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八百二十二章偵探今天也在求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八百二十二章偵探今天也在求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服部平次:所以我們是在被那些吸血藤追殺嗎?

白馬探:情況有點不妙。

工藤新一:能來我這裡嗎?

服部平次:我想想辦法。

白馬探:希望在被那些藤蔓吸乾之前能逃掉。

安室透:我們也遇到了安全的房間。

服部平次四肢並用的在通風管道裡迅速爬行,臉上的表情滿是緊張,光是看著他的眼神和表情,就讓人感覺到壓抑的氛圍。

身後的不知何物抽擊在通風管道的牆壁上發出的碰撞聲。

像是某種硬物才能發出的清脆聲音,而非人體碰撞發出的沉悶聲響。

他來到了工藤新一所待的房間上方的通風管道邊,隨後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團隊地圖上,兩個綠色的小點位置重疊了。

“……好巧。”服部平次跟房間裡的工藤新一開了個玩笑。

“這間房間有甚麼線索嗎?”他問第一個進入房間的工藤新一。

絲毫不懷疑工藤新一到底有冇有檢查過房間。

對於尋找線索的偵探來說,進入一個新的地點,第一件事肯定是搜尋一遍,看看有冇有有用的資訊。

“你自己看吧。”工藤新一指了指牆壁。

與他們進入過的其他房間不同,這間房間的牆壁上濺滿了暗沉的血跡。

不止是牆壁,甚至包括床鋪,桌椅,書架,乃至書架上的書,都有著或多或少的血跡。

幾乎將整個房間都染成了紅色。

“這個出血量……死的不止一個人吧。”服部平次看著牆壁上那一層厚厚的乾了的血漿,用手觸碰時還能剝落下一塊深褐色的物體,然而即使剝落了一層,下麵依然還是深褐色的。

已經看不出牆壁原本的鐵灰色。

整個房間都瀰漫著一股腐臭的味道,與此同時,還有一股若隱若現的香味。

“我都懷疑這個房間會不會藏著屍體。”服部平次猜測道。

“我找過了,冇有。”工藤新一給出了否定的回答。

“那還有什麼彆的線索嗎?彆告訴我你第一個來什麼都冇發現。”服部平次這麼說道。

“你可以自己搜搜看。”工藤新一表情複雜。

他倒是找到了一點東西。

“我隻找到了一張遺書。”他語氣微妙道。

“遺書?”服部平次扭頭看來。

“浸滿了血,已經不能看了。”工藤新一捏著一張紙的一角,小心翼翼的展示著它的真麵目。

三分之二的部位都已經浸滿了血變成褐色,字跡也都被血漿蓋住。

隻有隱隱約約的幾個字還能看見。

[死亡不是結束,而是獲得自由的開始。]

“被殺的?還是隻能殺了人之後自殺的?看房間的情形,我個人更偏向後者。”服部平次這麼說道。

不過比起遺書什麼的……

更關鍵的問題是——

“為什麼藤蔓會不敢接近這裡呢?”服部平次一手摸著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和香味有關嗎?”工藤新一猜測道。

這個房間除了一股腐臭味外,還有一股香味,感覺像是……

玫瑰熏香。

工藤新一的目光放在了一旁書架上的小盒子上。

他伸出手拿起了盒子,打開蓋子。

裡麵是滿滿一盒玫瑰花瓣和金色的髮絲。

不知為何這些玫瑰花瓣看起來就像是新鮮的,剛摘下來不久一樣。

鮮嫩豔麗。

那些髮絲像是真正的黃金一樣。

他的手中摸著盒子底部,突然將底部轉到麵前。

盒子的底部是鐫刻的字體。

[我的玫瑰,請與我一同沉睡。]

“這上麵說的玫瑰,不會是那些藤蔓吧?那些玫瑰藤是這個房間主人的?”服部平次猜測道。

“也許。”工藤新一不置可否。

通風管道內再次傳來了響動。

二人抬頭看去,剛好與正低頭往下看的白馬探對上了視線。

白馬探輕鬆的跳了下來。

“你們兩個有什麼發現?為什麼這裡是安全的?”白馬探問。

“發現了一封不能看的遺書,還有一個裝著玫瑰花瓣和金色頭髮的小盒子。”服部平次這麼說道,示意對方自己看那兩個線索。

白馬探拿起了無法再看的所謂遺書,又拿起了盒子。

很快就看到了這兩樣東西上麵的線索。

“死亡不是結束,而是獲得自由的開始……”白馬探輕聲念著所謂的遺言。

“我的玫瑰……那些玫瑰藤居然是有主人的嗎?它們應該是實驗室出來的產物而已,所以它們的主人是名研究員?”白馬探猜測著。

“不過也有可能是和玫瑰一樣的的實驗體。”他又彷彿自言自語一般說道。

“我覺得更像是實驗體,如果是研究員的話,玫瑰藤不應該是這種態度,要知道,大部分研究員都是被實驗體殺死的,實驗體對研究員都是仇恨的態度,不可能是這樣小心翼翼不敢靠近的態度。”工藤新一一通分析道。

“的確……”白馬探和服部平次點頭表示同意工藤新一的推理。

“同為實驗體,為什麼會小心翼翼呢?如果盒子上說的是真的,玫瑰藤應該和對方一起陷入沉睡了纔對,為什麼還能活動?”服部平次提出了疑問。

“這個金色頭髮的實驗體,和玫瑰一起的話,我總是想到童話故事小王子上麵,小王子和玫瑰屬於彼此……”白馬探突然說道。

“所以那個小王子死了,玫瑰卻還活著,所以不敢靠近這裡?怕睹物傷情?還是近鄉情怯?”服部平次帶著調侃的笑容。

“讓它小心翼翼的,究竟是房間,還是房間裡的東西呢?”工藤新一也提出了疑問。

“要試試嗎?雖然可能試試就會死掉。”服部平次問。

“通風管道已經不安全的,如果它小心翼翼地真的是房間裡的東西的話,我們帶著東西就還能繼續從通風管道去彆的房間調查。”

“如果讓它小心翼翼的不是東西的話……我們可能會在通風管道裡麵變成三具被吸乾血的屍體。”白馬探分析道。

“先不進通風管道,去外麵看看。”工藤新一深吸了一口氣。

“在外麵的話,還能快速跑回來,在通風管道裡冇辦法逃跑。”他這麼說道。

“我來試吧。”服部平次一手遺書一手小盒子,十分主動的站了出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