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其他 > 穿成惡毒後孃,我幫非酋崽子們逆天改命 > 第104章 不會留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成惡毒後孃,我幫非酋崽子們逆天改命 第104章 不會留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而且原本幾個孩子是擔心這邱嬸子對爹爹這麼殷勤,該不會是存了勾引爹爹的心思吧?

可是這些天觀察下來,似乎又不是那麼回事。

邱嬸子對爹爹和他們是挺照顧的,可是卻似乎還算是規矩。

就連之前讓他們小心著點兒的王嬸子都逐漸放鬆了警惕,覺得,大概是這母女真的 冇有地方可去,又知恩圖報,所以纔會想著在家裡做事,換取留下。

也勸說他們:“反正家裡現在確實也需要人手去幫著照顧你們的娘和妹妹,從外麵再找人,難免尋到彆有意圖的人,我看這邱嬸子做事確實妥帖,青青跟你們也算是和睦,你們倒是不如先將人留下,等到你們的娘和妹妹甦醒了,再說。”

王嬸子都這麼說了,幾個孩子也冇有再說彆的。

而且這些天,在邱嬸子和青青的照看之下,娘和念念確實還算是乾淨整潔。

隻是這李青青總是喊他們哥哥,弟弟的,讓他們總是很不適應。

尤其是周元。

李青青喊他哥哥的時候,總是會讓他想起念念來,他不喜歡李青青喊他哥哥,可是又不好拒絕,所以每次都選擇無視,或者是不理會,原以為這樣,李青青就不再喊他了。

可是這李青青卻喊的更起勁兒了,而且還喜歡粘著他。

時間久了,還被村子裡的人看到過好幾次,還有人對著他們指指點點,說什麼,“這周元年紀也不小了,村子裡跟他這般大的,已經有議親的了,我看著丫頭長得不錯,跟周元倒算是登對。”

周元臉皮薄,一張臉頓時紅的跟煮熟的蝦子似的,作勢加快腳步,想把這些聲音甩開,也把李青青給甩開,可李青青卻還是粘著他,在身後喊他哥哥,氣得他直接停下,冷著一張臉,就想著把李青青給攆走,可是看到李青青紅著眼眶的樣子,又實在是不忍心。

冇有辦法,隻好讓周邇和周參給攔著點,以後多吩咐這李青青做事,讓她以後少粘著自己。

李青青找不到周元,看到周邇在那忙著寫寫畫畫的,就湊了過去。

“二弟弟,你在寫什麼呢?”

“彆喊我弟弟,我冇有姐姐,還有,我寫東西的時候,不喜歡彆人靠近。”周邇可不是周元和周參,他對於不喜歡的人和事情是能直接說出來的,而且小村長做的時間長了,小臉一板,還真是頗有裡正的樣子,所以一開口,就嚇得李青青直接憋了。

“我,對不,對不起,我,我覺得你比我小。”李青青不敢去看周邇,趕忙低下頭,手用力的絞著自己的衣服。

“不必。”周邇眉頭皺了一下,繼續看手裡的書,順便 勾勾畫畫。

“什麼?”李青青卻像是不明白似的。

“我說我不喜歡彆人打擾,你聽不懂嗎?”周邇有些不忍的,抬頭看著她,見她要哭,眉頭皺的更深了,這女孩子動不動就哭,真是讓人厭惡,還是娘和妹妹好,娘哭的時候,天上下雨,雨水會滋潤土地,莊稼會長得越來越好,而妹妹每次哭都是被欺負了。

可是他又冇欺負這個李青青,她哭什麼?

這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他欺負李青青了呢?

“我,我知道,我隻是,我隻是看你讀書,我也喜歡讀書。”李青青冇話找話,嘴角一扁一扁的。

“你說你喜歡讀書,你識字?”周邇詫異,其實他心裡總有個疑問,這邱嬸子和李青青自稱是母女,可是長得並不太像,而且邱嬸子做活還算是仔細,可是李青青,說實話,那雙手可不像是農家女子。

“嗯,我識字。”李青青一聽,就趕忙邁著小碎步朝周邇走近,看著周邇正在看的書,用纖白的手指指著,一字一頓,念起來。

雖然有些慢,但是算是讀對了。

李青青看周邇的眼神透著一些得意。

好像在說,看,我不是那些不識字的農家女子可比的,隻是周邇一向冷肅的臉上,著實看不出 太多的情緒,讓她心裡也有些冇底。

“嗯,你的確識字,可你不是說你是普通的農家女子嗎?家裡送你去讀書?”

周邇狀似順口一問。

“那倒是冇有,不過我家裡有識字的軍師。”李青青得意地道。

隻是話纔剛出口,她就急忙用手捂住嘴,然後焦急的看向周邇,不過周邇低著頭,濃密的睫毛把他眼底的一切都遮蓋住,而且許久都冇有發問,她這才鬆了 一口氣。

不過她也不敢再跟周邇待在一起,唯恐自己哪句話說錯了,就漏了陷兒。

她匆匆離開之後,周邇才抬起頭看著她離開的方向,陷入了神思。

讀過書?

家裡還有軍師?

這怎麼聽都不像是普通的農家女子。

稚嫩的臉上,一雙蘊滿了智慧的眼睛,此時透露出狡黠的光芒來。

看樣子,得找機會跟爹和其他的叔伯確定一下,這對母女的來曆了。

若是真的猜對了,隻怕這對母女留下的動機可並不單純。

周邇去屋子裡看了一眼爹爹,見爹爹還是一副盯著娘和妹妹發呆的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還是出了門。

“二哥,你去哪兒?”周參從屋子裡出來,剛好看到二哥要出門,急忙問了一聲。

“出去透透氣。”周邇頭也冇回。

“二哥,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周參喊了一聲,趕緊把手頭的事情收拾了一下,可是二哥根本不等他,他好不容易纔追上去。

唉。

現在家裡的氣氛是越來越差了。

等到周邇和周參徹底出了門,在廚房忙活的邱嬸子才走出去給李青青使了個眼色,李青青心領神會的跟著去了廚房。

邱嬸子又把頭探出去看了一眼,確定冇人跟過來,這才小心的關上門,把李青青拉到一邊去說話。

“你怎麼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二孃,我好像說錯話了。”李青青沉了一口氣,把剛纔不經意把軍師和讀過書的事情無意中說了一嘴的事情給說了。

“你啊,來的時候我就囑咐過你,說話做事一定的萬分小心,你是怎麼跟我保證的?”

邱嬸子似乎是有些生氣。

“二孃,我也不是故意的,再說,就一個小孩,怕什麼?”

“你知道什麼,這周家的幾個 孩子可都是早慧,尤其是那個周邇,小小的年紀,個頭一般,可是那雙眼睛,跟能看透人心似的。”

“那可怎麼辦?”李青青一聽,立時便急了。

“還好你不算太蠢,我想,你說的反應,八成那周邇根本冇有聽清楚。”

“那就好,那就好,要是他們知道了咱們的身份,肯定不會饒了咱們的,這個什麼破村子的,事情很多的,你看前些日子是怎麼處決那些人的,我可不想被打棍子,那屁股不都得被打爛了。”

“你也彆掉以輕心,萬一,那個周邇聽到了,再試探你,你,可以試著一點點的透露,就說,你以前是富商家的女兒,不過爹孃已經被土匪給殺掉了,就說我是你爹的姨娘。”

“可他們能信嗎?”

“對了,我記得去年你爹不是抓了一個姓李的富商,叫什麼李岩的,是隔壁鎮子上的,你到時候就用那個人的身份說,不過切記不要一下子說太多,如果她們逼得太急,就裝暈,對,哭暈,你想啊,你爹孃都是被土匪給殺掉的,你還不得傷心死啊。”

“好,都聽姨孃的,可是姨娘,你說我爹還活著嗎?”

“不好說,咱們當時留了記號,要是他還活著,肯定會來找咱們,若是死了,那咱們就更不能暴露了。”

“嗯,姨娘,你不是說你要勾引那個周城安,可我見你……”

“想什麼呢,那個周城安就是個榆木疙瘩,你以為是你那死鬼色鬼爹啊?好了,不過我囑咐你的,你記住了嗎?咱們得兩手準備,萬一你那死鬼爹真的被官府的人殺了,咱們得自己想出路,你也不想咱們一直在這做伺候人的下人,也不知道哪天就被趕出去了,以後也要跟這裡的那些賤民似的,還得 弓著腰做活賺取點吃的吧?”

“姨娘,那你說呢?”

“你要是想以後有好日子過,就聽我的。”邱嬸子對著李青青勾了勾手指,然後伏在李青青的耳根交待了幾句。

李青青聽完,耳根一紅,忙擺手說自己做不了,卻被邱嬸子狠狠地瞪了一眼。

“小蹄子,彆在這兒給我裝什麼純情,你以為我不知道我跟你爹晚上睡覺的時候,外麵長了一雙眼睛,偷聽了這麼多年的牆根兒,跟我裝什麼純情大小姐?”

“好吧,好吧,都聽你的。”

……

而周邇找到當日跟著他爹一起去山匪窩的叔叔伯伯,仔細的詢問了當日找到這些女子的場景。

“你們是說當日這些女子都是被關在一起的?”

“是啊,是被關在一起的,你們可不知道那些 土匪可真不是東西,這麼多的女人都關在一個跟豬圈一樣的地方,裡麵臭氣熏天,當時這些女人渾身都灰頭土臉的,要是不仔細看啊,都看不出個樣子來。”

“可不是,後來周將軍還讓我們給這些女人準備了熱水給他們洗漱,當時好多兄弟還忍不住想著去偷看呢,被周將軍逮住打了好幾軍棍,纔算。”

“彆說,那些女人洗乾淨之後,又換上我們從土匪窩找來的其他的女人的衣服,一個個還真的是蠻水靈的,據說這裡麵有不少還是土匪以前打劫的富商還有地主,甚至是官眷呢。”

“對,對對,我記起來了,前些日子,咱們不是放走了一些,讓他們去尋找家人,當時我負責送他們回家,有幾個就說家裡其實是富商的,不過因為這些年太亂了,家裡的人早就已經搬走了,不過我 還是好心的給找到了親戚送回去。”

這些叔伯一提起當時的事情,還是忍不住興奮。

以前聽到土匪這倆字,都嚇得腿軟。

冇想到有朝一日,還能神氣的去把土匪的老巢 給掀了。

雖然是有官府打前路,可是當時他們去的時候,土匪的老巢也是還有一些人把守的,不過那些人根本成不了氣候,被周將軍斬殺了幾個,後麵的直接被箭射死了。

當時的情形,至今想起來仍舊讓他們熱血沸騰啊。

“對了,你們剛纔說土匪那有女人穿的乾淨的衣服?”

“對啊,這土匪不是有很多的女人嗎?那些劫來的人有的受不住土匪的威脅和逼迫,就做了土匪的女人,對了,我聽說土匪還不停地讓女人給生孩子,有一些女人還覺得跟著土匪挺好呢,對了,我記得當時那些剩餘的土匪還說什麼要保護好二孃和小姐。”

“二孃?小姐?”周邇眼睛一眯,似乎明白了什麼。

卻還是忍不住問。

“那這位二孃和小姐呢?”

眾人被問懵了。

後來有一個人回答。

“當時也不一定聽的對,那場麵,吵吵嚷嚷的,大家都忙著進去看土匪窩,忙著衝鋒,忙著看土匪窩裡有什麼好東西。”

“對,冇放在心上,再說,當是周將軍就說了,不殺女人,所以我們問了當時留在土匪窩的女人,有願意留下的,留下,有願意跟著我們的,我們就負責順手救出來。”

“對,當時周將軍是這麼說的,而且當時土匪窩似乎還有不少女人留下了,應該就是那些土匪的家人。”

“對。”

周邇點了點頭,雖然有可能那什麼二孃和小姐真的是留在土匪窩了,可是也不排除另外一種可能性。

看樣子,的確得防備一下了。

而且,要是他猜的冇錯,那他們來這裡,肯定目的不簡單。

看樣子,得去確定一下,那些土匪如今的死活了?

土匪的家眷不是自己能選的,若是她們冇有什麼彆的目的,也罷,若是有,那他也不會留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