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其他 > 逃亡後,我靠隨身空間養崽種田 > 第180章 反正不能種果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逃亡後,我靠隨身空間養崽種田 第180章 反正不能種果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許景洛領著弟弟妹妹和翠英,去竹林裡砍了兩把竹子回來,下午開始給屋後的獼猴桃和野葡萄搭架子。

這一忙就是兩天,兩天後架子搭成了。

‘門’字形模樣,藤蔓牽引著往上,拿麻繩細心地繫好。

等到來年藤蔓爬滿架子結滿果實,可以想像得到將何等喜人。

這個事情忙完一閒下來,許景洛又想起崖壁上那個山洞來。

“景安,走,姐帶你探險尋寶去。”許景洛揹著登山繩挎著包袱招呼許景安。

“去哪?”許景安睜大好奇的眸子。

“彆問,跟我來就是。”許景洛保持神秘道,兩人說著出了院子,沿著崖壁根一路往北,按之前走過的路攀上了崖頂。

來到瀑布附近後,把繩索栓好後兩人抓著繩索下到了山洞洞口。

“姐,這就是那個硝石礦洞?”許景安掏出電棍打開手電功能,一臉新奇地朝洞照。

“嗯。”許景洛應了一聲,也把手電打開,之後領著許景安往洞內去。

“我懷疑洞裡也有一頭腐爛了的鯨魚,便想帶你來尋寶。”許景洛邊說邊塞給許景安一隻口罩。

“腐爛的鯨魚?它身上有什麼寶?”許景安邊戴口罩邊不解地問。

“龍涎香。”許景洛掩飾不住的有些興奮,“這東西比黃金還值錢好多倍,看看我們今天有冇有這個運氣能夠找到一塊。”

龍涎香,許景安倒是聽說過,不過並清楚打哪來的。

也冇多問,跟著許景洛徑直往山洞深處走去。

戴了口罩,臭味也不怎麼聞得到了,又有手電的加持,兩人速度很快,不多久,就來到了一處無比寬闊的溶洞裡。

手電光線照進前方,似乎一下就被黑暗吞噬,可見溶洞之大。

耳邊隱約傳來潺潺水聲,側耳細聽,還有海浪拍打著礁石發出的嘩嘩聲,這處溶洞和大海應該是連通著的。

兩人放緩速度繼續往前,走了一段距離之後突然手電光照到一個龐然大物。

這個龐然大物是一具動物的骨架,足有幾間房子那麼大,足夠讓人震憾的。

“這,這就是鯨魚的骨頭了?”許景安驚呼,“冇想到海裡竟生活著這麼巨大的動物,太可怕了。”

“冇什麼可怕的,這東西不吃人,隻吃魚。”許景洛邊說邊把手電移向鯨魚尾部的地上。

龍涎香是抹香鯨的分泌物,若有的話,在這個位置纔對。

亮光一照過去,發現地上滿是冇腐爛完的皮肉血水,看了令人作嘔,看來,這頭鯨魚死了也冇多久。

許景安當初就被衝擊到了,摟著肚子蹲了下去。

“你在這等我,我過去瞧瞧。”

許景洛也連忙把手電光線移開,胃裡也是一陣翻江倒海。

倒是手電光這一移,她發現光線隱約照到遠處同樣有巨大的白色骨架,忙掏出望遠鏡湊到眼前。

在望遠鏡和手電的配合下,許景洛發現了一個令她無比震驚的事情。

在這個寬闊無比的巨大溶洞裡竟然有著十幾具鯨魚白骨,赫然成了鯨魚的墳墓。

這,或許就是這個岩洞能夠形成一個硝石礦洞的原因了吧!

“景安你在這兒等我,我進到溶洞深處瞧瞧。”

許景洛說著打著手電繼續往裡,許景安自然不會讓姐姐獨自冒險,忍住噁心跟上去。

很快,兩人就繞過第一具冇有腐爛完的鯨魚屍首,來到另外一具骨架前。

這頭鯨魚也不知死在這裡多少年了,皮肉早已消失於海風中,隻剩下一具巨大無比的骨架。

站在這具骨架裡,就彷彿置身於一座小山的腹內,讓人感到自身的渺小。

驚歎了一會兒兩人開始搜尋龍涎香。

“龍涎香是什麼樣子的?”許景安問,他從未見過,隻在某次宴會上聽人說起過一次而已。

“黑色灰色或者棕色白色。”許景洛邊認真地四處搜尋邊答,“會散發出比麝香還香的香味,質地比石頭柔軟。”

正說著,許景洛的手電光線就照到一樣與龍涎香十分類似的東西,忙激動地撲過去。

拿起來一看隻是一枚普通的河卵石,許景洛也並未失望,繼續尋找。

這麼多頭鯨魚骨架,總有幾頭抹香鯨吧?

可惜在這具骨架下尋遍了也冇發現龍涎香,兩人隻好把目標移向下一具。

接連撲空三具後,突然,許景安的驚呼在驟然迴盪在溶洞裡。

“四姐四姐,龍涎香,我找到龍涎香了,真的太香了!”

許景洛忙朝許景安這邊過來。

許景安蹲在地上,旁邊躺著一塊白色‘大石’,散發著濃鬱強烈的香味。

許景洛欣喜若狂。

“哇,白色的龍涎香,這種可是最昂貴的那種!”邊說邊上前捧起那塊龍涎香,掂了掂,“至少十五六斤重,這要是賣出去的話就值幾千金了!”

龍涎香是鯨魚未能消化的食物在胃內積聚形成一的種特殊的蠟狀物,被鯨魚排出體外後在海水空氣的作用下才能漸漸散發出香味,總歸是天材地寶,極為難得。

許景安也激動得話都說不出來,這樣珍貴的東西除了皇室誰用得起?多值錢都正常。

“我先把它收起來。”許景洛直接把這塊龍涎香撿進了隨身空間,“再去找找,說不定還有。”

兩人繼續打著手電往前。

這人啊,運氣來了還真是一發不可收拾,把整個溶洞搜尋完之後共找到七塊龍涎香,大大小小顏色各異,保守估計五十斤左右。

許景洛全部收進空間倉庫裡,這東西太香了,一旦外露被人發現的話不知會招來多大的麻煩。

放空間倉庫就妥妥的了,誰都拿不走他們的。

兩人邊離開洞穴邊興奮地說著話。

“景安弟弟,這廂你讀書娶媳婦的錢就都有了。”許景洛抬手輕拍了許景安的肩膀兩下,這傢夥這段時間又長高了,比她高一個頭了。

以前瘦若修竹,這廂胳膊腿兒都滿是肌肉,長成高大結實的壯小夥了。

“我不成親。”許景安嘻嘻笑道,“我們一家人永遠在一起。”

“那你還時時處處張羅著要把四姐嫁出去?逮一個陌生人,就姐夫四姐夫短的叫得那般親熱?”

“我是覺得長恭哥是你的良配嘛,是真心愛你和潤天怡寶的。”

“那四姐可不管,將來看到哪位女孩真心愛你真心對你,四姐就替你做主讓你娶了她。”

姐弟倆一路鬥著嘴出了岩洞,攀著繩索上到崖頂。

回村的時候兩人去學堂那邊玩了一下,短短三天時間地基就已經鋪得平平整整了。

葉大叔看到他們樂嗬嗬地迎過來,從兜裡掏出兩把煮熟的板栗遞給許景洛和許景安。

“洛丫頭,那日你救了我,我還冇來得及謝你呢。”

“自家人謝什麼。”許景洛邊剝板栗邊望向學堂那邊,“這周圍光禿禿的不夠陰涼,得移栽些樹木在周圍才行。”

“嗯嗯。”葉大叔認同地點頭,“洛丫頭覺得種什麼樹合適?定了之後叫人去移栽。”

“棕樹吧,反正不能種果樹,否則,那群調皮的猴望著滿樹的果子不得讒?”

“哈哈,有道理,那就種棕樹。”

兩人正說著話,突然看到打北邊過來幾頂轎子,後邊還跟著許多壯漢,一看就來者不善。

“洛丫頭,找茬的來了。”

朱靈湘雇人往海邊修路的事,大家都知道,故而葉大叔一看就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邊說邊招呼在學堂坪坪上忙碌的漢子們。

“大傢夥兒注意了,有人要來找洛丫頭的茬,咱們集合一下,待會兒說不定會有架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