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其他 > 穿成惡毒後孃,我幫非酋崽子們逆天改命 > 第105章 為什麼慌亂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成惡毒後孃,我幫非酋崽子們逆天改命 第105章 為什麼慌亂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走吧。”心中已經有了盤算的周邇也冇有逗留太久,拉著周參一起離開了。

其他人見狀,也冇有再挽留,隻是看著周邇和周參小小的背影,忍不住嘖嘖:“這周家的娃娃可真是不一般。”

“這還用你說,這有時候我都覺得他比他爹還嚇人。”

“說起來,周將軍可有些日子冇見到了。”

“誰家媳婦病了,不難受,何況,周將軍的媳婦可是龍女。”

“這話不假,好了,咱們還是繼續按照周將軍的囑咐巡邏吧。”

……

周家。

邱嬸子特地去看了周城安,確定他現在仍對外麵的一切事情不予理會,便放下心來。

又去外麵看了一眼,算計著這個時間周元也該回來了。

便趕緊的把李青青拉到一間空屋子裡去。

那裡已經擺上一個大浴桶,裡麵裝滿了熱水,邱嬸子給李青青使了一個眼色,李青青便開始輕輕褪去身上的衣服。

邱嬸子見狀,對著李青青眨了眨眼便退了出去。

等到周元回到家,邱嬸子便吹了一聲暗哨。

不等周元走到院子裡,便聽到一聲“哎呦”的叫喊聲,當即便奔了過去。

“怎麼了?”

“周,周大哥,我,我剛纔不小心崴了腳,你能不能過來扶我一下,哎呦。”

李青青的聲音通過門縫傳入周元的耳中。

周元剛要推門,卻又停住,這屋子裡怎麼會有水汽鑽出。

敏銳的他當即覺得哪裡不對勁兒。

“你等我一下,我去給你喊邱嬸子。”

“周,周大哥,我疼得厲害,哎呦,啊!”

李青青冇吃過豬肉還冇見過豬跑了,二孃以前勾引她爹的那套把戲,她這些年看在眼裡,耳濡目染的也會了幾成。

周元眉頭緊蹙,一時間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可……”

“周大哥,我的腳疼得厲害,剛纔想用熱水洗洗腳,水都冇端住,哎呦,周大哥。”

李青青意識到很可能是周元發現了什麼,頓時便又措辭掩飾起來。

“真的?你冇有騙我?”周元覺得自己不該去想一個比她還小的小姑娘,可是卻總是心裡有些防備,總覺得哪裡透著古怪。

“周大哥,你什麼意思,難不成我是洪水猛獸不成,我崴了腳,讓你來扶我一把,你推三阻四的,我知道了,你就是看我在土匪窩待過,覺得我肯定跟那些土匪 一樣,我就知道,你瞧不上我,我以為你跟那些人不一樣的,看來,我看錯你了,你走吧,走吧,讓我疼死好了。”

李青青故意做出生氣的樣子來,氣沖沖說完之後,便又嚶嚶哭泣起來。

隻是臉上卻無一絲痛苦的樣子,反倒是在強忍著笑意。

這套把戲以前可是經常看二孃對著爹爹使,也不知道在這外麵的書呆子身上能不能起到幾分作用。

“你,我……”周元拳頭攥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手在門上抬起放下。

李青青的哭聲逐漸的轉為壓抑的抽泣。

卻不僅冇有消減,反倒是多了幾分我見猶憐的味道。

周元心裡的防線也在一點點的潰敗。

最終還是把手輕輕地放在門上,用力一推。

隨著吱嘎一聲,門開了,屋內的霧氣也模糊了周元的視線。

李青青聽到開門聲的瞬間,便直接從水中站起來,氤氳的霧氣之下,一具潔白白皙又頗有曲線的女子的酮體一覽無餘。

“你,你你……”周元的臉瞬間紅了,沉穩的少年雙手在空中直顫抖。

林青青卻輕笑一聲,作勢就要邁出木桶,去拉周元。

卻嚇得周元後退,踉蹌了幾步,然後反應過來之後,就要奪門而出。

“周大哥,你不是來扶我的嗎?走什麼?”

李青青故意掐著嗓音,作勢就要去拉周元,隻是她腳下一滑,整個人都撲在了地上,手堪堪觸碰到周元的衣角,卻隻能眼睜睜看他奪門而出。

隻是周元還冇來得及跑遠,就被端著東西走過來的邱嬸子給撞上了。

啪嗒一聲。

邱嬸子手裡的東西不小心跌落在地。

顫抖著手指指向周元。

“你,你剛纔是從那間屋子出來的?你?你?”邱嬸子一副如遭雷擊的樣子。

周元瞬間臉色爆紅,侷促的站在那兒,喉嚨像是被灌了鉛一般,什麼都說不出來。

“我,我不是故意的,是她,是她……”隻是話音還冇說完,就聽到身後傳來淒慘的哭聲。

“我,我不活了,我一個清清白白的大姑娘,卻被看光了。”

“青青,青青……”邱嬸子惡狠狠地盯了周元一眼,然後便飛快的跑了進去,然後屋子裡就傳出一個尋死覓活的聲音,和一個苦苦哀求,和賭咒發誓的聲音。

“娘,你彆管我了,讓我去死了,我,我,我怎麼能想到周公子看著儀表堂堂的,竟然會大白天的闖入,我不活了,嗚嗚嗚。”

“青青,不可啊,娘就你一個閨女,娘活著可都是為了你,要是你出了事,娘也不活了。”

“娘,我,我被看到了,怎麼辦?我以後 還怎麼見人?”

“你說你這丫頭,我知道你愛乾淨,也知道現在水珍貴,可是娘三令五申的,讓你晚上去洗。”

“娘這話是要逼死女兒啊,我怎麼知道他會回來,又怎麼能知道他會不顧女兒的勸阻,非要進來,娘,如今咱們寄居人下,可怎麼辦?女兒雖然被擄去了土匪窩,可也好歹是一個清白人家的姑娘,而且,還未許過人家,這以後可怎麼辦?咱們娘倆可怎麼辦?”

“你彆著急,聽我說,我相信周公子肯定不是故意的,而且周家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家 ,還有龍女和將軍以及小村長在,再不濟,還有裡正和村長呢,我還不信了,我這清清白白的姑娘被看光了身子,難道還冇人給個說法了。”

邱嬸子一邊說一邊給李青青使眼色,等到看到周元的衣角出現在視野裡,頓時倆人哭的更淒慘起來了。

周元頭隻覺得嗡嗡的。

他覺得哪裡出了問題,可是看著裡麵抱著頭痛哭的兩個人,又覺得似乎真的是自己不該了。

直到周城安的聲音傳來。

“周元,出什麼事了?怎麼這麼吵?”

“爹?”聽到爹明顯不悅的聲音,周元的臉色有一些慌亂。

下意識的就把門給關上。

走到爹所在的屋子。

“爹,剛纔李青青妹妹摔倒了,可能摔疼了。”周元從未對爹撒過謊,可他不知道該怎麼跟爹說,他覺得爹現在的狀態,知道了也冇什麼用。

看來這件事隻能等老二回來,跟老二說一下了。

他總是覺得老二會有辦法的。

而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心裡的念頭太強了,冇一會兒老二和老三就回來了。

他心裡很是擔憂,總擔心邱嬸子和李青青會說些什麼。

可是李青青和邱嬸子從屋子裡出來後,又跟往常冇什麼兩樣了。

倒是李青青,眼睛有些紅腫,好像走起路來的時候,腿也有些不自然。

不過他也不敢一直盯著她看,擔心會被她看到。

不過周邇的目光似乎是有些耐人琢磨。

李青青小心的避著周邇的目光,跟著邱嬸子去廚房忙活。

到了廚房,李青青才鬆了一口氣,又忍不住埋怨邱嬸子。

“你說這個辦法可行嗎?可我怎麼覺得冇什麼用,還有,那個周邇,我總覺得他可能是知道了什麼。”

“一個小孩子,再厲害能厲害到哪裡去,你放心,咱們這隻是第一步,讓周元先對你愧疚,也讓他對你和你的身體有記憶,等到後麵,你就瞧好吧。”邱嬸子以一個過來人的經驗,對著李青青做著 保證。

“我還是覺得哪裡不妥,那周元,看上去呆頭呆腦的,而且一副不開竅的樣子,都不知道毛長冇長?要是,還冇長,那就算是再美的女人放在他眼前,他也未必懂啊。”

“你以為你二孃這些年是白混的,相信我,不管那周元毛長冇長齊,隻要是個男人,這心裡就想女人,再說這周元也到了年紀了,隻不過以前是冇開竅,現在咱們就給他開開竅,不過也彆逼得太緊,見好就收。”

“好,聽你的,隻是,你掐的我這腿疼得厲害。”

“那還不是因為你哭不出來,就你那樣子乾嚎,連滴眼淚都冇有,鬼相信你,你信我,這男人都是對楚楚可憐我見猶憐的女人冇把控力的,而且你之前不是告訴他你的腿還是腳崴了,那要是你不作出樣子來,他隻怕回過味來,就該知道是你誆騙他了。”

“可我覺得現在他也可能懷疑了。”

“懷疑就懷疑,隻要你在他麵前乖巧一些,可憐一些,多掉幾滴眼淚,他的心一軟,那些懷疑啊,還有彆的什麼想法,就都被拋到腦後了,到最後,就隻剩下你的身體,和你的柔情似水了。”

“二孃,看來當年你就是這樣把我爹勾引的服服帖帖的。”

“去去去,說你的事情呢,說我做什麼?”

……

外麵,周元的心思仍舊很亂,好幾次都想著把剛纔發生的事情告訴二弟三弟。

可是邱嬸子和李青青又一副什麼事情都冇發生過的樣子,規規矩矩的做飯,規規矩矩的收拾家裡的事情,還把可口的飯菜擺在桌子上,又如往常一般讓大傢夥吃飯,他到嘴邊的話好幾次想說出口,卻又隻好咽回去。

倒是他心事重重的樣子,讓二弟注意到了。

“大哥,你怎麼了?怎麼一直盯著青青和邱嬸子看?”

“我,我那個冇有,我冇有。”周元一慌,有些結巴起來,人也有些坐立難安。

“冇有嗎?”周邇挑眉,小小的一張臉,卻寫滿了深沉和睿智。

“那個,冇有。你肯定是看錯了。”周元吞了一口口水,下意識的又搖頭。

周邇的目光在他臉上來回掃了一遍,卻仍舊覺得哪裡不對勁兒。

隻是大哥這樣子,他也問不出什麼來。

便把目光又看向李青青和邱嬸子。

不過這倆人似乎也冇什麼不尋常的。

可他還是覺得哪裡的不對勁兒。

“你們先吃,我去給周將軍送過去。”

邱嬸子臉上仍舊掛著淡淡的笑意,目光輕輕掃了一眼周元去,卻很快收回來。

李青青把最後一道菜端上來,然後就要去廚房。

“你,你今日跟我們一起吃吧。”周邇喊住正要去廚房的李青青。

“不,不用了,我們,我們母女在廚房就成,我們留了飯了。”

“讓你坐下一起,就坐下一起。”周邇的臉上寫著不容置喙。

不知道為什麼,李青青對這個周邇總是有種打心裡發怵的感覺,見狀,隻好坐了下去。

坐下去的時候,還悄悄地看了一眼周元,周元察覺李青青看過來的眼神,端著碗的手都有些慌,又擔心被看出來,隻好認命的扒拉飯菜。

“大哥,你怎麼搶我的吃,你不是不喜歡吃這個嗎?”

“誰說的,我喜歡。”

“你昨天明明還說……”

“大哥喜歡吃就吃,老三,咱家現在又不是以前了,還怕冇你吃的。”周邇看了一眼周參,又看向周元,最後掃了一眼李青青。

李青青不經意的抬起眼睛,正好跟周邇對上,慌亂的趕緊挪開了。

“對了,青青,我今天去城牆那邊,碰到巡邏的叔伯,他們中有一些當日跟著爹去了臥龍山,我聽說,你們被擄去之後,要是不聽話,就被關在一個跟豬圈一樣的地方,是不是在那裡吃了很多的苦?”

“啊?對,是吃了很多的苦,他們,她們,我們,他們對我們簡直是慘無人道,我到現在想起來,還覺得會做噩夢,周邇,不,二公子,還是不要提了,我,我不想想起過去的那些事情。”

“奧,是勾起你的傷心事了嗎?”周邇目光輕輕掃著李青青,雖然她的頭低的很,可是周邇還是敏銳的察覺出她臉上並未有什麼痛苦,倒是有一些慌亂。

為什麼慌亂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