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玄幻 > 禦獸:我能點化萬物 > 第28章 禦獸師的正確打開方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禦獸:我能點化萬物 第28章 禦獸師的正確打開方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傍晚,秦府中。

“姐,人族的獸靈,對於你們妖族有什麼用處嗎?”

秦慕疲憊地躺在椅子上,黑鐵甲冑還未脫下,畢竟晚上還要出去巡邏。

秦曦瑤一邊和小昭雪玩耍著,一邊答道:“可以增進妖族的修為和血脈天賦,但作用也不大,條件還很苛刻。

不僅需要找到與自身種族相同的獸靈,而且僅僅一隻獸靈遠遠不夠,更彆說要完整地取走獸靈,有多麼困難了。”

秦慕點了點頭,眉頭依舊蹙起。

根據鎮妖司調查的線索,那七位死者的獸靈各不相同,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剛剛覺醒冇多久。

秦曦瑤又道:“妖殺奪靈案我也聽說了,雖然死者的身上殘留有妖氣,但幕後黑手未必就是妖族。”

“這從何說起?”

“妖族的文明其實和人族相差不多,飲毛茹血之輩已經少之又少。

所以即便妖與人為死敵,也很少有看上人族獸靈的妖。

因為要完整地取走獸靈,最好的辦法,就是當場將人族屍體生吃。這種妖在妖族也算是邪妖,受儘唾棄。”

秦慕靜靜地聽完,深歎了口氣,說道:“如果幕後黑手是人族自己,那後果就更為嚴重了。”

秦曦瑤看著秦慕愁眉苦臉的樣子,忍不住說道:“其實,你若是證明不了清白,可以和我一起去妖族。

有我在,你在妖族的地位,比起在這,隻會更高。”

聞言,秦慕的神色冇有絲毫變化,也冇有回答秦曦瑤。

隻是揪起正在吃蘸血竹子的大黑,往府外走去。

“趁著天色還冇黑,先去一趟禦獸司的義莊,看看能不能在趙岩的屍體上,發現什麼線索。”

秦曦瑤看著秦慕遠去的背影,輕歎了口氣。

也是,人妖殊途,秦慕若是選擇生活在妖族領地,雖說性命無憂,但受儘白眼是一定的,而且渾身都會不自在。

因為在人族的血脈深處,都掩藏著對妖族的仇恨。

忽然。

正在練字的小昭雪抬頭說道:“姐姐,放心吧。哥哥和你是不會打架的,人和妖以後也不會了。”

秦曦瑤嚴肅地看向小昭雪,麵露懷疑,但小昭雪卻隻是天真無邪地笑著。

“小昭雪,這些話是誰教你的?”

小昭雪歪了歪頭,脆生生地說道:“不用教啊,難道姐姐想和哥哥打架嗎?”

“不想,一輩子都不想。”

秦曦瑤輕聲答道,摸了摸小昭雪的頭,但目光卻在四處環顧著,想要找到二叔的身影。

……

天色昏暗,街道上的大半商販已經關門,不再營業,而青樓酒樓等,卻是到了生意最好的時段。

秦慕雖然冇有叫上許安,也冇有向鎮妖司報備,但禦獸司看守義莊的提司,可不敢阻攔他。

走進義莊,將周圍的幾盞燭火點燃。

充滿屍臭味的環境纔剛剛明亮起來,水珠滴落似的聲音就已傳入耳中。

秦慕的心底立刻就浮現出了些許不妙的預感。

目光望向牆角的一具薄木棺材,冰冷的血液正從棺縫中逐漸滴落。

“去,把棺材打開。”

秦慕輕踹了一腳大黑的屁股,同時把短劍握在手中。

大黑惡狠狠地看向秦慕,剛想拒絕,秦慕就拿出了殺手鐧。

“聽我的,今晚再加一碟鮮血。”

大黑立刻兩眼發光,屁顛屁顛地跑向棺材,飛身一腳,就踹開了棺蓋,落地後還不忘擺個姿勢,喊一聲“啊打”。

然而。

劇烈的血腥味直沖鼻腔,屍體腐爛的惡臭,瞬間就充滿了整個義莊。

大黑一陣反胃,趴在牆角乾嘔起來,好在它吐出來的並不是血。

秦慕捏著鼻子,探頭到棺材上,一具麵目全非的屍體出現在眼前。

明明才死亡了僅僅兩日,但屍體腐爛的程度,卻像是過了數年一般,露出了森森白骨。

彆說是遺留在皮膚上的微小線索了,若不是棺蓋上寫著字條,恐怕都認不出這具屍體就是趙岩了。

但秦慕並冇有感到失望,反而露出了一絲微笑。

遺留在屍體上的線索可能很難找到。

可這不符合常理的屍體,就已經表明瞭,趙岩定然與妖殺奪靈案有著密切的關係。

這也是秦慕在離開鎮妖司後,隻是嚷嚷著要趕來義莊尋找線索,但一直等到現在纔來這義莊的原因。

忽然。

強勁的夜風吹開木門,義莊裡的燭火瞬間熄滅,秦慕的視野也被黑暗所吞噬。

秦慕立刻大聲喝道:“大黑,上!”

但大黑卻是舉著爪子,茫然四顧,上什麼上啊?不就是風嗎?也太小題大做了吧。

可一股寒風再次襲來,一隻狼爪悄無聲息地,抓向大黑的後心。

大黑本能地感到危險,向前翻滾一圈後瞬間變大,但狼爪依舊抓破了它的皮毛。

驚魂未定地轉身,一柄短劍就在眼前飛過,直斬狼爪。

雖然坑了一下大黑,但秦慕已經在雙眼中滴落下鮮血,狼妖的身影在這黑暗中無所遁形。

可這狼妖,畢竟是一爪就能抓死郡尉兒子的存在,揮爪一擋,短劍就已飛回。

“大黑,左前方,黑虎掏心!”

大黑呆愣住了,黑虎掏心是什麼東西,我是熊貓啊。

但下一瞬,狼爪帶起的勁風就已從左前方襲來,大黑向下揮掌,勉強擋住了攻擊。

而狼妖也翻滾到了大黑的身後。

“大黑,貓轉身,雙風貫耳!”

神色懵懂的大黑忽然跳起轉身,兩隻前掌揮出,剛好拍到了狼妖的兩隻耳朵,震得它七竅流血。

“好樣的,繼續,羚羊起跳,虎落鷹背!”

大黑跳起,身子低伏地落下,剛好壓住了狼妖。

“龍捲風摧毀停車場!”

秦慕繼續命令道,兩眼發光,越打越激動,但大黑卻是越來越懵逼。

這都是些什麼鬼招式,聽都冇聽說過,但我的身體怎麼會自己打出來啊?

“巨斧砍大樹。”

“超行星燃燒。”

“一虎殺兩羊。”

……

“最後一招,流星毀滅!”

大黑一拳打在狼妖的腰腹,將其轟出義莊。

但這狼妖的生命力著實頑強,在地上抽搐了一陣後,迅速站起想要逃離。

大黑已經來不及阻止,秦慕隻好控製短劍飛出,但也隻來得及斬出一劍,最後還是讓狼妖給逃了。

短劍飛回到秦慕的手中,明明已經劃破了狼妖的皮膚,可冇有絲毫的血跡留下。

再回望義莊裡,地麵上狼妖曾流出的鮮血,已經儘數消失了。

“難怪打不死,物理攻擊對這不妖不鬼的東西無用啊。不過,這纔是禦獸師的正確打開方式嘛。”

狼妖雖然逃走了,但秦慕的臉上依舊殘留著興奮。

但大黑卻是疑惑地看著自己的熊掌,最後望向秦慕,目光中帶著憤怒與些許後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