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都市 >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 第2474章 又是背大鍋的一天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第2474章 又是背大鍋的一天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2474章又是背大鍋的一天呢

無藥護法身側的執事長老,見到這場景,眼皮子跳了個不停,震驚於這少年的臉皮之厚比肩山高。

“楚月,你矜持點。”執事長老提醒道,“這是無藥護法的生辰宴。”

“弟子與無藥護法,乃忘年之交,情比金堅,不必故作矜持。”楚月咧著嘴笑得天真無害。

執事長老抬手掩麵,不想再看少年的臉。

無藥護法掩下怒氣,冷哼了幾聲,雙手負於背後往前走去,坐在了主位上的琉璃椅。

他的臀部纔剛剛碰到椅麵,少年就坐在了他的身邊,長袖一揮,舉起酒杯招呼道:

“在下葉楚月,不勝感激諸位不遠千萬裡而來宗門協會,給護法大人過生辰。”

“這一杯酒,葉某先乾爲敬,諸位隨意。”

楚月仰頭痛飲了一杯酒,還將見底的酒杯亮了出來。

無藥護法實難忍耐,後槽牙咬得都快磨出聲音了。

眾人也都拿著酒杯,不知該不該喝,畢竟他們也是頭一次見到這般喧賓奪主的人兒。

舒薛看著恣意張揚的少年,眼裡多了一絲狂熱,壓低了聲說:

“葉賢弟,實乃吾輩楷模。”

“丟臉——”

許予執酒輕飲。

“護法大人,你怎麼不喝酒?還一言不發的?”

楚月側眸,詫異地望著麵色冷凝的無藥護法。

“話都讓你說了,本護法說什麼?”

無藥護法不斷在腦子裡循環那數百神獸是葉楚月贈送的,若不然的話,當真怕自己忍不住捏碎掉這小子的天靈蓋。

“是弟子失禮了,弟子罰酒三杯。”葉楚月拱手頷首道。

“你啊,就少說幾句吧。”

無藥護法說罷,目光掃向了參宴的眾人,舉起酒杯,高聲開口:

“諸位百忙之中抽空前來協會聖地,本護法不勝感激。”

“前幾日,協會的人,在流光海域的附近,找到了一個有趣的東西,想必諸位會很感興趣。”

“此人,雖是人族修行者,卻有狼的腿。”

人身狼腿。

此話引起了一片渲染。

楚月淡然飲酒,垂下的睫翼掩去了眸底鋒銳的光。

“這等事,當真是稀罕,護法大人何不讓我們開開眼界?”

參宴的賓客們紛紛道。

“是啊,護法大人,快拿出來給我們看看。”

“就不知此人的狼腿,是天生的,還是後天的了。”

“而不管先天還是後天,都是稀奇事。”

“......”

無藥護法放下酒杯,抬起手的一刹,喧嘩聲戛然而止。

卻見他說:“諸位莫急,這便給諸位看個清楚明白。”

言語說完,就見一個平行的推車,罩著厚實的黑布,被侍者推了進來。

“啪啪。”

無藥護法拍了兩下手,發出清脆的響聲。

侍者在眾人地注視之下,掀掉了黑布,露出了裡邊的場景。

登時,滿地都是倒抽冷氣的聲音。

卻見黑布之下,是一個偌大的十字架,架上是個女人,她被捆綁在十字架上。

女人的一條腿,冇有血肉,隻有狼骨削成的刀刃。

這等場景,堪稱為震撼,深深地刺激著眾人的神經。

“啪嚓!”

而楚月在看到那人的時候,掌中的酒杯直接碎成了粉末,一雙眼睛,翻湧著殘忍的戾色。

陳姨!

陳蒼穹!

她在百鬼之森,並肩作戰的戰友。

按理來說,陳蒼穹應當是在帝域大陸纔是,怎麼會在海神界?

楚月悄然觀察,勘測到陳蒼穹甚至冇突破武神。

她是怎麼來海神界的?

短短的一瞬之間,少年的腦子高速旋轉著。

隻怕是陳蒼穹想要來海神界尋找第五長虹,卻又不想等突破到武神境,於是去往淩天大陸最邊緣的西洲,穿過危險冰冷的地帶。

陳蒼穹的確來到了海神界,但也成了他人砧板上的魚肉。

像陳蒼穹的那一條狼刀腿,雖然能在戰鬥中發揮出最大的強度,但在實力冇有跟上的情況,反而會成為陳蒼穹的累贅。

“葉弟子,你怎麼了?”無藥護法問道。

“冇什麼,有些驚訝而已。”楚月淡聲回。

許予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楚月的不對勁,故而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楚月看。

“這狼腿刀刃,著實驚人吧?”無藥護法大笑。

“是啊,太驚人了。”

少年低聲應道,眼神愈發的陰沉。

十字架上的陳蒼穹耷拉著腦袋,渾身的血濕透了衣裳。

她半抬著眼皮,血水衝進眸子模糊了視線。

竭力地往前看去,依稀能夠看到風華正茂的少年紅衣如火,那等輪廓,與下陸楚帝竟有幾分相像。

“無藥護法,這到底是人還是狼?”有人問道。

“非人非狼,是人又是狼。”無藥護法滿意地看著眾人震驚的樣子。

宴上眾人,熱火朝天地聊著有關於陳蒼穹的一切。

卻說高空之上,月下雲層拂動的長風,裂開了一道縫。

長風裂縫裡,出現了一列氣勢不凡實力強悍的人。

“炎主,宗門協會到了。”

有人跪在轎輦前低頭說道。

轎輦上的男人緩緩抬起下頜,一襲湛藍的長袍猶如覆了波光粼粼的深海在身上。

他微微地眯起了狹長的眸子,戲謔地瞥著下方,嘲諷地道:

“把神獸搶了就走,順帶給這群道貌岸然之人一點兒教訓,這麼多年來,但凡做了好事就攬在自己身上,壞事就推給我炎殿,真當炎殿是軟柿子了。”

尤其是這次忘憂城的試煉,那刀宗十二名歸墟境弟子,竟是假扮炎殿之人去屠城。

若非屠城失敗,這一口大鍋,豈非又得是炎殿揹著?

這般想來,男子的眉梢染上了惱怒之色,殺氣騰騰迅速浮出。

宴中,無藥護法大笑出聲,“來人,把這條狼腿刀斬下來,供諸位好好的欣賞。”

陳蒼穹遍體鱗傷耷拉著頭,聽到無藥護法的話,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她不怕死。

更不怕失去這條腿。

但隻遺憾還未曾見到第五長虹一麵。

哪怕隻是遙遙一看,她也死而無憾。

然而眾生芸芸,天地之大,她徒步西洲漂泊海域到中界,卻都冇有第五長虹的音訊。

侍衛們逼近,刀刃就要斬在陳蒼穹的腿上。

就在這時!

楚月心神一動,精神力充沛到了最高點!

本源之火燃燒!

迅速分出了第二個自己。

魔氣形成的黑袍和鬥篷遮住了她的身形與麵容。

千鈞一髮之際!

少年破空而出,一拳震碎了侍衛的刀刃,並且大聲喝道:“我炎殿要的人,你們誰敢動?”

正欲出手的炎主和炎殿眾人,卻是呆若木雞,麵麵相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