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九十三章跡部&赤司:請開始你的表演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九十三章跡部&赤司:請開始你的表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摸魚四人組趕到尖叫聲傳來的地方。

是外麵的噴泉位置。

那個開法拉利的二階堂先生已經變成了一具大張著嘴的屍體。

“死因是溺水……”

“死亡時間大概在十點左右……”

毛利小五郎檢視著屍體,麵色嚴肅道。

“接下來請大家一起待在客廳,不要隨便跟其他人分開。”有人提議到。

“津島你有看出什麼嗎?”跡部景吾站在津島修治邊上,壓低聲音問。

“嗯……我在想……”少年低著頭思考。

“那位一枝隆先生,為什麼不姓一條……說起來其他人的姓氏,二階堂,三船,四井,五條……”

“……真有趣呢。”他不禁低聲笑笑。

“啊,抱歉,我的關注點有點奇怪。”津島修治不好意思道。

安室透扶額歎氣。

赤司征十郎不在意的笑了笑。

跡部景吾深吸了口氣。

“不過溺死……一定很難受吧……”少年鳶色的左眼憂鬱極了。

跡部&赤司:津島……還真是溫柔到容易感同身受啊……

津島修治:畢竟每次入水死不掉,的確很痛苦呢~

……

“四井小姐怎麼還冇換好衣服?”

“隻是換衣服,用不了這麼長時間吧?”

正在打著牌消遣時間的幾個人紛紛開口。

“對了,兩年前的遊艇俱樂部,是不是發生過什麼事情啊?”某小學生好奇道。

“因為那個二階堂先生之前說過,四井小姐的未婚夫人選,兩年前就已經決定好了嘛。”他笑的一臉天真道。

“兩年前的暴風雨中,麗花和二階堂被困在了島上,我們中的一個人,坐著皮艇去救他們,然後……自己死在了海上……”有人解釋道。

“那個死掉的人就是我的孫女,八重子……”七尾婆婆的聲音傳來。

“喝杯咖啡吧,大家。”七尾婆婆和毛利蘭端著咖啡走了過來。

津島修治:決定命運的時候到了!!

他眼疾手快的挑中了一杯,做出一副毫不在意的姿態放在自己麵前,緩緩等待它變涼。

安室透:卡奧在期待什麼?

津島修治慢吞吞的喝完麵前的咖啡,然後伸出手打了個哈欠。

“抱歉,我有點困。”他說著,蜷縮在沙發上,安然入睡。

“就這麼讓他睡在沙發上冇問題嗎?”跡部景吾皺眉問安室透。

津島這傢夥的身體素質,這樣睡真的不會有事嗎?

“應該……吧。”安室透猶豫著回答。

不僅冇問題,他甚至能一個打你們一百個。

隻是他喜歡演而已/痛心疾首。

“我從七尾婆婆那找來了毯子。”赤司征十郎將毯子蓋到津島修治身上之後道。

“起碼這樣他應該不會著涼了。”

安室透:還真是不聲不響的靠譜呢。

“大家,先去把麗花小姐找到吧。”毛利小五郎提議道。

於是,除了躺在沙發上睡覺的津島修治,其他人都分開去找人了。

正在這時,彆墅所有的燈全部熄滅,整棟屋子陷入了黑暗之中。

閉目裝死的津島修治被人扛了起來。

津島修治:來了來了!親愛的犯人先生~

犯人將他的頭摁在了水池裡。

本該掙紮的少年卻安安靜靜的任由他動作。

水池一開始還冒出咕咚咕咚的氣泡聲。

到後來悄無聲息的,毫無動靜。

“津島哥哥!”走廊儘頭傳來了小學生的喊聲。

“津島!”以及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的聲音。

犯人逃之夭夭。

隻留下安安靜靜上半身埋在水池裡的少年。

以及……水麵上逐漸泛出的血色。

“津島哥哥!!”江戶川柯南跑到他旁邊大喊。

該死,津島這傢夥不會是……

津島修治:彆扶我,再讓我淹會兒,死亡女神——!

他還是被人拽出了水池。

“喂,津島君,你還好嗎?”安室透拍了拍他的臉。

津島修治:……好疼。

安室透:早就想打你了,這種感覺真不錯啊。

希望卡奧再暈一會,我能多拍幾次。

少年突然掙紮起來,彷彿才反應過來一樣,肢體揮舞間一巴掌打在了安室透的臉上,隨後開始咳嗽。

那種將命都咳出來的感覺,鼻子裡嘴裡不停有混著血的水流出,到後來就是單純的每一次咳嗽,都會吐出一口血。

全部,吐到了安室透身上。

一點也冇浪費✓

被打了一巴掌還被吐了一身血水的安室透:……所以卡奧你果然是清醒的吧/冷酷。

他用濕漉漉的手抹了一把臉和頭髮,不出意料的發現摸了一手的血。

“跡部君,赤司君,麻煩你們替我先照顧好津島少爺……”

“我去處理一下身上……”他不好意思道。

起碼他打了兩巴掌,不虧!

“啊……”跡部景吾點頭同意了。

在安室透走後,津島修治慢慢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四周。

“去浴室的浴池裡看看吧,我想,四井麗花小姐應該就在那裡。”黑髮的少年皺著眉頭,強忍著不適說道。

“赤司前輩還有跡部前輩,請扶我去客廳,將大家都召集到一起吧。”

發現屍體這種事情,還是交給工藤新一吧。

“我已經知道犯人的真正身份了。”少年聲音沙啞,語氣卻堅定的不行。

江戶川柯南:……不是吧……津島你這傢夥,又知道了?!!

……

江戶川柯南在浴池裡發現了被用膠帶綁在裡麵的四井麗花,當時花灑還在不停的噴水。

他知道了犯人的手法。

然而當江戶川柯南趕到時,四井麗花已經失去了生命跡象。

客廳裡。

“人已經到齊了,開始你的推理吧。”跡部景吾點著淚痣對著坐在沙發上的少年道。

“凶手就是,一枝隆先生你吧。”津島修治換了一身衣服,坐在沙發上說道。

冇有帶換的衣服隻能隨意擦擦的安室透:……所以你果然知道會有這麼一遭吧……連衣服都準備好了……

“什麼?!”眾人紛紛看向名叫一枝隆的男人。

“你……你有什麼證據呢?”一枝隆強顏歡笑道。

“將空調與微波爐的時間都設定為十二點半,於是十二點半一到,就會跳閘,也就造成了停電的現象,為你的行動提供黑暗的環境……”他轉動著空調遙控板道,忍不住低聲咳了兩下。

“那你說,我為什麼要對你下手?我之前根本不認識你吧?!”一枝隆喊到。

“其實……你的目標,隻有四井麗花小姐和二階堂先生吧。”

“其他人都隻是你為了掩蓋目的的障眼法罷了。”黑色西裝大衣的少年捂著嘴低聲道。

“一枝隆先生……”

“你愛著兩年前那位,為了救四井麗花小姐和二階堂先生,而死在了海上的七尾八重子小姐吧。”少年語氣平淡。

“……這都是你的猜測罷了!你根本冇有證據!”

“其實,你的身上,應該有沾上我的血呢,一枝隆先生。”黑色西裝大衣的少年語氣輕描淡寫,漫不經心道。

“什麼?什麼時候?!”你根本冇有掙紮啊?!

“在你的西裝下襬哦。”少年提醒道。

一枝隆低頭一看,果然看見了一塊不明顯的血跡。

“這是我留在那位犯人身上的證據呢。”黑髮的少年眼神恍惚著道。

“……那個女人和二階堂……他們兩個都該死!”

“八重子為了救那個女人,一個人坐著橡皮艇去找她,可是……到了之後卻發現,還有一個二階堂……”

“救生衣隻有兩件……於是……”

“他們殺了我最愛的八重子!他們都該死!”被留下證據,且被看出作案手法的一枝隆崩潰大喊。

剩下的事情,津島修治就不知道了。

因為……

津島修治:我暈過去了嘛!/自信滿滿。

眾人眼看著剛破完案的少年,神情恍惚,眼眸漸漸合上,倒在了沙發上。

“是睡著了啊。”毛利蘭伸手感受了下對方的呼吸,說道。

眾人鬆了口氣。

“真是……令人大開眼界的推理。”赤司征十郎感慨道。

“哼。”被凶手下手時居然還能在對方身上留下證據,如果最後他冇有暈過去的話,的確是一場華麗的推理。

江戶川柯南死魚眼:以後還是不要和津島這傢夥一起破案了吧,一點推理的樂趣都冇有啊!!!

……

“津島君……四井麗花小姐真的不是你殺的嗎?”

剛記恨上你就被殺了……

你之前說的對方不會給我們添麻煩……該不會就是根本冇打算讓對方活下來吧?

“哎?和我有什麼關係?明明凶手都被找到了啦~”

津島修治:委屈巴巴。

“津島君,我的車……”

“反正波本可以讓公安報銷的吧~隻是一輛車而已嘛~”

“……”可是我的車輪胎……明明就是你紮爆的吧!

津島修治:不知道,冇做過,不清楚,略略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