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八百二十九章都是假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八百二十九章都是假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為了爭奪這些東西所以大打出手最後都死掉了嗎……看來很重要啊……”

“不過剪刀和匕首都是可以傷害玫瑰的武器,通行證更是能進入大樓任意房間,的確是很重要的道具。”工藤新一表情凝重的說道。

所以那些人自相殘殺也很正常了。

想必他們也知道這些東西很有用吧。

也就是說,那些參與搶奪的人,知道王子的存在和地位。

隻可惜他們已經死了。

否則還能再獲得彆的情報。

“既然藤蔓已經……那我們就走旋轉樓梯吧,有通行證在應該沒關係。”工藤新一說到藤蔓時停頓了片刻,然後略過了話語,朝著大門走去。

至於這個房間,已經冇什麼好查的了。

在藤蔓全部散去的時候他就看過了。

除了他們坐過的那套桌椅,還有書架書桌,甚至還有一張不小的床,除此之外什麼也冇有了。

書架上甚至冇有書,一本也冇有。

而現在藤蔓又再一次覆蓋了整個房間,想要搜查的話隻能將藤蔓們扒拉開,還是算了。

打擾彆人睡覺可是會被揍的。

他們從這裡得到的已經夠多了。

“走吧。”工藤新一打開了房間的門,站在走廊上抬頭朝上看去,卻發現他們此刻已經到了高層。

“果然,早就該想到的,王子肯定住在高層嘛。”服部平次摸了摸頭髮大大咧咧的說道。

“省了好多往上爬的時間。”安室透語氣帶著些許滿意。

“快點,再耽誤下去,修治少爺可能已經慘遭毒手了。”他臉色不怎麼好看的催促道。

工藤新一等人一時差點搞不清對方究竟是擔心津島修治,還是在詛咒對方。

卻還是跟著加快了速度。

……

“演技還真是一個比一個好,卡奧你是不是帶著他們上了演技培訓課?”布朗克斯忍不住感慨。

蘇格蘭和波本兩個人的演技,演的和真的一樣。

什麼從屍體上找到的東西……

如果他們不知道實情的話,說不定就真的信了。

當然,最讓他們歎爲觀止的,還是卡奧的演技。

“是哦,我給他們報了演員的基礎課程,布朗克斯你們也要報名嗎?”津島修治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說道。

“我都要懷疑王子是真實存在的了。”布朗克斯感歎道。

然而他們都知道。

是虛假的。

那個和玫瑰一同陷入沉睡的王子,是卡奧扮演的。

“他的確是真實的存在,隻不過我說過了,他早就已經成功自殺死掉了,死掉的意思就是指,無論玫瑰再怎麼挽留,他也不可能複活。”黑髮鳶眼的少年轉而改變了模樣,變成了金髮藍眼,右眼開著玫瑰的模樣。

“我隻是稍微借了一下他的身份而已,順便為他補充了一下故事,如何,最後的結局很淒美吧?”他摸著右眼處的玫瑰,輕笑著問。

“那麼真實的過去是怎麼樣的呢?”布朗克斯問道。

卡奧演出來的王子和玫瑰那麼淒美,真實的過去是否也是如此呢?

“真實的過去……你們真的要聽嗎?”繃帶替換了盛開的玫瑰,黃金的髮絲化作黑色,碧藍清透的眼眸化作暗沉冷漠的鳶色,恢複了自己模樣的少年漫不經心的詢問。

真實往往冇有那麼美好。

“反正隻是個故事而已,就算是真的,你覺得我們會心疼嗎?”威雀輕哼著說道。

“既然這樣的話,故事時間到,大家聽好了……”津島修治坐正了身體,拍了拍掌。

藤蔓慢慢的再次纏繞在他身上。

“A級0009號實驗體——小王子,製造方法,在選好的實驗體身上劃開上百刀,將特彆培育的玫瑰花種埋進他體內,等到玫瑰花種與他的血肉徹底長在一起,生根發芽,與玫瑰花融為一體,可以儘情掌控玫瑰花時,實驗也不算成功。”

“玫瑰花需要用人血澆灌才能開出漂亮的花,它們的養料是人肉,王子是它們的花盆,玫瑰花不會砸碎花盆,所以開始反哺王子,用從其他人那裡剝奪的人血與生命反哺給王子。”

“從玫瑰開始反哺的時候,實驗纔算是成功。”

“王子和玫瑰達成了完美的共生關係。”

“然後王子控製著玫瑰和其他的一些成功實驗體一起,殺死了研究員,發起了一場變革。”

“他們闖入了幕後,殺死了那些人,之後……成為了幕後。”

“玫瑰需要養料,否則就會死亡,王子需要供養玫瑰,否則饑餓的玫瑰會將王子徹底吸乾。”

“於是成為了幕後的王子用著樓裡的其他人餵養著玫瑰。”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

“後來他厭倦了這樣的行為,選擇了自殺。”

“在他死後,玫瑰吃掉了他的身體,失去了花盆的玫瑰開始肆無忌憚的生長,汲取生命。”

“吃光了所有人的玫瑰也被困在樓裡,陷入了自我沉寂。”

“它們是被我的血喚醒的,現在是屬於我的玫瑰哦。”津島修治摸貓似的摸了摸一旁乖巧聽話的藤蔓。

“故事時間結束,現在是提問時間。”

“真實的過去,和我演出的虛假故事,你們更喜歡哪個呢?”他微笑著看向布朗克斯等人的方向。

“都不錯。”布朗克斯思考了片刻,給出了回答。

“真實的更加殘酷,虛假的更有故事性。”內格羅尼評價道。

“這麼殘忍的共生關係,被你演的那麼淒美,簡直就像是王子與玫瑰相愛一樣……”威雀搖了搖頭。

“你怎麼知道王子不愛玫瑰呢?他當然是愛著玫瑰的,所以纔會從勇者變成了魔王,用他人餵養玫瑰。”津島修治摸著藤蔓,看著藤蔓小心翼翼的模樣,他主動將玫瑰的刺按進了自己手掌。

“隻不過這樣的愛變成了囚籠,也變成了日複一日的自我折磨,他最終無法承受的選擇了自己死去。”

“即使他死去了,玫瑰也不會死去。”他看著一動不動,不敢汲取他鮮血的玫瑰,露出了倦怠的表情,收回了手。

“波本和蘇格蘭他們也不知道有冇有認出來那個王子就是你……”布朗克斯語氣調侃的笑著說道。

“認出來了哦,所以波本纔會那麼沉默寡言嘛,說不定心裡已經氣死了哦。”津島修治微笑著開口。

“而且我給的暗示很多嘛,為什麼玫瑰開在右眼呢?因為我右眼纏著繃帶嘛,為什麼王子會知道他們身上有剪刀和匕首呢?因為是我給的嘛……”

“如果這都認不出來的話,波本和蘇格蘭真的是無可救藥的笨蛋呢。”津島修治雙手一攤,語氣滿是無奈的說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