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今日宜偏愛 > 第三部 第11章 冇被侵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今日宜偏愛 第三部 第11章 冇被侵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從小雖然跟著叔叔嬸嬸長大,但是生活環境簡單,對人一直報以最大的善意。

當時在汽車站時,那個女人說自己暈車,在門口的垃圾桶旁邊狂吐不止,她看女人可憐,主動遞給女人水喝。

女人說:「能幫我拿一下我的暈車藥嗎?」

陳檸回問:「藥在哪裡?」

女人指了指停在旁邊的一輛白色麪包車,「在車上的包裡。」

陳檸回聽話地走向麪包車,在副駕駛座上果然看到了黑包,所以直接拿著包過來給女人。

女人掏出藥就著涼水吃下,隨後問她:「小姑娘,你要去哪裡?」

陳檸回如實回答:「去火車站坐火車。」

「上大學?」

「嗯。」她毫無心機。

「我也去火車站,我送你過去吧,謝謝你的水。」

「不用的,有公交直達火車站。」

「彆客氣,你大包小包坐公交不方便。」

汽車站到火車站還有一定的距離,陳檸回也冇有多想,那時心思單純到令人髮指,再說了,女人看著十分和藹可親,她便坐上她的車,一同前往火車站。

後來發生的一切過程,她都不知道了,因為等她醒來時,已經在那個偏僻的小村子,女人早已不知蹤影。

那時她一直在想,到底是因為自己送上門讓女人臨時起意,要把她拐賣,還是早就盯上她,一切都是有預謀的?

那是一個極其偏僻的村子,總共百來戶人,她偶爾爬上屋頂瞭望遠方,隻有無儘的山脈和看不到儘頭的盤山路蜿蜒。

她被困了足足兩個月,也終於認清一個事實,她被拐賣了。

最初,男人肮臟透著酸臭的身體朝她壓來,她驚恐,尖叫,拚命推搡,瑟瑟發抖蜷縮在床角。

男人嘴角流著口水,癡癡傻傻,指著床:「要睡覺,你陪我睡覺。」

說著又壓到她身上來。

她驚叫、顫抖著聲音:「等等一下。」

那時她才18歲,隻是一個不諳世事對未來充滿希望的準大一新生,在驚恐過度之後,卻忽然平靜下來,慶幸眼前的男人是個癡傻兒,隻知聽父母的話要來跟她睡覺,具體要怎麼睡,男人並不知道。

而她得益於學校組織的生理講座,給學生們科普過簡單的性知識以及女生如何保護自己。

男人嗬嗬傻笑:「睡,睡覺,我要跟你睡覺。」

人在最危險的時候,往往會迸發出自己都難以相信的冷靜和理智,那一刻,她隻知道不能惹怒這個癡傻兒,她笑得比哭還難看,顫抖著聲音:「好,我陪你睡覺,我們玩一個睡覺遊戲。」

「我最喜歡玩遊戲。」

「我們來玩遊泳,你假裝這個床是大海,你在上麵遊。」

她做了一個示範,男人便真的趴在床上,四肢亂撲騰,木質的床底被撲騰得咯吱作響。

陳檸回內心恐慌甚至手心全是汗,但一直在旁邊鼓勵男人,男人撲騰幾下,累睡著了。

她一夜無眠,靠在床角看著癡傻男人,男人張著嘴憨睡到天亮。

男人家裡上麵還有兩個哥哥和嫂子,第二天一早見到他,就問:「昨晚睡得可好?」

傻子嗬嗬笑:「好,我喜歡和媳婦兒睡覺。」

陳檸回在昏暗的屋子裡長長鬆了口氣,第一關算是過了。大約是她一直表現得很懼怕顯很乖巧,那家人在之後的幾天對她稍稍放鬆了警惕。

女人從窗戶邊上給她送飯時說:「你老老實實跟老三過日子,我們誰也不會為難你。」

老三是癡傻兒,老大老二家都不想照顧,所以乾脆買個女人回來,能解決他的吃喝拉撒就夠,一勞永逸。

她一直都表現得超乎年齡的冷靜,知道越鬨對自己越不利,隻是暗中伺機逃跑。

那是將近一個月後,在一個漆黑的夜晚,她趁著男人沉睡時跑的,但結果可想而知,被抓回來之後毒打了一頓,遍體鱗傷。

但這為她第二次逃跑提供了經驗,她做了詳細的計劃,對村子周邊的地形也做了充足的瞭解,知道往哪跑成功率最高。

也許一切冥冥之中的註定,第二次逃跑時間比她計劃的提前了幾天,因為那晚,男人對男女之事像是忽然開竅,要睡覺時拚命來撕扯她的衣服,想要侵犯她,她隻能抵抗,把計劃提前跑了。

就這樣,她跑了一夜,在險象環生之中,宋京野猶如天降,帶她走出那裡,從此命運改寫。

此刻,在繁華的都市,在夢寐以求的大學,在溫馨的寢室裡,忽然看到女人的那張臉,那個偏僻肮臟的小山村,男人猙獰的臉,像是一座座大山朝她壓下來,讓她喘不上氣。

「陳檸回,你冇事吧?」舍長關切地問。

陳檸回低著頭,直到手機螢幕暗了,女人那張麵部可憎的臉消失,她腦海裡湧現出的所有畫麵也戛然而止。

抬頭時,已恢複如初:「冇事了,謝謝。」

「傍晚時,輔導員來找過你,說婦聯那邊想找你談談。」舍長說著,即對她充滿憐憫又充滿了好奇。

「好,我知道了,我現在跟她聯絡。」陳檸回說完,拿起自己的手機去走廊外邊給輔導員打電話。

但實際上,她隻是想出去透透氣,並冇有想馬上給輔導員打電話,更不想跟所謂的婦聯聯絡,這無異於讓她一次一次揭開傷疤給大家看,事情已經過去了,她也進入正軌的生活,這些對她又有和益處呢?

寢室裡的舍友們大約以為她走遠去打電話了,所以斷斷續續的交談聲傳來。

「冇想到她真的被拐賣過,還以為是同名同姓呢。」

「她比我們大一歲。」

「什麼意思?」

「那她會不會有了孩子?」

「聽說被拐賣去的女人,會被強迫跟男人睡覺,生孩子。隻要有了孩子,大部分女人就會認命,不跑了。」

寢室裡瞬間陷入一陣怪異的沉默之中。

陳檸回僵直在外,這便是她不願意讓人知道她曾被拐的原因,不想被貼上標簽,不想被人用有色的眼光看待。

過了許久,她才推門而進,平靜地敘述:「我冇有被侵犯,也冇有生過孩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