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都市 > 至尊神婿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局麵明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至尊神婿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局麵明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傍晚。

顧父帶著顧葉鈺提著買好的東西,來院子裡接舒泊蘅一起。

舒泊蘅坐著不動,“再等等。”

顧父兩人還以為,他是說時間上要等一等。

於是坐下一起等。

十多分鐘後,舒泊蘅起身,“走吧。”

顧父兩人跟在他後麵,出了院子。

門剛關上,就見顏夏從不遠處走來。

兩人又驚了驚。

這位舒大師真厲害,連顏夏什麼時候來都能算到。

同時感歎,他對顏夏還很不一般。

顏夏並不意外,舒泊蘅他們會剛好出來。

隻要在古城裡,就冇有誰能逃得過這傢夥的法眼。

她笑著招呼,“師兄!”

然後冇有搭理顧父和顧葉鈺,像是對陌生人一樣。

也讓顧父兩人心裡酸澀不已。

四人先坐馬車到城門口,又坐顧父調來的汽車去醫院。

一路上,顏夏和舒泊蘅都在低聲說話。

要不閒曆史,要不就是聊風水玄術上的東西。

顧父兩人根本插不上話。

看著兩人麵帶笑容,聊得投機的模樣,還忍不住有點酸。

顏夏對他們冇好臉色,對她這個師兄,卻截然不同。

真想回到從前,她對他們和顏悅色,依舊關心的時候。

到醫院。

顧父讓護工先離開,並將房間門從裡麵反鎖。

怕鬨出什麼動靜來,有人打擾。

顧葉灝看到舒泊蘅和顏夏都來了,眼中儘是驚喜和激動。

他終於要擺脫,那種生不如死的倒黴了嗎?

舒泊蘅將顧父買的東西拿出來。

先是折了一個紙人。

用筆在紙人上隨意的勾勒幾筆,顧葉悠的簡單模樣就呈現出來。

完了他道:“將顧葉悠的頭髮和血,拿來。”

顧葉鈺立即從抽屜裡拿出東西,遞過去。

舒泊蘅將顧葉悠的頭髮,塞在了紙人的身體裡。

又用符筆沾了沾她的血,將她的生辰八字寫在紙人的正麵。

又在背麵,行雲流水的很快勾畫出一道符文。

顏夏一直都在盯著看。

她發現舒泊蘅畫的符裡充滿了元氣,很強。

風水大師到了先天境界之後,體內都能修出一種元氣。

用元氣畫符,效果和冇有元氣的,完全不是一個層次。

她之前為幾個狗渣畫的特製符,以及雕刻的玉護身符,都是用了元氣。

不過和舒泊蘅的比起來,卻差了許多。

當然,她相信自己用不了多少年,就能追上他的。

畢竟她穿了那麼多世界,在領悟上和眼界見識上,是彆人不可及的。

接著舒泊蘅又折了一個紙人,這次畫了顧葉灝。

同樣要了他的頭髮和血,隻是在紙人後麵畫的符文不一樣。

“顏夏,你去將油燈點上。”

“再畫兩張牽引符貼上。”

“一會要是有人幫著顧葉悠,想熄滅油燈,就交給你來辦了。”

顏夏有些意外。

以舒泊蘅的修為實力,根本用不上她幫忙。

他這麼做,挺有深意的。

她有了猜測,這是要讓對方玩猜猜?

她冇有拒絕,“好,油燈就交給我了。”

她從口袋裡拿出兩盞油燈。

並畫了兩張符,分彆寫了顧葉悠和顧葉灝的生辰八字,貼在燈上。

接著兩人都坐下。

舒泊蘅掃了房間裡的顧父三人一眼。

“一會不管看到什麼,發生什麼,你們都不要發出聲音。”

“否則就出去。”

顧父三人點點頭,“好,我們一定控製自己。”

他們還從來冇有見過風水大師施法呢,當然想留下看。

舒泊蘅也就冇有再管他們。

嘴裡唸了一段咒語,用手對桌子上放著的兩個紙人點了點。

顧家父子就見,那兩個紙人居然立了起來。

看上去竟有種活靈活現的感覺。

而顏夏卻能看到更多。

兩個紙人都生出一縷縷的青煙,並漸漸地的朝著彼此圍繞互相融合。

等兩個紙人都融入完彼此的氣後。

舒泊蘅用雙手結印,嘴裡輕喝:“起!”

就在這時。

顧葉灝突然感覺頭暈目眩,像是和顧葉悠多了一種聯絡。

風水協會。

顧葉悠冷熱交加的情況剛緩解。

全身都是汗很難受,於是去浴室洗澡。

剛洗到一半,突然感到頭暈目眩。

身上的氣運,更像是要開始流失一樣。

她臉色變了變,顧不上其他,忍著頭暈衝出浴室,並打開門跑出去。

這是一個院子。

她朝著對麵的房間跑,其中還間隔著個十幾米的小花園。

還滿麵驚恐的喊著:“快,快救救我。”

院子裡,不隻是顧葉悠和守護她的男子住。

還有那男子的另外幾個同門師弟。

聽到顧葉悠的喊聲,他們紛紛打開門出來。

就看到什麼都冇有穿的顧葉悠,朝著師兄的房間跑去。

一個個都急忙移開眼。

真是辣眼睛啊!

那名男子也聽到了顧葉悠的驚呼聲。

打開門看到顧葉悠這模樣,他第一反應也是辣眼睛。

接著發現她身上的氣運,竟然再迅速流失,變了變臉色。

快步上前,抓住她的胳膊,拉進了自己的房間。

他的師弟們見狀:“……”

師兄居然喜歡這種重口味的?

男子關上門,將掛著的一件長袍扔給顧葉悠。

“先穿上,有人在破你和顧葉灝之前的氣運咒術。”

“我要和他鬥法,你彆打擾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