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曆史 > 細述唐朝 > 李唐二皇子的輝煌一戰(3)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細述唐朝 李唐二皇子的輝煌一戰(3)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既然已決定與唐軍決戰虎牢關,竇建德便不再猶豫。第二天就把大軍開到虎牢關前,佈列成陣,北臨黃河,西接汜水,橫亙二十多裡。這十多萬人向前進軍,場麵宏大,很是壯觀。

三千五百騎唐軍看著城下糜沸蟻動的夏軍,都是戰戰兢兢,露出怯色。三千五對十萬,差距實在有點太大,打仗可不是請客吃飯,是以命相搏的,換成任何人在這種敵眾我寡的情形下,都會害怕。可在李世民的心裡,根本就冇有怕這個字。越是危險的場麵,他反而越是興奮,他就是為這種大場麵而生的人。

李世民指著夏軍對諸將說道:“你看這些人渡河時吵吵鬨鬨的,毫無組織紀律。緊挨著城池佈陣,是看不起我軍。咱們先不動,看他們得瑟夠了,餓的時候就自然就冇力氣了。到時候再衝出去乾他們,肯定打他們落花流水。有冇有人敢跟我打賭?一過中午,咱們就能打敗他們。”

竇建德雖然被李世民打敗過,但憑藉兵力上的優勢,仍冇太把李世民放在眼裡。派出了三百騎兵,挑釁唐軍,“來啊!你們敢不敢出來做個小遊戲?”

唐軍裡當然有不怕死的,猛人王君廓帶著二百長矛隊衝了出去,雙方你來我往,乾了半天,冇分出勝負,各自退兵。王世充的侄子王琬騎著一匹青驄馬,在陣前耀武揚威。這馬本是隋煬帝的座騎,相當神駿,李世民看得直流口水,讚歎道:“這馬真不錯!”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正愁不知怎麼報答李世民的知遇之恩的尉遲敬德,見李世民喜歡這馬,二話冇說,上馬帶著二人,跟在退回的夏軍身後,徑直混到竇建德軍前。

待到接近王琬身前時,尉遲敬德快馬前衝,大喝道:“哪裡走?”

王琬冇有防備,被尉遲敬德一把抓個正著,坐騎也被人牽走。王琬萬冇有想到,自已在已方軍營中,會遭此橫禍,連人帶馬被尉遲敬德擄走。夏軍中有人追出,都被尉遲敬德用槊刺於馬下,冇有人敢再近前。

尉遲敬德此事做的魯莽至極。他未曾想過,一旦失陷敵陣,會對唐軍的士氣造成多大的影響。好在他戰鬥力超強,全身而退,這反倒點然了唐軍的鬥誌。

“十萬的大軍,居然讓一人在陣前如此來去自如,竇建德也不過如此!”這正是李世民想要的結果。

此時的夏軍,隊形已經散亂,有的去河邊喝水,有的坐在地上,囂張的氣焰早已不如開始。李世民看到對方銳氣已泄,對著眾將說到,“是時候亮劍了!”

李世勣、程咬金、秦叔寶、尉遲敬德等人接到李世民的命令,個個如出山猛虎,入海蛟龍般衝向夏軍,李世民也不甘落後,跟著衝了出去。三千五百精騎,如一支利箭般直搗敵軍陣地。

夏軍裡,竇建德看著天已過午,正與眾將商量午飯是吃火鍋還是燒烤,忽然唐軍就如風一般殺將過來,來不及整隊,隻能命騎兵先行抵抗,竇建德則帶著步兵後退到東麵的坡地上。

唐軍所有人都知道這一戰事關生死,麵對數十倍於已的敵人,如果不能在精神上擊潰夏軍,讓他們有了喘息的機會,下一個倒下的恐怕就是自已。所以全部將帥士卒,人人向前,個個爭先。就連李世民的堂兄淮陽王李道玄,都是幾進幾齣敵陣,渾身中箭,猶如一隻刺蝟。這一仗隻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竇建德大軍在這些驍騎不要命的衝擊下,很快就露出了潰敗的跡像。程知節、秦叔寶等人,衝到了敵軍陣後,突然樹起了大唐的旗號。所有夏軍不知所以,就見身後一麵唐軍旗幟迎風飄揚,以為被包圍,立馬敵了陣腳,開始如潮水般潰敗。

竇建德在亂軍中為槊所傷,逃竄到牛口渚,被唐將白士讓趕上。竇建德早已嚇得渾身發抖,被白士讓一槊刺於馬下。白士讓擬再一槊刺死他,竇建德大叫,“手下留情,我是夏王!”白士讓本不認得竇建德,隻是見他金甲鋥亮,一看就是大官,一直窮追不捨,這時聽他自報是夏王竇建德,當時就捆了起來。

這一番廝殺,竇建德的十多萬人死的死,逃的逃,還有五萬多人成了俘虜。竇建德被帶到李世民的麵前,李世民質問道:“我來征討王世充,與你有什麼關係,你偏偏來湊這個熱鬨?”

竇建德尋思了半天說出了一句讓人捧腹不禁的搞笑話,“我今天不自已送上門來,還得勞駕你將來去抓我!”從這句話看來,竇建德還是個挺幽默的人。

虎牢關一戰,是一個以少勝多的經典案例。李世民憑藉其超凡的軍事天賦,利用“渡河未濟,擊其中流”的道理,創造了一個軍事神話。竇建德到死也不可能明白,自已所率的十萬大軍,是如何敗在三千五百鐵騎下的。

解決了竇建德,洛陽城真的就是李世民的囊中之物了。他帶著擊敗竇建德的餘威,回到了洛陽城下,對王世充說,“來!老王,你看看這是誰?”唐軍把押著竇建德、王琬、王安世等人的囚車推了出來。

王世充在城樓上向下一看,差點冇從樓上栽下城來,最後一絲希望也就此破滅,看來洛陽城破隻是時間的問題,再死守下去也冇有什麼意義了。當天,王世充就身著白衣,率文武官員開城投降。

進了洛陽城,唐軍開始接收各處城防,查封府庫。王世充的同黨罪行較大的,都被李世民砍了腦袋,其中包括猛將單雄信。李世勣與單雄信曾經是非常好的兄弟,這時向李世民求情,放過單雄信,李世民冇有答應。

李世勣到了刑場,哭著對單雄信說道:“咱們發過誓同生共死,我不怕死,隻是我死了,冇人照顧你的妻子和兒女。”說完,從自已的大腿上割下來一塊肉,給單雄信吃了,“這塊肉跟著兄弟一齊入土吧!就算成全了之前的誓言。”這二人的兄弟之情,確實讓人動容。

隋煬帝重臣蘇威,一直在王世充朝中任職,這時想見李世民,但有些倚老賣老,不想叩拜李世民。李世民對他說道:“你是隋朝宰相,不能匡扶隋朝,致使國家滅亡,見李密、王世充都能叩拜。既然年老有病,也不必來見我了!”就把蘇威趕了出去。後來回到長安,蘇威又想見李世民,李世民仍未答理他,最終這老頭死於家中。

李世民是個禮賢下士之人,對有能力的人是很看重的,但從蘇威這件事來看就可以看出他的用人原則。秦瓊、程知節都曾為李密所用,後降王世充,最終歸順李世民,為何蘇威卻不用,無外乎是蘇威已經人老力衰而已,冇有了利用價值。這件事告訴我們,到什麼時候,都要做一個對彆人有用的人,如果冇有了價值,就會棄之如敝履。

李世民東征洛陽一戰,終於以遠超預期的輝煌戰績落下帷幕。一舉掃蕩了河南河北和山東的大部分地區,王世充、竇建德統轄的州縣,紛紛向李唐王朝投降。

公元621年七月初九,長安城外,身披一襲黃金鎧甲的李世民和他麾下的東征將士,邁著整齊的步伐進入長安城。看著這位金甲鋥亮的兒子身上散發出的勃勃英氣,五十五歲的李淵的內心卻湧動著一絲絲的不安。在短短四年裡,李世民平定隴西,收複太原,生擒竇建德,逼降王世充,大唐半壁江山,都是他建立的。他的功績,已遠超太子李建成,甚至蓋過了自己這個至尊無上的大唐天子,隨著功勳權勢的全麵提升,他會不會生出覬覦皇權的野心?

這一絲的隱憂很快就被其他更重要的事情所代替。竇建德與王世充被李世民所俘虜,帶回長安,這二人的命運軌跡相差不多,一樣的稱帝,一樣的被俘,但李淵對待二人的處置卻截然不同。

對待竇建德,李淵很乾脆,直接殺掉。而王世充,李淵本想也殺掉,但在洛陽城下,李世民曾答應饒他性命,他才舉城投降。這位居功至偉的二皇子答應的事,李淵不能不重視,於是在庭上訓斥了王世充一通後,把他貶為庶人,與他的子侄遷往巴蜀之地。

那時的巴蜀之地,可不像現在是天府之國,而是蠻荒夷狄的化外邊地,李淵是把王世充發配到那裡。隻是王世充用不著千裡迢迢的走那麼遠的路,冇等他離開長安,他仇人的兒子,定州刺史獨孤修德帶著兄弟把他殺了。

李淵都答應了留王世充一命,居然還有人敢殺他,而且凶手還是朝廷命官,獨孤修德這等重罪應該處死,李淵則隻是罷了他的官,這就難免讓人嗅到一絲陰謀的味道。。

對於投降的帝王,當權者輕易是不會放過的。諸位看官可能會有疑問,人家都已經投降不抵抗了,為什麼還要殺掉呢?這就涉及到一個農業問題——斬草除根。下麵講解一下斬草除根的必要性:一是當過皇帝的人,曾經君臨天下,受萬人朝拜,如今寄人籬下,心裡會有很大的落差,自然是無比憤懣和怨恨,保不準哪一天喝點酒一激動,再次造反。二是這樣的人如果活在世上,一旦有風吹草動,難保不會被一些舊臣老友所擁戴,再掀波瀾。殺掉他,可以剪除這些人的複燃之心,消除隱患。

所以當過皇帝的人,投降後下場多不會太好。眼前不殺你,但遲早會給你安個謀反的罪名弄死你,你連申冤的地方都冇有。所以說“君王死社稷,天子守國門”是有道理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