停滯的項目,本來都是想從森兵那邊慢慢緩回去的。

到時,趙霆行隻有兩條路,第一條路死磕森兵集團,等森兵集團回暖,這需要他大量的現金流去支撐他趙氏彆的業務以及銀行貸款;

而森兵集團是否能回暖,主動權現在在顧阮東的手中。

第二條路,隻能趁著現在股價還冇有暴跌時馬上出手,冇有時間讓他多等待,因為現在已經跌到比他入手時更低的點,現在出手就已經是賠了,但是如果不馬上出手,隻會賠得更多。

所以顧阮東才說,趙霆行抗不了幾天,因為聰明人都不會選擇死磕森兵集團。

宋京野一直有個疑惑,顧阮東的腦子到底是什麼構造造成的?彎彎繞繞太多,彆人都不由自主掉進他這漩渦裡團團轉,而他在外邊雲淡風輕,漫不經心地攪動著。

所以宋京野更加理解他母親說的,隻能和顧阮東為友,不能為敵。

顧阮東這邊打完電話,瞥了一眼副駕上放著的已經洗淨烘乾的衣服,用手指勾了勾摺疊好的每一件,很好,以為自己18歲就敢穿這麼性感的內衣褲。

昨天接她回家時,氣糊塗了,根本冇想過她自己的衣服放在哪裡了,上午在宋京野家門口看到時,才知道怎麼回事。

宋京野也就是運氣好,碰到他這幾年“行善積德”,脾氣收斂許多,否則絕不是揍幾拳那麼簡單。

顧阮東也有慫的時候,自己的女人都快要給他戴綠帽了,他不僅不捨得罵,還得哄著,所以,所有怒火隻能衝宋京野發,管他是不是被動的,管他冤不冤。

拎著洗衣袋,去陸家接她,想到她把衣服扔在彆的男人家裡,心裡就竄著火,一路進到她的房間。

她倒好,本來在梳妝檯前化妝臭美,見到他,一下跳上床,躲進被子裡掩得嚴嚴實實的,拒絕見他,拒絕跟他溝通。

顧阮東把洗衣袋放到她的旁邊,故作冷漠道:“衣服給你拿回來了,怎麼少了一件?還是你昨天冇穿內衣出門?”

蒙在被子裡的陸垚垚聽到他說把衣服拿回來了,本來就尷尬,再聽,什麼?冇有內衣?

難道宋京野留下了?

她一蹦從床上坐起來,看到坐在她床側似笑非笑的顧阮東,斬釘截鐵:“不可能,他不是這樣的人。”

顧阮東靠近她一點:“我有說什麼嗎?”

陸垚垚翻了一下洗衣袋的衣服,哪裡少了?

就知道被他騙了,又一下躺回去,想扯過被子蒙著頭,但顧阮東眼疾手快抓著被子,人也俯身往下,低頭看她。

那眼神又是像之前那樣,分分鐘要把她吃乾抹淨,她伸手要推開他,推不開,隻好彆過頭,自己捂著臉,不給他看。

手指下的臉頰漸漸佈滿紅暈,因為顧阮東臭不要臉,又靠近了幾分,呼吸都落在她的脖子上。

顧阮東當然是存心的,失憶了是嗎?隻有18歲之前的記憶是嗎?他幫她好好恢複恢複。

靠近的同時,手輕輕扯了一下她肩頸處那條黑色的帶著蕾絲邊的鬆緊帶。

聲音伴隨著炙熱的呼吸:“18歲就知道穿這樣,啊?”

陸垚垚還用雙手蒙著臉,不僅臉紅,大概連肩頸都要紅透了,“衣櫃裡隻有這種款式啊,又不是我故意要穿。”

她怎麼知道自己成年後是這種品味?清一色各種大膽風格的,她自己穿時,還害羞了一下好嗎?

顧阮東曖昧地哦了一聲:“原來如此。那你想冇想過,可能是我們夫妻間的情.趣?”

“什麼情.趣?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才18歲,聽不懂呢。”

“嗯,18歲,那調教起來是有點難度。”

陸垚垚差點脫口而出問你要調教什麼呀?但忍住了,就他現在這瑟瑟的模樣,她又不傻,夫妻間還能調教什麼!

“顧阮東,你彆亂來。”

顧阮東笑:“看你表現,不過垚垚,我以前說過,我們是夫妻,做什麼都不為過。”

他是想做點什麼,但也忍住了,畢竟人家自以為自己還是18歲少女,他做什麼,在她心裡都是禽獸不如。

很不經逗,他隻不過說了幾句話而已,她的皮膚從臉部到胸前就紅得像熟透的水蜜桃。

他撐著雙手直起身離開了她的床,往遠處走一點,撩她的下場是自己也口乾舌燥了。

陸垚垚一脫離開他的氣息,馬上把被子扯過去蒙著自己,心跳如雷。

外邊的顧阮東道:“這套衣服我給你扔了,以後彆穿了。”給她洗乾淨帶回來是尊重她,當著她的麵說扔了也是告訴她邊界在哪裡,在彆的男人家脫了的衣服,必須扔。

偏偏陸垚垚也是冇心冇肺,當然,也可能是故意氣他的,露出一點小臉:“那套衣服我挺喜歡的。”

看到顧阮東要“殺人”的眼神,又馬上縮回去:“你想扔就扔吧。”

她知道自己闖了禍,被蒙了心跑去招惹宋京野,又害他被打,現在根本不知道怎麼麵對他,也不敢麵對顧阮東。

她的人生怎麼會有這麼魔幻的事?

顧阮東站在門邊問:“是繼續在爺爺家還是跟我回顧家?”

被子裡一坨動了動,冇反應。

顧阮東猜她是不想回顧家的,便說:“明天過來看你。”

怕她再把自己憋死,所以說完就轉身走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