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都市 >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 第2264章 他一生積德行善做好人好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第2264章 他一生積德行善做好人好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2264章他一生積德行善做好人好事

葉楚月。

......

不知為何,楚淩的腦海裡,想起了妹妹楚明月。

一字之差。

差個“明”字。

是光明的明。

“楚淩閣下。”

楚月忽而問道:“不知閣下,有幾個妹妹?”

“一個。”楚淩近乎脫口而出。

而在他反應過來想要糾正之際,少年已經收起羽翼落在神獸的脊背。

“挺好。”

楚月淺淺一笑,寧夙和卿若水都護在了她的身邊。

神獸載著楚月迴歸星雲宗,楚淩的眉頭緊緊蹙起,有一瞬間的感覺好似有什麼東西如手中沙握不住那般離他而去。

無邊無際的流光海域恢複平靜,倒映著雲山紅日,楚淩站在原來的地方久久不動,還在注視著少年和神獸消失的分享。

如母親所說,他有兩個妹妹。

但習慣性的真實反應,騙不了他。

楚明月隻是個寄托罷了,哪有楚南音相伴的九萬年感情來得重?

若非少年這般問,他或許還以為,等找到楚明月的那天,他能一晚上端平。

事實上,這個世界原就是傾斜的,更何談人心呢?

“楚淩閣下。”執事長老掠來海麵,踏風而立,向楚淩拱了拱手,說:“老朽是海神界宗門協會的執事長老柳青陽,閣下要在海神界待半年之久,何不去宗門協會坐坐?”

楚淩回過神來,點了點頭,“那就勞煩柳執事帶路了。”

“楚淩閣下,請——”

執事長老像過年般的高興,褶皺蒼老的臉龐,堆滿了由衷的笑容。

若他能與楚淩打好關係,豈非背後就有整個大楚,日後在宗門協會,地位自會相對應的水漲船高。

楚淩自然清楚執事長老的心思,不過接下來的日子裡他既要想辦法破開海域封印,還要找到妹妹楚明月,藉助一下宗門協會也無妨。

他作為大楚公子,太明目張膽去找大楚紮根在海神界的勢力反而是過於明顯,最後恐是會適得其反,倒不如默許了執事長老的推波助瀾。

隻剩下半年的時間。

他,得加快速度了。

“楚閣下。”執事長老說道:“方纔那叫葉楚月的毛頭小子,年紀還小,是星雲宗長老之子,他流落在海域摸爬滾打了很多年,許是對流光海域有很深的感情,又因為冇父母在身邊教導,故而在閣下麵前失了禮數。不過這小子確實冒昧,行事說話,實在是過分,改日老朽定要好好敲打一下星雲宗和這小子。”

無父,無母。

這兩個詞,深深地刺激了楚淩的顱內神經,使之狠狠地跳動了一下。

明月,是否也是這樣?

又或許,比這還要糟糕?

他曾見過無根的孤兒在街上乞討,被人一巴掌活活打死。

死的時候,元神都扭曲破碎了。

而那孤兒,也隻是想飽腹而已。

“罷了。”楚淩說道:“年輕人,血氣方剛的,有棱有角算是好事。太過於圓滑世故,反而惹人生厭,柳執事莫要怪罪他,她也隻是固執,等她醒悟了,就會明白楚某今日之所做之事是何等的正確。”

“是,閣下說的是。”

柳青陽笑了笑。

他也冇打算真去給葉楚月和星雲宗使絆子。

不管怎麼說。

那可是本源族人啊。

哪怕她的本源之氣,因她本身的境地還在新晉武神的階段,而不足以強大。

但大千世界,海神之境,最不缺的,就是一日千裡的天才了。

柳青陽做人做事都很謹慎。

他清楚,莫看有些貧寒的武者不值一提,或許來日就能叱吒風雲讓千萬人俯首稱臣。

“說到這葉楚月,就不得不提發生在星雲宗的一件趣事兒了。”

柳青陽笑著拋了個話題,企圖與楚淩拉近距離。

“什麼事?”楚淩問。

“閣下可知淬魂鞭?”

“可是鞭撻元神之刑?”

“正是。”柳青陽捋了捋鬍鬚,說:“她一個新晉武神,前不久生生地扛下了十一萬的淬魂鞭,此事在海神界宗門大地引起了不小的轟動。據說,她還以德報怨,宗門弟子要害她,她非但不記仇,還幫對方承受了所有的淬魂鞭。這等舉止心胸,倒是個了不得的。”

楚淩眸底劃過了詫異之色。

既驚訝於淬魂鞭,也疑惑於方纔那少年,看起來貌似不怎麼像個“以德報怨”的人。

“是個奇怪的人。”

這是楚淩最後得出的結論,而後便與柳青陽去了宗門協會。

十大宗門因而都散了去。

但本源少年以武神境抵擋真元境的畫麵,卻定格在了許多弟子的腦海裡,永遠都散不去。

當然,也有部分的宗門弟子哼了吧唧的說:

“這算什麼,還不是仗著左宗主他們在,要是獨自一人,你看她敢這麼做嗎?”

“給你十個左宗主,你都不敢,說話跟放屁一樣簡單,開口當真不害臊。”其他弟子反駁道。

還有人隻字不語,對此事漠不關心。

可以說,海域一事,讓十大宗門弟子分成了三撥的思想。

一撥認為葉楚月是強出風頭,打腫臉充胖子。

一撥強力認可他的所作所為,楚淩就算是上界大楚之子,也不該輕易就拿海神界的安危去賭。

至於剩下那一撥,大多是事不關己,沉默是金。

星雲宗,召集廣場。

十三頭神獸重回蒼穹雲巔,落在了龍鳳高台。

“葉楚。”左天猛在神獸脊背上喊道。

楚月怔了一會兒,經大長老瘋狂的使眼色,才反應過來宗主是在喊自己。

“左宗主,弟子名為葉楚月。”她無奈道。

左天猛蹙眉,“你這般‘英勇’的好男兒,應當有個霸氣點的名字,月什麼的太柔情似水,葉楚多好聽。”

說到英勇二字的時候,左天猛頗有點兒咬牙切齒的意味,好似在暗指楚月在流光海域竟敢在真元境麵前肆意妄為,他還真怕楚淩一掌就把這小男娃給砸碎了餵魚。

思及此,左天猛怒火中燒,又瞪了幾眼楚月才肯罷休。

楚月悻悻地摸了摸鼻子,“葉楚便葉楚吧,隻要宗主彆喊快了喊成孽畜就行。”

左宗主:“......”

他一生積德行善做好人好事發展偉大的武道事業怎麼就遇到了這麼個不靠譜的弟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