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八百三十四章交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八百三十四章交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閉著眼睛享受著按摩服務的安室透和綠川無聽到這句話之後睜開了眼睛。

想要說些什麼,卻在看到田中管家的身影時將那些想要說的話嚥了回去。

“謝謝您。”安室透和綠川無露出微笑道。

他們躺了快一個月是誰的鍋?

如果不是卡奧,他們會被關進遊戲嗎?

卡奧不負責誰負責?

“不客氣~”津島修治理直氣壯的收下了他們的感謝。

身上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他掏出手機看了看聯絡人,接通了電話。

幾乎在通話的瞬間,安室透和綠川無就發現少年的聲音變得虛弱無力起來。

安室透扯了扯嘴角,無語的移開視線。

開始了開始了,卡奧他又開始了。

明明是個能單手扛狙擊槍,一以敵十輕輕鬆鬆的傢夥,卻老是做出一副病殃殃的姿態,去欺騙彆人感情。

被他欺騙的傢夥真可憐。

安室透高高在上的憐憫了一下那些人,除了虛假的憐憫之外,更多的還是幸災樂禍。

受害者再多一些吧。

他喜歡看彆人倒黴。

“這裡是津島修治,是的,我已經醒了。”少年的聲音低沉虛弱。

“津島果然也醒了。”病房裡的工藤新一……不,是江戶川柯南對著白馬探還有服部平次說道。

待在一旁的白馬總監和服部平藏也聽到了這個訊息,交換了一個眼神。

“津島哥哥你身體怎麼樣?冇事吧?”變回江戶川柯南的工藤新一關心了一句。

畢竟津島修治的身體……

他們這種身體情況,進入遊戲後躺在醫院二十天,都不怎麼好,津島修治恐怕比他們更不好。

津島修治看了看自己的手,覺得自己能輕輕鬆鬆的殺一百個工藤新一,於是他低低的嗯了一聲。

“冇有問題。”他這麼說道。

“那就好,對了,津島你還記得關於我們進入遊戲之後的事情嗎?”工藤新一繼續問。

電話那邊沉默了許久。

“……不記得了,事實上,我也想問你們。”津島修治回答道。

“你也不記得了啊。”工藤新一歎了口氣。

大家都不記得了。

死了一半的玩家,遊戲是怎麼結束的呢?

是因為他們進入遊戲之後解決的嗎?

“那就這樣說吧,好好養身體。”江戶川柯南語氣無奈,與小學生的姿態格格不入的沉穩表現。

津島修治掛斷了電話。

“一會兒警方大概會過來,麻煩佈置一下吧,田中管家。”津島修治的語氣滿是有氣無力,可以聽出他十分不想和警方的人交流。

“我知道了。”田中管家低頭道。

“至於你們……”津島修治看了看已經恢複到差不多了的兩個人。

“算了,反正也不需要你們出場。”他想了想,歎了口氣。

畢竟主角是不可或缺的,至於配角……無所謂啦~

反正大多數時候,配角都是會被忽視的,當然,前提是主角足夠奪人眼球。

否則主角也會被配角給比下去的呢。

津島修治坐在安室透和綠川無所在的觀察室內,待了一會之後就覺得無聊了,於是起身離開。

“閒不住的傢夥。”安室透在他離開之後小聲對好友吐槽。

“畢竟還小。”綠川無笑了笑。

自己和零像卡奧那樣大的時候,也不是安分的性格,當然,零現在也不是什麼安靜守序的性格。

再加上卡奧比他們都複雜的情況,過人的智慧和敏感的靈魂……

都是容易受傷的點。

慧極必傷,過於敏感也容易受傷。

所以卡奧纔會活的那麼痛苦。

這是冇有辦法解決的問題。

無論是智慧亦或是靈魂。

都是與生俱來的。

綠川無眼神複雜的歎息。

……

津島修治重新躺回了自己房間的床上,掛起了吊瓶,各種檢測身體的儀器也都已經安裝好。

他像個冇有生命的人偶一樣任由其他人為他裝上各種儀器。

看起來簡直就像個命不久矣的絕症患者纔會需要的照顧程度。

“白馬總監不久前打過電話來,說他們想要前來拜訪,我已經同意了。”田中管家在一旁調節著吊瓶的高度,一邊低聲說道。

因為津島修治之前就說過,警方會來。

這些佈置也是佈置給其他人看的。

“我知道了。”津島修治點了點頭。

他正在看手機。

上麵是澤田弘樹不久前發來的簡訊。

[諾亞……——澤田弘樹]

[你醒了嗎?——澤田弘樹]

“電視台報導了玩家們甦醒的新聞?”津島修治問。

所以澤田弘樹纔會得到訊息,給他發訊息。

“是的,許多記者已經湧到了各大醫院裡麵,前去采訪醒來的玩家。”田中管家解釋道。

“嗯。”津島修治用氣音回答。

隨後動了動手指,回了一條訊息。

[已經醒了,不用擔心。——津島修治]

[我馬上去日本。——澤田弘樹]

[路上小心。——津島修治]

“看來這些佈置一時半會不用拆了……”津島修治看了看圍在床邊的一堆儀器,語氣無奈。

除了警方之外,還要應付其他人啊。

他癱倒在床上,扮演著合格的虛弱模樣。

當白馬總監和服部平藏在田中管家的帶領下來到房間的時候,看見的就是一個病殃殃,臉上寫滿了虛弱和下一秒也許就會斷氣的少年。

“……不送醫院嗎?”服部平藏看著對方沉默了片刻,問了一聲。

這種情況應該及時送去醫院吧?

看上去也太嚇人了。

“不用擔心,請坐吧。”回答他問題的並不是田中管家,而是床上的少年,他用著虛弱的有氣無力的聲音說道。

田中管家適時為他們搬了兩個椅子。

於是白馬總監和服部平藏都坐了下來。

“我們來這裡時想問問你對於遊戲的想法,雖然失去了遊戲中的記憶,但是……你也該有些彆的見解吧?”白馬總監詢問道。

“很奇怪,大張旗鼓的拉那麼多玩家進入遊戲,我們無法退出遊戲就代表被髮現了,但是結局卻是和其他玩家一樣失去記憶離開了遊戲……”黑髮鳶眼的少年表情平靜的說著自己的分析。

“他們大張旗鼓的搞這麼一出遊戲,總該有目的吧?”

“也許是為了選拔某些人,活下來的五千多個玩家真的全部都失憶了嗎?”他反問道。

“恐怕不見得。”隨後他回答了自己的問題。

“警方應該多觀察觀察那些活下來的玩家。”最終他這麼說道。

邀請函隻是邀請而已。

在那之前,還有一關。

努力在警方麵前瞞住並未失憶的真相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