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曆史 > 凰_途_醫_妃 > 第784章 情劫非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凰_途_醫_妃 第784章 情劫非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蘇玉轍和雲凰麵麵相覷。

世事莫測,禍福難料。

雲凰記得很清楚,當日,蘇玉轍為了替她報答龍太子的救命之恩,不惜替她前往斬龍台,一心想替龍太子經受雷劫。

雲凰想到蘇玉轍可能永遠都回不來了,嚇得夜不成寐、心神難安。

就連蘇玉轍自己也以為必死無疑。

冇想到天道玄妙,好人好報,他和龍太子皆死裡逃生,他還因禍得福……

現在回想,當時的蘇玉轍一腔狐勇,若不是陰差陽錯是仙神之胎投生,彆說替龍太子受劫,就是踏上斬龍台,也早就灰飛煙滅了……

此時,雲凰最大的感慨就是,她真是太幸運了,太幸福了,從小就遇著個寶貝。

蘇玉轍感慨萬千的是,龍太子太夠意思了,自己的運氣太好了……

兩人皆心懷感恩之情,千言萬語無以言表。

兩個真心相愛的人能攜手同行,原來除了兩人情投意合、不離不棄,更有冥冥之中諸神護佑之功。

相愛不易,相守太難,平安是福,且行且珍惜。

雲凰和蘇玉轍心有靈犀,默然間,五指相扣……

嘲鳳等龍四子看向龍太子的目光則滿含敬佩。

君子好成人之美或者並不難。

但情敵好成人之美就太難了。

這話當著蘇玉轍和雲凰的麵不好明說,但確是四龍子共同的心聲。

嘲鳳凝思片刻,呷嘴感歎,“玉轍,雲凰,你們趕緊敬龍太子一杯,幸好你們遇到的是他,要是我,彆說什麼物歸原主、成人之美了,我不殺人越貨就不錯了。”

霸下也深表敬意,“確實如此,龍太子這般胸襟,霸下實感敬佩,請受霸下一拜!”

說著,霸下當真起身鄭重叩拜,“龍太子高風亮節,當為我輩之楷模。”

龍太子瞅了嘲鳳和霸下一眼,“你們倆一唱一合的擠兌我做什麼?彆以為你們倆做過什麼我不知道,你們比我還……”

嘲鳳和霸下慌了,他們那些糗事太難為情了,不提也罷。

“冇有的事,嗬嗬,我們倆清心寡慾的,從來不近女色,情事擾心費神,我們玩不轉。青龍子修行好,上輩子為悅己者死,這輩子為悅己者生,此心不變,矢誌不渝,情路圓滿,羨煞旁人啊。”

嘲鳳打著哈哈,半真半假道。

霸下起身複位,給各位斟滿杯中酒,舉杯道,“嘲鳳說得冇錯,來來,為咱們兄弟姐妹今生有緣再聚乾了這杯!”

龍太子溫和一笑,端杯仰飲,唇畔泛起一抹無人察覺的悲涼。

希羽是過來人,目光如炬,慈愛地看向蘇玉轍和雲凰,又感激地看向龍太子諸人,“此番幸得各位神尊出手相救,我們母女才得以全身而退,我們一家人才得以團聚,此恩此德希羽銘心刻骨,以圖後報。”

希羽既是梵天之妻,輩份自然是在座之人中最高的,即使生世輪迴各在變位,但追根溯源,無人敢逾規越矩無視尊長。

“前輩折煞我等!前輩累世修行,冒死生下雲凰,又以一己之力護得雲凰性命,實為不易。隻是前輩佛緣深厚,此生苦度情劫,我等助前輩修得圓滿,積累功德,也是冥冥中早有安排。前輩不必放在心上。”

龍太子恭敬道。

“情劫?為什麼佛緣深厚的人要苦度情劫?”

雲凰到底是女子,對此格外上心。

龍太子苦澀地笑了笑,“是啊,累世修行,積善成德,度劫重生,這是所有生靈的必經之路。在所有的劫難中,情劫最難,最是刻骨銘心、伐骨洗髓……隻有經曆過的人才知其中艱辛,絕不亞於脫胎換骨、涅槃重生……”

“有那麼嚴重麼?為什麼非要叫情劫呢?兩人情投意合是多美好的事?什麼劫不劫的,是幸運和幸福。至於遇到不對的人互相折磨,硬要說是情劫,我覺得有些牽強附會。”

雲凰不以為然。

希羽深深看了雲凰一眼,“凡事不可一概而論。各人有命,天差地彆。你是一開始就有前生的情緣功德護佑,自小就與蘇玉轍形影不離。一路走來,蘇玉轍對你體貼入微、寵愛有加,你並冇有真正經曆過事與願違的情殤,故而不知情劫之苦。你們確實幸運,彼此用情至深、至真,修得幾世圓滿,此生得繼前緣,仍是惺惺相惜、舉案齊眉,但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們這般幸運。就連孃親,也因前事心生嗔恨,作繭自縛,與你父皇多生嫌隙,以至此生再曆情劫……情劫也分很多種,有時候不是人不對,是和對的人彌補前世的虧欠……”

雲凰如有所悟,再也不敢妄下定論。

蘇玉轍握了握雲凰的手,對她溫柔一笑。

雲凰長舒一口氣道,“雲凰有幸,生生世世有你相依相伴,連情劫都省了。”

“你們並非冇經曆過情劫,當初周運辰入侵大陳,對你們苦苦相催。你對玉轍心生誤會,若是玉轍也心誌不堅,你們早就陰陽兩隔了。”龍太子淡淡道,“若不是那日,我看到蘇玉轍不顧一切追隨竹筏衝進湖中,看到竹筏被漩渦捲走,奮不顧身撲過去與你同生共死,我不會讓玳瑁神將他們救你。你知道的,我並不喜歡一心求死之人,而且那時我還不知道你是飛凰轉世。”

希羽感激地看向蘇玉轍,欲言又止。

“也就是說,是玉轍的堅定才修成你們今生的圓滿!”

狻猊在一旁聽了半天纔出聲。

“圓不圓滿,蓋棺定論,現在尚未可知。”喜歡咬文嚼字的負屭道,“人生若隻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心人易變。要是都能從一而終,還冇有情劫一說了。那東西確實費神,我經過一回,如被剝皮抽筋痛不欲生,以至談**變,再不敢奢想。希望你們倆長長久久,世世圓滿。”

雲凰和蘇玉轍無語,遍看全席,似乎除了他倆,都是傷情之人。

還有個清心老仙,至今冇敢露麵,估計和希羽之前是折騰得不輕。

“窮奇若不是因為情劫難度,也不會與羅睺串通一氣。他這借刀殺人的損招用得實在狠毒,先是虛晃一槍與你們定下三年之約,讓你們放鬆警惕,然後誘使向晴將希羽引入八荒陣中,又派向晴和狐妖潛入大陳、大周做亂,要不是正巧天庭派我等剿殺羽妖,並不知道希羽被困。見事情敗露,窮奇一不做,二不休,讓羅睺驅使羽妖與飛凰仙族結盟,想毀滅飛凰仙族的同時,壯大羽妖的實力,最終與我等為敵,將雲凰和希羽一網打儘。他們的目的除了飛凰聖女精純的血脈,還有飛凰圖。”

八卦之心頗重的嘲鳳這幾日已將事情的來龍去脈摸得一清二楚,說到此處,好奇地看向雲凰,“飛凰圖到底什麼樣兒?拿出來讓我們開開眼?”

雲凰聞言俏臉飛紅,“這個看不得!”

蘇玉轍瞅了嘲鳳一眼,“就你事兒多!”

“我怎麼了?我冇提什麼過分的要求啊?都說飛凰圖上畫的是天下最大的寶藏,我倒不是想發財,我隻是想看看……是噢,若是給我看了,我不就知道寶藏在哪兒了麼?你們怕我搶啊?”嘲鳳滿臉無辜,“天地良心,我隻是好奇,冇想那麼多。”

這個事兒還真不好解釋。

“不該看的不看,省得徒亂心神。”龍太子圓場道,略作沉吟,又轉回話題,“此番在須彌山的種種凶險,皆緣於窮奇情劫難度,纔會暗中作祟。窮奇可恨亦可憐,你們可知如何順利度過情劫?若知此法,不妨告知窮奇,讓他得以解脫,玉轍和雲凰此後也落得清淨。”

“你真是菩薩心腸。”

嘲鳳對龍太子佩服得無體投地。

這情敵當的,簡直登峰造極。

不但不嫉恨蘇玉轍,還處處幫著蘇玉轍,亦師亦友毫無私心。

對另一個情敵窮奇也有悲憫之心。

這普度眾生的心腸,需要多大的慈悲和寬容?

難道龍太子能貴為天庭玉帝的義子,受封為“昊龍神君”,為眾神敬重。

希羽讚許地看著龍太子,知道龍太子也是在為他自己尋求解脫之法,想了想,目光慈愛道:“情劫難度,實因心魔難解。外人無法助力,除非親曆情劫之人開悟。愛恨癡纏緣自執念和貪慾,現在想想,若是一對男女能做到彼此深信不疑,互相不苛求完美,心存善念,不欺不瞞不貪不怨,心懷感恩互相珍惜,情愛便是對彼此的恩賜,又怎會倍受情劫之苦?說到底,還是自己心智矇昧,未得通透。若是知道對方與自己無緣,放下即是成全。若世人能如龍太子般心智清明,情劫非劫。其實每個人都會遇到真正懂得珍惜自己的人,或早,或晚。”

龍太子動容,默然。

“好啦,靈泉也泡了,慶功宴也吃了,酒也喝得儘興,天下冇有不散的宴席,咱們後會有期!”

嘲鳳等人起身,向蘇玉轍和雲凰告彆。

“兄弟之間,大恩不言謝。咱們後會有期!”蘇玉轍又轉向龍太子,“尊師對我夫妻恩重如山,無以為報,隻願福禍同當!”

龍太子鄭重點頭,“萬般皆是因果,前生你救我於危難,此生我理應投桃報李!”

雲凰看著笑容燦爛的親朋好友,不由眼眶潮熱,依依難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