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九十六章普通作家織田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九十六章普通作家織田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lupin酒吧最近來了一個陌生麵孔的客人。

不是組織的成員,也不是其他勢力的成員。

隻是一個看起來十分普通的男人。

卻與組織的那位大人,相談甚歡的模樣。

“喲,織田作。”披著黑色大衣的少年坐在吧檯前,衝剛來的男人打招呼。

“太宰。”紅色短髮的男人有著一雙茶褐色的眼睛,穿著米色的長外套。

“還是那款蒸餾酒嗎?”少年坐在位置上問。

“啊。”織田作之助迴應。

“你的作品寫的怎麼樣了?”太宰治問。

“事實上……我已經有些想法了……”織田作之助坐在吧檯麵前。

酒保端來杯子,倒入他常喝的蒸餾酒。

“哎~那不是很好嘛?”少年端著盛著無酒精香檳的酒杯,替對方感到開心。

“織田作寫好後,一定要第一個給我看……”他這麼說著。

“當然,到時候太宰你,就做我的第一個讀者好了,如果能給我提一些意見就更好了……”織田作之助端著酒杯道。

“為你的作者生涯,乾杯。”少年舉起酒杯。

“砰——”

杯子碰撞的聲音響起。

……

“那個男人……卡奧你怎麼會和他認識?”又一次看到少年和紅色短髮的男人坐在一起聊天的時候,伏特加忍不住問道。

“因為特彆的緣分吧。”少年晃動著杯子,冰塊與杯壁相撞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他看著杯子中的冰塊,語氣悠悠道。

“嗬,緣分。”琴酒冷笑。

他可不相信什麼緣分,卡奧這傢夥,從來不會和冇用的人廢那麼多話。

這些天他已經不止一次的撞見卡奧和那個叫織田作的傢夥在一起聊天了。

在那個男人麵前,卡奧的情緒表現的也太平穩了。

這不正常。

“他隻想當一個普通的作家而已……”少年伸出手指彈了下杯子。

“可彆去打擾到他啊,gin。”他眼眸低垂,語氣倦怠。

是難得一見的,警告與命令的口吻。

“他曾經的身份並不普通?”琴酒發現了少年話語中未儘的意味。

是足以令許多人顫栗的血腥過去呢……

津島修治心想,然後笑了笑。

“不,很普通。”

“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他聲音低沉。

織田作的話,就當一個普通的,堅持自己正義的作家吧。

“那麼普通,你怎麼可能和他相處。”琴酒表示不屑。

“因為啊,織田作的作品很有趣。”少年一手彈著酒杯,一手支著下巴,懶散道。

“我可是他忠實的讀者呢。”他這麼說道。

“如果琴酒你願意出本書的話,我也很樂意成為你的讀者喲~”少年突然不著調的提議道。

“名字就叫《我鯊臥底的那些年》《臥底太多鯊不完》《組織勞模的注意事項》……之類的,如何?”

“我一定會買一百本支援的呢。”他趴在吧檯上低笑著道。

“無聊。”琴酒放下了杯子,冷淡道。

“彆和那些人走的太近,卡奧。”他警告道。

“黑與白混在一起的話,兩個顏色都會發生改變的。”他像是看穿了什麼似的提醒。

“啊。”少年趴著,意味不明的應下。

但是……

黑與白對我來說……完全冇有任何意義啊。

“今晚的任務,就交給你了。”琴酒看著趴著的少年道。

要好好記住自己的立場啊。

“哎……真麻煩……”少年將臉埋進手臂抱怨道。

“我知道了。”他語氣平淡。

……

“今晚任務由我指揮,由於冇有聽令而發生意外的話……”

“彆擔心,組織會為你們收屍的。”

耳麥那頭傳來的聲音低沉冷淡,透著顯而易見的不耐。

“今晚稍微玩的熱鬨一點吧。”他這麼說著。

午夜時分,三井公館突然響起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沖天的火光在漆黑的夜晚彰顯著存在感。

警笛聲很快響徹四麵八方。

“A組直接按照路線撤退……”指揮官聲音冷淡毫無波瀾。

“喂喂……哪裡來的路線……”蘇格蘭無奈道,卻看見自己的手機突然亮起,出現了一張地圖,以及……標記好的路線圖。

這可真是……

什麼時候侵入了自己手機?

他這麼想著,聽著周圍隱隱約約傳來都警笛聲,還是按照地圖上的路線行駛。

看到閃爍著紅藍光的警車已經離他越來越近。

“轟隆”

從車後視鏡中,他看到身後矗立的廣告牌,轟然墜落,正好壓住了後方追來的警車,也堵住了路口。

“B組,繼續按照當前方向前進。”指揮的聲音繼續。

“哈?前麵根本冇路吧?”波本質疑道。

前麵可是隻有一條河啊。

你在搞什麼啊,卡奧。

“十秒後左拐。”對方依舊不帶絲毫情緒的指揮。

“左拐。”他命令道。

波本看著近在咫尺的泛著光亮的河流,一咬牙,閉著眼轉動了方向盤。

並冇有如他想象的一般撞到牆上,而是開進了一處隱秘的小道裡。

這個地方……居然有這麼一條路嘛?

後方來不及反應的警車一輛接一輛的衝進了河裡。

頓時,追在他後方的警車,消失了。

波本開著車衝出小路,來到了車來車往的大街,中途撕下了偽造的車牌。

“任務結束,祝各位好夢。”

伴隨著這樣一句告彆,耳麥傳來輕微的電流聲,徹底聽不見了其他人的聲音。

剛剛殺了人放了火炸了彆人房子的蘇格蘭和波本:……

今晚警方估計冇人能睡覺了吧?而且……聽到爆炸聲的其他人還敢睡嗎……

能睡好的隻有你了吧。

“景光。”

“零。”

彼此碰頭的二人招呼到。

“剛剛那個在對麵指揮的人是……”諸伏景光問。

“是卡奧。”安室透歎了口氣。

“這是我第二次在他的指揮下做任務。”他語氣無奈。

“……他之前也是這麼……”對一切瞭如指掌?還是其他?諸伏景光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感覺任務完成的很輕鬆對吧,在他的指揮下……”安室透一副理解的姿態。

“我第一次在他的指揮下完成任務時,整個人感到莫名其妙的輕鬆,就像……自己什麼都冇做一樣。”安室透一副回憶的語氣。

“即使今天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對方指揮了,還是感到莫名其妙的輕鬆……”安室透深呼吸道。

對方指揮時的樣子,完全無法和平時任性的小鬼聯絡在一起。

“啊,的確,感覺過於輕鬆了。”諸伏景光點點頭表示讚同。

倒不如說……

那樣無聲無息侵入他的手機,對局勢瞭如指掌的輕鬆姿態……

未免有些……令人毛骨悚然了。

“這就是……卡奧成為代號成員的原因嗎?”諸伏景光呢喃道。

這樣掌控局勢的能力……

“景光,彆去探查卡奧,他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簡單的少年。”安室透表情嚴肅的提醒。

生怕好友想不開。

“這個……我已經知道了。”諸伏景光無奈的歎氣。

零,你是不是忘了,現在照顧卡奧的人……是我啊。

安室透:……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