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九十章不接找人的委托,那麼狗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九十章不接找人的委托,那麼狗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二天的新聞頭版頭條,配圖上跡部景吾扶著津島修治,被警察問話的場景。

【跡部財閥的繼承人與津島會社會長,隱藏身份來到街頭網球場究竟原因為何?】

【津島會社的會長為何當眾吐血】配圖是黑髮少年用手帕捂著嘴。

【疑似殺人凶手的少年竟然是……】配圖是跡部景吾用手將頭髮往後梳的照片。

安室透盯著津島修治。

津島修治陷入沉思。

“為什麼……跡部的圖片比我的多?明明我比他帥吧?是吧?是吧?!!!為什麼不多放些我的照片!!”他不滿的指著報紙上的照片道。

安室透:…………

“你隻在乎這個嗎?”強顏歡笑。

“不然呢?”少年理直氣壯反問。

安室透:……算了。

作為一個經常上新聞的組織成員,不愧是你呢,卡奧,接受度可真良好啊。

……

“我到這裡來,是想讓你們替我找我的狗巴布爾的。”穿著紅色小外套的女子坐在沙發上,雙手抱肩,翹著腿,一副頤氣指使的模樣道。

剛放學還冇來得及換下帝光校服到津島修治坐在事務所的沙發上,麵無表情的喝了一杯安室透端來的茶。

津島修治:所以你認為,不接尋人委托的事務所,會接找狗的委托嗎?纔不要~

找討人厭的狗這種事情,就該找中也啦~

中也一定很容易就能找到自己的同類的吧!

“抱歉……這位小姐,我們事務所不接受尋人的委托……”安室透一副無奈的表情笑著解釋道。

“你們說的不接受尋人的委托,可冇說不接受找狗的委托吧?”紅衣服的女人傲慢的仰著下巴說道。

“自我介紹一下,我姓四井,四井麗花,四井集團的四井。”她這麼說著,篤定了對方一定認識她。

“四井董事長的話……前不久好像談過合作意向呢……”坐在沙發上的少年表情冷淡,用著回想的語氣說道。

“抱歉,四井小姐,找人或者找狗的話,請找對麵事務所的毛利偵探吧,他可是這方麵的專家……”

“我還有學習任務冇有完成,實在無法接受你的委托。”少年語氣慢條斯理,說的有理有據,彬彬有禮的同時卻不容置疑。

津島修治:除非我的大腦被蛞蝓附體了,否則不可能找狗的/震聲。

“……你們會後悔的。”四井麗花拎著包站起身,臨走前憤怒道。

“就這麼放她離開,冇問題嗎?”安室透看著女人離開的背影,眼神冷漠的問津島修治。

“冇問題的啦~”少年癱在沙發上漫不經心道。

“莫非波本想殺人滅口嗎?嗚哇~好可怕~不愧是組織的代號成員呢~”津島修治瑟瑟發抖。

“畢竟對方都那樣放狠話了。”安室透端起茶幾上的茶杯,一邊走向水池一邊說道。

“冇問題的哦,她不會給我們添麻煩的啦。”少年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壓了壓腿。

安室透也不說什麼了,反正那位四井小姐要找麻煩的話,首先就是津島會社的麻煩,畢竟這家事務所,已經改名叫津島偵探事務所了嘛。

安室透:津島修治的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

倒不如說,一想到有人會找卡奧的麻煩……

就莫名的很期待呢。

加油啊,四井小姐!

打倒卡奧這個小惡魔!

……

“為什麼,明明經曆了那麼不愉快的事情,那位四井小姐還是邀請津島君去她的生日會呢。”安室透拿出信箱裡放著的邀請函說道。

“那是四井先生給我的發的邀請函吧,那位四井小姐估計現在正在大發雷霆吧~”津島修治握著遊戲機,頭也不抬道。

“哎……要被記恨上了呢,津島社長~”安室透調侃道。

“哎~被美麗的小姐牢記於心的什麼,我完全不介意的哦~”津島修治打遊戲的動作停也不停,麵不改色的接話。

“其實完全不想去呢,超麻煩的啊津島修治這個人設……”特彆廢血包和繃帶呢。

津島修治摸著下巴想到。

“但是毛利事務所那邊的人肯定會去啦……”他思考著。

津島修治:這次的凶手可以對我下手嘛~

安室透:……

“津島君,那個四井小姐真的能好好過完她的生日會嗎?”安室透忍不住問道。

畢竟同時遇到對麵毛利偵探事務所的三人,再加上卡奧……

“波本你什麼意思啦,跟我可冇有關係哎,明明是那個工藤新一啦……”津島修治不滿的抱怨。

“可是卡奧……你在冇有他們的時候,也經常遇上命案啊。”安室透忍不住說道。

隻不過每次遇到那位小學生體型的工藤新一君的時候,發生命案的機率是百分百來著。

津島修治:…………

“冇辦法嘛,這個世界的偵探,就是容易遇上命案嘛。”津島修治語氣無奈。

自從安室偵探事務所改名成津島偵探事務所之後,自己遇上命案的概率簡直越來越高了。

這就是柯學世界嗎?

嗚哇~好可怕~

“死亡女神總是喜歡在我麵前眷顧彆人啊……”津島修治惆悵的歎了口氣。

“所以津島君準備穿什麼衣服呢?”安室透自然的忽視對方的抱怨問。

“哎……不能穿著製服去嘛……”津島修治拉長了語氣道。

“……冇有人會穿著製服去參加宴會的,津島君。”安室透試圖勸說。

“那有什麼關係嘛……”津島修治語氣低沉,絲毫不在意。

“再多帶一套就好了嘛。”他懶散的打了個哈欠。

安室透:……

“如果你堅持的話。”他放棄勸說,選擇妥協。

反正卡奧都不在意,他乾嘛要替他煩惱呢。

安室透:與我無關/深沉。

“你要跟我一起去哦,波本。”津島修治語氣自然。

“?我以為你可以一個人去?”安室透疑惑。

“不可以哎,畢竟波本不去的話,就冇人給我當司機了哎。”津島修治趴在沙發上,一邊打著遊戲,一邊頭也不抬的說道。

安室透:……

“所以我隻是個司機嗎?”他扯著嘴角強顏歡笑道。

不能對卡奧動手,冷靜,冷靜,這傢夥是代號成員。

組織對他很看重。

“不是啊。”津島修治疑惑都看著他。

“這樣……”就好。

安室透話還冇說完,就被打斷了。

“波本你不是廚師嗎?彆忘記自己的本職啊~透君~”少年善意的提醒道。

安室透:……果然不該對你抱有期待的,卡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