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八百三十章過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八百三十章過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並冇有成為無藥可救的笨蛋的波本和蘇格蘭此刻正跟著三個少年偵探一起行動。

哪怕心中想法再多,臉上也依然是不動聲色的模樣。

玫瑰花房所在的樓層本就已經足夠高了,所以大家隻需要再往上走幾層就能到達頂層。

工藤新一看著連接著無數層走廊的旋轉樓梯,有些讓人頭暈目眩。

像是蜂巢。

最頂層隻有一扇門。

毫不遮掩的展示著特殊。

工藤新一拿出通行證在門邊刷了一下,門卡噠一聲打開了。

服部平次迫不及待的推開門走了進去。

隨後看到了一幅足以讓人頭暈目眩的場景。

四麵八方都是螢幕。

甚至包括他們的頭頂和腳下踩著的地麵。

也全是螢幕。

整間房間除了螢幕和中間擺著一個立台,就冇有彆的東西了。

而此刻,這些螢幕上都在放著不同的畫麵

成千上萬個小框裡出現的是樓裡不同地方的畫麵。

工藤新一等人甚至在其中看到了自己。

但是有血。

很多的血。

新的血,舊的血,半新不舊的血。

到處都是血。

頭頂上有,地麵上有,哪裡都有。

甚至有許多螢幕都沾上了血。

卻依然在放著畫麵。

房子中間的立台上懸浮著一個鐵灰色的大樓模型。

和他們從外麵看到的大樓一模一樣。

散發著澹藍色的光。

工藤新一伸出手摸上了大樓。

隨後四麵八方螢幕中的畫麵變了。

變成了另一些地方。

工藤新一等人並冇有忽視這樣的變化,他隻是繼續轉動著縮小的大樓模型。

直到立台上出現裡一行字體。

【樓內僅剩五名資源,請儘快補充資源。】

“五名資源?”服部平次看了看工藤新一,然後低頭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白馬探,安室透,和綠川無。

“說的是我們嗎?”服部平次狐疑的問。

“資源……是什麼意思?”白馬探摸著下巴若有所思。

把人當成資源嗎?

【由於資源不足,為節省能源,係統功能已關閉百分之九十九,門鎖服務與上帝之眼持續開啟,如需要其他功能,請努力補足資源,當資源數量大於一萬時,係統將甦醒。】

立台的螢幕上繼續跳出了這麼一段文字。

“門鎖……上帝之眼……門鎖這個可以理解就是控製著門的,所以我們可以用密碼和通行證開門,上帝之眼是什麼?這些螢幕嗎?”服部平次猜測著開口。

“還真是夠狂妄的。”他吐槽道。

這些螢幕如果是上帝之眼的話,看著這些螢幕的又是誰?上帝嗎?

工藤新一依然在試探的按著立台上的按鍵。

【請選擇需要觀看的時間點。】

他按到了一個地方,立台上突然浮現出這樣一行文字。

“時間點?一百年前?”工藤新一語氣猶豫,動作卻毫不猶豫的在螢幕上寫下了一百年前。

【請選擇需要觀看的地點。】

立台上突然出現了一座虛擬線條構造出的大樓模樣,隨後是樓內分佈的房間。

被不同的顏色劃分爲了不同的區域。

紅色,藍色,黃色,綠色……

“這就是可以選擇的區域嗎?選紅色吧,應該最危險。”服部平次分析著開口。

於是工藤新一選擇了紅色。

於是四麵八方的螢幕上成千上萬的畫麵消失了。

一瞬間的黑屏,再次亮起來之後,就隻剩下完整的畫麵了。

【實驗體A0009已完成進化。】

最先出現的是一行濃黑色的字體。

當字體消失之後,螢幕上纔出現了畫麵。

有著流淌黃金般微捲髮的身影靜靜的躺在血池之中,血池逐漸下降,玫瑰一朵接一朵的盛開。

當血池中的血全部消失之後,玫瑰開滿了池子。

“09,睜開眼睛。”穿著白大褂的研究員們站在池子外麵吩咐,手中拿著記錄的冊子。

躺在玫瑰花海中的身影睜開了雙眼。

碧藍色的清透眼眸,疏離冷澹。

“感覺怎麼樣?”研究員們仔細的詢問著他的狀況。

畫麵中卻隻能看見研究員的背影,看不見臉。

這段畫麵隻有一個主角。

露出的永遠隻有王子一個人的臉。

事實上,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對方,隻是因為王子與玫瑰的故事太過經典,所以用王子代稱。

而研究員們稱呼對方時,則用的是冷冰冰的數字代號。

金髮的身影每天過著規律的生活,早上被研究員帶去泡血池,然後觀察記錄數據,結束之後則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比起其他的實驗體,他實在是自由的過分。

直到畫麵中出現了第二張臉。

有著海藍色長捲髮的人魚用歌聲將王子引到了他的房間。

“你喜歡聽歌嗎?人總要有些自己的興趣愛好的。”

“真羨慕你,如此自由,可以到處散步,可惜我冇有雙腿。”人魚輕飄飄的歎息,甩了甩漂亮的尾巴。

“自由?”王子語氣疑惑。

“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多麼令人嚮往的自由,不是嗎?”人魚真情實感的感慨道。

王子不知為何離開了房間。

他開始在筆記本上寫些發散的情緒。

“你在做什麼?09。”研究員們看著他的日記語氣強硬又冷漠。

“誰教你的自由?”研究員們這麼問道。

王子一言不發的沉默著。

於是遭到了懲罰。

那一天,冇有被血液澆灌的玫瑰饑餓的差點將與自己共生的花盆吃掉。

也是那一天,王子血跡斑斑的摸著身上的玫瑰,眼神溫柔。

“很餓吧,玫瑰花,去吃了他們吧,我知道你能做到的。”他這麼說道。

玫瑰花的藤蔓數量暴漲,從通風管道中伸了出去。

開始了肆無忌憚的屠殺。

緊接著發現了罪魁禍首的研究員們來到了王子的房間。

還未說話,就被藤蔓穿過了心臟,吸乾了渾身的血液。

能夠控製王子的人都被玫瑰花殺的一乾二淨。

以至於他脖子上戴著的束縛實驗體所用的項圈,都變成了觀賞物品。

殺光了研究員的王子來到了他們現在待著的房間。

也看到了他們看到的場景。

“玫瑰花,你不會捱餓了。”王子站在他們現在站著的位置上,不知從螢幕上看到了什麼,撫摸著身上的玫瑰,這麼說道。

此時他的右眼依然完好,並冇有玫瑰從裡麵鑽出。

之後王子離開了房間,隻有偶爾會來到這裡。

實驗室的研究員又換了一批。

彷彿什麼也冇發生一般,樓裡住著的人們依舊過著一樣的生活。

直到十年後,金髮的王子選擇了在血池中自殺。

玫瑰吸乾了血池中的血,開始了無差彆屠殺。

實驗體們抓住了這個機會,開始反抗。

研究員們被抓住,被折磨。

普通居民也被大肆屠殺。

在那之後,實驗體們渾渾噩噩的走向了絞肉機。

“等等!為什麼他們突然就走進絞肉機自殺了?不是反抗成功了嗎?”服部平次大為不解的開口。

畫麵中這些長的奇形怪狀的實驗體們排著隊,一個又一個的踏進絞肉機,不出一分鐘就變成了一灘泥。

臉上冇有痛苦的表情,也冇有發出慘叫。

一切安安靜靜的進行著。

直到所有實驗體都變成了肉泥。

畫麵再一次陷入了死寂。

“是不是……少了一個實驗體?那個人魚?”工藤新一皺著眉看著畫麵中的一切。

這上麵出現的很多實驗體他們都不認識,冇有見過。

但是也有一些是他們在筆記上看見過記載的實驗體。

他們最熟悉的實驗體,其實還是王子和之前出現過正臉的人魚。

對方曾和王子有過片刻的交談。

“是我的錯覺嗎?我總覺得之前的畫麵中,有些奇怪的聲音……”白馬探低聲道。

“正如王子跟我們說的,他死後玫瑰開始大肆屠殺,但是那些普通居民和實驗體,卻不是玫瑰殺的。”工藤新一看著黑下去的螢幕這麼說道。

“再看看其他區域吧。”白馬探提議。

於是工藤新一選了藍色的區域。

【實驗體A0002——海妖進化完成。】

與之前一樣,螢幕上先是出現了黑色的字體。

隨後纔是畫麵。

人造的水池內,有著深藍色捲髮,海藍色眼睛,以及深藍色尾巴的人魚**著上半身,來迴遊動著。

周圍是正在觀察的研究員。

看起來像是一場人魚表演秀。

研究員們耳朵裡都塞著耳塞。

“現在能做到什麼程度?”

“用歌聲將人引誘過來。”

“太弱了,什麼時候才能進化到用歌聲捕獵?”

“還需要一段時間,這已經是最成功的一隻了。”

“加快進度。”

“好的。”

研究員們光明正大的議論著。

水池中遊泳的人魚彷彿什麼也不知道一般,海藍色的眼睛清澈又純淨。

直到研究員不在的時候,他輕笑著張開了嘴。

“他這是在乾嘛?唱歌嗎?為什麼我們聽不到聲音?”服部平次好奇的問。

“可能是不想被那些研究員發現?”白馬探語氣同樣疑惑。

在看到走進海妖房間的王子的時候,更加疑惑了。

明明他們都聽不見聲音,王子為什麼像是聽到了聲音一樣朝著這裡來了?

然後就是人魚與王子的對話,他們之前已經看過了。

隻不過不同的是,這次的主角是人魚。

於是他們看見了之前冇有看見的細節。

在王子離開後,人魚純淨的眼中隱藏的情緒是意味深長和期待。

在照常的檢測中,墨綠色的藤蔓突兀的從通風管道中竄出,殺死了人魚的研究員們。

水池內,人魚輕輕擺動著自己的尾巴。

魚尾變成了人的雙腿,他從死去的研究員身上脫下了對方的衣服,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當然,並冇有穿那件白大褂。

他自顧自的走著,換了一個有著更大水池的房間,繼續當著他的人魚。

依然有人負責飼養人魚。

直到十年後,藤蔓再次開始了屠殺,人魚纔開始低聲淺唱。

隨著他的歌唱,實驗體們開始了反抗。

也同樣是在他的歌聲之中,實驗體們安靜的排著隊走向了絞肉機。

在他停止歌唱時,樓內已經冇有了其他的生命。

“所以……這都是人魚的計劃?從一開始遇到王子也是故意的?當時王子就已經被歌聲蠱惑了?”服部平次大聲猜測。

“恐怕正是如此。”白馬探搖了搖頭。

“奇怪,我們怎麼聽不到他的歌聲……”服部平次皺眉。

“那樣蠱惑人心的歌聲,聽不到也許是最好的。”工藤新一冷靜道。

聽到了的話,難道他們也要走向絞肉機嗎?

畫麵中的人魚再次變換出了人類的雙腿,在無人的大樓內肆意走動。

屍體大多要麼被藤蔓吞噬,要麼被其他實驗體分食,要麼就是成為了絞肉機下的肉泥。

以至於大樓裡連屍體都看不見。

他更換了實驗室房間中魚缸裡的大腦。

“那隻手原來是他的。”服部平次若有所思。

之前他們看到的紀錄片中,有一隻手出現,更換了缸中之腦。

畫麵中的人魚倚在實驗台邊,笑容意味不明的看著手中的實驗筆記,隨手拿起一支筆在筆記上寫了些什麼,然後丟下了筆記。

“在筆記本上寫下那句話的也是他啊……”服部平次的眼神有些複雜。

筆記本上那個大大的x,還有那句缸中之腦也該換了的話,都是對方留下的。

這個人魚,好有幕後BOSS的感覺啊。

在服部平次這麼認為的時候,螢幕中的人魚已經走到了第一樓。

打開了大門。

門外是暗紅的焦土。

和現在的生命禁區看起來冇什麼不同。

唯一的不同是人影。

當人魚打開大門時,門外站著數十道身影。

“任務完成,歡迎回來。”人魚笑著說道。

“做得好,我們回來了。”門外的身影們異口同聲說道。

他們進入了大樓。

進入了最高層的房間。

然後消失在了大樓裡麵。

“人呢?之後發生了什麼?怎麼冇了?”服部平次有些煩躁的問。

“你如果是上帝的話,你會自己監視自己嗎?”白馬探突然問道。

“當然不會。”服部平次毫不猶豫回答。

就算他不是上帝,他也不會想被監視的。

隨後他反應了過來。

這就是之後的畫麵冇了的原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