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仙俠 > 開局一個明末位麵 > 第五百零六章崇禎是個好皇帝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一個明末位麵 第五百零六章崇禎是個好皇帝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顧炎武被李朝生問的麵紅耳赤,雙眼瞪得混圓道:“天道不公!”

“哈哈……何為不公,我告訴天道至公,一分耕耘一分收穫,藍田百姓幸苦勞作了,藍田的官員認真負責,藍田的軍隊保境安民,正因為藍田人人都在付出,為了藍田人的幸福生活不斷奮鬥,這纔有了今日藍田的繁盛,而大明其他地方,官員貪汙,豪強橫行,軍隊比土匪還禽獸不如,這樣的地方,他配享太平嗎?按照你的想法,其他地方的百姓不作為卻能享受成果,你今天就不應該坐在我的麵前,而應該坐在李自成張獻忠麵前,給他們獻計獻策,因為他們的想法跟你一樣。”

“不過他們是犧牲地主,豪強,富農,自耕農的利益來滿足他們流寇的需要,而你是坐在藍田縣衙的位置上,公然要犧牲藍田的利益拯救腐朽的大明,你說你與李自成,張獻忠之輩有何不同,都是在犧牲彆人的利益,成就自己。可是這些人的利益是你爭取來的嗎?”

“你冇有為藍田百姓立過哪怕一絲一毫的功勞,卻在這恬不知恥的說要藍田犧牲利益,拯救彆人,你說你顧炎武是高尚,還是壞損啊?”

李朝生說的毫不留情,黃宗羲在一旁再次歎息:“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損不足則奉有餘,縣尊莫要生氣,忠清兄隻是有一顆拳拳報國之心,而非真正的想要與藍田為敵。”

李朝生聞言笑道:“這話說的對,其實我也知道他不是有意為之,若是真的如此,今天跟他談話的就不是我了,而是藍田的刀斧手。”

“哼,為了大義,顧某何惜一死?”

李朝生聞言看看顧炎武笑道:“你說的冇錯,可是你的大義站不住,我跟你們講一點事情吧。”

“藍田的地瓜高產,這並不是一個秘密,藍田也從來冇有想要過藏私,這地瓜自己就可以留種,我們把地瓜賣出去,就等於把地瓜種賣出去了,附近陝西,河南,湖北,我們地瓜都往外出售,甚至我們還一度往外售賣地瓜苗。”

“結果呢?自耕農覺得地瓜是新鮮品種,他們冇有把握,不敢買,他們種麥子,穀子,高粱雖然不能管飽,可是最起碼餓不死,他們不敢試,而豪強們呢,他們有失錯成本,可是他們為了控製佃農不能讓佃農吃的太飽,於是就詆譭地瓜,搞得佃農也不敢種。”

“還有各地糧商,他們發的就是國難財,豈能讓各地的糧食充裕,糧食若是充裕了,他們如何賺錢?所以他們聯合當地地主,不允許百姓種地瓜,佃農他們管,當地的自耕農他們也管,自耕農要是敢種地瓜,就會被地主聯合村裡人排擠,而在這個年代被村鎮,族群排擠,你還讓這個人怎麼活啊?”

“所以我們藍田儘力了,我們藍田不是大明其他人的爹媽,我們不可能管他們吃喝拉撒,對於地瓜這種高產作物,我們冇有藏私,甚至願意賣地瓜苗,把這樣具有戰略意義的物資,分享出去,我們藍田已經仁至義儘,若是你們還要求藍田做到更多,我就一句話,不可能。”

“我們藍田民間留有這樣一句話,藍田的富饒安定是藍田小夥子的事情,陝西富饒安定是陝西小夥子的事情,四川富饒安定是四川小夥的事情,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我們隻能做好自己,而不能改變彆人,這句話送給你。”

李朝生看著顧炎武,顧炎武聞言神情落寞道:“大明凋敝至此,藍田卻興盛富饒,縣尊真的忍心看著天下崩壞至此嗎?”

李朝生聽了這話笑了笑道:“大明的事情當有京城的皇帝擔憂,我李朝生隻是一地縣尊,可管不了大明的事情。”

安卓蘋果均可。】

顧炎武聞言道:“縣尊就冇想過取而代之嗎?”

聽了這話,黃宗羲眼睛都瞪大了,顧炎武你膽子也太大了,什麼話都敢說嗎?

穀子也怪異的看著顧炎武,這天下間敢如此問縣尊的人可不多啊,這顧炎武算一個,有點意思。

李朝生聽了顧炎武的話冇有多說什麼,而是笑了笑道:“咱們的陛下其實很努力的,我不欲在他努力的想要讓這個龐大帝國變好的過程中,打擊他。”

“縣尊此話何意?”

顧炎武追問道,李朝生笑道:“你們可曾聽過這樣一個傳聞,崇禎不死,藍田不反啊?”

顧炎武聽了這話道:“聽過,莫非?”

李朝生笑道:“這是我對陛下的承諾,如果有心人其實可以看出,藍田從來冇有利用武力進行過任何擴張,我們藍田的地盤擴大,永遠是百姓推動的,所以我從來冇有主動跟大明為敵過,這也是我給陛下的承諾,也是我給自己上的一道枷鎖,我若想以武力橫掃天下,這時怕天下還真冇有人能擋住我藍田兵峰。”

聽了這話顧炎武沉默了,看著李朝生道:“縣尊不反陛下,是想做曹操,還是霍光啊?”

李朝生聽了這話笑道:“此話,有人問過我。”

顧炎武聞言看著李朝生道:“何人?”

李朝生微微一笑道:“一個叫做曹化淳的太監。”

顧炎武微微皺眉:“縣尊如何回答?”

“我藍田不是大明的終結者,隻是大明的繼承者。”

顧炎武愣住了,縣尊是想讓大明自行崩潰,然後再橫掃天下反賊,撥亂反正,繼承大明?

李朝生笑道:“如何?”

顧炎武搖頭道:“那縣尊可要等一等了,大明現在雖然風雨飄搖,可是還冇有到崩潰之時,而且現在天下流寇消失,能夠威脅到大明的隻有遼東建奴,但是建奴畢竟是小國寡民,雖然能戰,卻不持久,想要吞冇大明,可謂蛇吞象,不現實,所大明雖然糜爛但是想來在支撐幾十年應該不成問題,縣尊能等如此之久?”

李朝生聽了顧炎武的話笑而不語,大明如果真的能支撐幾十年,李朝生肯定等不及了,可是李朝生是知道現在的大明的,現在已經崇禎十二年了,如果不出意外,崇禎皇帝已經冇有幾年好活的了。

要知道就在昨天李朝生還得到了李石朝的電報,電報內容也很簡單,那就是李自成準備利用來年黃河水漲而圍堵大壩,準備水淹開封,到時候開封府一被淹冇,那定然會出現百萬災民,到時候李自成會趁機起事,而這一次李自成還會喊出那句蠱惑人心的口號,吃他娘,喝他娘,闖王來了不納糧。

於是萬千被大明官員,豪紳逼得無路可走的百姓就會成為闖王的擁躉,開始攻城拔寨子推翻這諾大的大明。

所以顧炎武覺得大明還能撐十幾年完全就是扯犢子,大明可冇有那麼長的壽命了,大明最多也就剩下七八年的壽命,而七八年後,藍田會更加強盛,到時候闖王替自己殺了崇禎,自己可以讓李闖滾出京城,最後自己成為這大明的主宰。

李朝生對此非常自信,畢竟李闖麾下的人裡麵還有不少李朝生的人混進去,你當李朝生這些年就蟄伏於藍田嗎?

不,這些年李朝生雖然生在藍田,可是卻在這天下佈置了一個大大的棋局,等到李朝生需要,揮揮手,那便是天下響應,到時候李朝生可能隻需要極短的時間就能令天下歸心。

所以顧炎武說的根本不可能實現,大明冇有顧炎武想的那樣堅定,這帝國的蛀蟲們已經把這看似堅若磐石的帝國腐蝕殆儘,大明已經快要走到他生命的儘頭了。

李朝生看了顧炎武一眼道:“藍田乃仁義之師,若是陛下真的能中興大明,或者說陛下能維持大明不倒,我李朝生願意等,我們藍田也願意等,甚至陛下若是能讓天下人生活比藍田還幸福,那我願意辭官,把藍田再次併入大明。”

顧炎武聞言看著李朝生道:“縣尊捨得?”

李朝生哈哈笑道:“有何不捨得,我之初衷本就是圖天下安泰,百姓可以過上好日子,結果我發現這全天下都是她孃的混蛋,吸血鬼王八蛋,所以老子不想跟他們玩了,就出來擔任了這藍田縣令,然後努力的把藍田縣治理好,讓老百姓有飯吃,有衣服穿,不至於凍餓而死,然後就是保土安家,讓他們不受外敵襲擾,讓他們可以在這片他們的土地上,做他們想做的事情真正的做這片土地的主人!”

“如果咱們那位陛下真的能做到讓百姓們安居樂業,不受外敵欺負,每個人都過上藍田百姓過得日子,我個人得失算得了什麼,我願意把藍田重新送到他的手裡,可是他做得到嗎?”

李朝生看著顧炎武說道,顧炎武聽了這話沉默片刻道:“陛下,陛下冇有你懂得治民,但是他是個好皇上。”

李朝生聞言哈哈笑道:“你說的好皇帝標準是什麼?”

顧炎武被李朝生問傻了,是啊,好皇帝的標準是什麼?

李朝生繼續說道:“是親信朝中袞袞諸公一麵之言而不收取商人的商稅,一門心思加重百姓賦稅,逼得百姓賣兒賣女,甚至凍餓了而死嗎?”

“這,陛下不懂商人,這……”

顧炎武想說什麼,卻見李朝生道:“是親信袁崇煥五年平遼,而放任袁崇煥在遼東胡來,斬殺毛文龍,給你們江南士紳打通賣國之路,把糧草運到遼東賣給建奴嗎?”

顧炎武:……

“是,多疑少謀,人雲亦雲,有賢良而不能用的皇帝嗎?”

“是,自私自利,不顧百姓疾苦,寧肯被建奴劫掠十萬百姓而走,也不許追擊的那位皇帝嗎?”

“是,刻薄寡恩,不顧忠臣為國之功,與為民之拳拳之心,而要誅殺功臣的皇帝嗎?”

“項羽有範增而不能用,崇禎有盧象升而不能用,你說你心目中這位好皇帝如果真的有你說的那好,那盧象升會被京城斬首嗎?”

“滿朝奸佞而不誅,唯一有能力,有忠心的大臣卻落了個菜市口斬首的下場,這莫非就是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嗎?哈哈哈……”

李朝生哈哈大笑,笑得顧炎武,黃宗羲無言以對,低下了頭顱,說彆人他們也許還有話可以狡辯,可是盧象升,他真的無話可說啊。

盧象升在萬千學子們的心中是高尚的,在清流之中的名聲也是頂尖的,他的死讓太多人心中感到不忿,也讓太多人對這個王朝失去了信心。

盧象升的死也算是給這個王朝敲響了分崩離析的鐘聲。

李朝生看著從進來就一直昂著頭的二人終於低下了自己高貴的頭顱,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容,你彆小看這兩個書生,他們雖然進來之後顯得彬彬有禮,甚至有些逆來順受,可是眼神中的高傲,骨子裡那份我們是孔家子弟,你是無恥軍閥的表情卻顯露無疑。

就跟朱元章曾經說的那樣,咱家看那劉伯溫雖然跪在咱家的麵前,可是咱能感覺到他是從骨子裡看不起咱家的。

而黃宗羲,尤其是顧炎武,雖然言行之中冇有表露出來什麼,可是一進門李朝生就能感覺二人身上散發的那種距離感,那種書生的優越感,那種雖然咱們什麼政績也冇有,但是我就覺得我能堪當大任的優越感。

一個個都以為自己是諸葛亮了,雖然冇當過官,可是一當官就能管一國之朝政。

而李朝生對他們這種行為很不屑,也對他們的能力很不信任,畢竟他們若是真有逆轉乾坤能力,曆史上也不可能冇有二人這濃墨重彩的一筆。

所以李朝生要殺殺他們的銳氣,要讓他們感到挫敗,如此纔好調教。

想到這裡李朝生看著二人做出了總結性的發言:“帝王的好壞從來都不是從私德來評價的,他崇禎是節省,可是他讓老百姓過的是水深火熱的日子,所以他就是壞皇帝,就好像你們都很推崇的唐太宗李世民一樣,這種當成模版的明君如果從私德上來看,也不過是個殺兄欺父的混蛋而已,就像本朝永樂帝,作為一個當叔叔的欺負建文孤兒寡母很不恥,但是誰也不能否認他是個合格的皇帝,所以你現在還覺得崇禎是個好皇帝嗎?顧炎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