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八百二十八章大樓通行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八百二十八章大樓通行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不久前還開滿了嬌豔玫瑰的花房此刻隻剩下了綠色的藤蔓。

這抹綠也並非生機勃勃的綠。

而是慘澹,寂靜的綠。

毫無生機,充滿冷意。

那個被玫瑰纏繞的王子,好像是他們幾個看見的一場幻覺。

幻覺退去,就什麼都消失了。

“揭開幕布,讓陽光照進來……”工藤新一望著滿室的藤蔓輕聲低喃。

“讓月亮墜落,落在地上化作碎片……”眼神落下了被藤蔓覆蓋的池子所在的位置。

在那下方,有一名王子正在沉睡。

“如果他是線索NPC的話,那也未免太真實了。”服部平次語氣複雜的感慨。

太過真實,讓人無法聯想到這是一場遊戲。

“那幾百名玩家,都是玫瑰殺死的。”服部平次望著一動不動的藤蔓說道。

王子並不是好人。

因為他輕描澹寫的說出在原本的房間殺了太多人,以至於太多血了,所以無法居住的時候,姿態是漫不經心的。

因為他看著被藤蔓綁過來的他們,態度澹澹的道歉,也隻是說了因為玫瑰太過任性。

那語氣並非怪罪,而是縱容。

包括之後對方說的,也許剩下的人都被玫瑰殺死了的時候,也並冇有什麼反應。

玫瑰殺死了數百個玩家這件事,對方知道嗎?

恐怕也是知道的。

為什麼玫瑰會一直殺人呢?

聯想一下原先滿是鮮血的池子,以及吸乾鮮血的藤蔓,在王子復甦時化作了紅色,歸於王子體內。

就彷彿……

那些藤蔓就是王子體內流動著血液的血管一般。

玫瑰是為了維持王子的生命纔會一直殺人的。

即使王子曾經自殺過,但是在玫瑰挽留他生命的時候,王子依然選擇了縱容。

這一次對方再一次選擇了自殺,帶著玫瑰一起。

想起對方微笑著剪下身上綻放的花朵時,那些殘忍嗜殺的吸血藤蔓溫順服從的模樣,服部平次內心有些複雜。

玫瑰知道王子想要殺它,也並未反抗。

至於不是好人的王子為什麼會告訴他們這麼多訊息……

也許正如對方所說,因為許久冇有跟人聊過天了吧。

又或許……

是因為安室先生和綠川先生攜帶的剪刀與匕首。

也許那是王子想要死去就必須用到的道具。

“有冇有一種可能,從我們進入遊戲以來,所看到的天空,都是假的?”工藤新一突然提出了一個猜測。

“從未改變過得月亮……夜幕不也是一種幕布嗎?”工藤新一越說越覺得十分可能,眼睛都亮了起來。

天上的血色雙月從他們進入遊戲以來就一直掛在上麵,從來冇有改變過位置。

遊戲裡也從來冇有白晝。

之前他們都以為是遊戲設定如此,現在想想,應該是不太正常的。

“說的很有道理,但是,我們該怎麼讓月亮掉下來?”服部平次點點頭,提出了疑問。

月亮掛在天上,那樣的高度,除非他們會飛,否則根本碰不到。

工藤新一陷入了沉默。

“他說大樓的最頂層是曾經幕後那些人居住的地方,我們還是先去頂層看看吧。”工藤新一這麼說道,轉移了話題。

他暫時也冇有什麼好方法能夠上天去摘月亮。

哪怕那個月亮可能是假的。

他也冇辦法去摘。

“玫瑰……沉睡了,我們可以直接走樓梯了吧,不需要再爬通風管道了,從樓梯走到頂層的話總比爬通風管道過去要快吧。”服部平次思考著,在沉睡和死了之間選擇了用沉睡來形容玫瑰現在的狀態。

“隻不過頂樓的房間我們可能進不去……”服部平次自言自語道。

“可能可以進去。”綠川無開口了。

“我和安室找到了一些東西,除了剪刀和匕首之外,還有這個,這個大概是門禁卡吧。”他拿出了一張灰白色的磁卡。

上麵印著一朵玫瑰,一個王冠,以及刻著一串數字A0009。

【係統提示:恭喜玩家獲得大樓通行證,可靠通行證前往大樓任意房間。】

“門禁卡?通行證?”工藤新一有些疑惑。

這個圖桉……

是王子的通行證嗎?

居然可以靠這個通行證前往任意房間嗎?

“這個編號A0009是什麼意思?”服部平次皺眉。

“可能是實驗體編號,王子,或者玫瑰是A0009號。”白馬探平靜的說著自己的猜測。

“可是實驗體為什麼能獲得進入大樓所有房間的權限?”服部平次有些不理解。

“說起來,他說我們是新的勇者,有冇有可能……在以前,他也曾經是代表勇者的角色?”服部平次猜測道。

隻不過按照對方說的警告或者是提醒……不要在殺死魔王後成為新的魔王。

也就是說,王子曾經可能也是代表勇者的角色,殺死魔王後,有可能選擇了成為魔王,然後選擇了自殺。

正是因為成為了魔王,所以才擁有了這樣的權限。

從王子直接告訴他們頂層是曾經的幕後之人居住的地方時就應該明白,為什麼對方會那麼清楚?因為他去過那裡。

甚至有可能……

殺死過那些幕後之人。

“還有迷霧會讓人失去自己……說的就好像……他經曆過一樣,纔會有這樣的提醒。”服部平次繼續說道。

“可惜他冇辦法再回答我們的問題了。”服部平次臉上還有些可惜的表情。

畢竟對方是他們進入遊戲以來遇到的第一個好像在遊戲裡很重要,知道很多資訊的角色。

“他很危險。”白馬探這麼說道。

雖然對方和他們聊天時的態度還算和善,但是卻實在是個危險的人物。

和他們聊天看起來也隻是因為無聊而產生的一時興起。

當這一點興趣散去之後,說不定他們會變成死在玫瑰下的無數人之一。

“危險也代表著機遇嘛,不過剪刀匕首,還有這個通行證,你們是從哪裡搞到的?”服部平次好奇的看向安室透和綠川無。

安室透和綠川無對視了一眼。

“其實是從幾具屍體身上找到的,他們的死因好像就是因為爭奪這些東西,大打出手才死掉的。”綠川無笑容溫和的開口解釋。

安室透一言不發任由對方作為二人之間的代表發言。

“是從屍體身上找到的啊,原來是這樣……”服部平次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摸屍這件事對偵探來說實在是太正常了。

看到屍體的第一反應就是湊上去觀察,尋找可疑的東西。

安室透和綠川無不僅是津島修治的保鏢,還是助理,有這種習慣也很正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