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八百一十九章都被圈養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八百一十九章都被圈養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既華麗又腐朽的房間內,波本等人坐在房間,無聲的看著螢幕中各個玩家的表演。

當情報販子當的不亦樂乎,兩三下就挑起他人糾紛的籠目。

他甚麼都冇做,隻是在雙方的背後都推了一把,這一推,就把兩個人都逼上了絕路。

客戶死了,他依然是其他玩家眼中情報靠譜的情報販子。

至於奧斯頓……

紅髮的男人依然帶領著極光之翼的隊伍,金髮綠眼的少年也在其中。

他們之中的成員越發的多了,從外圍,到核心區域,他們遇到了許多次守序玩家被殺人玩家追殺的畫麵。

每一次,紅髮的青年都會第一個衝出去,而他的隊友們也支援著他的想法。

一個又一個玩家被極光之翼救下,自然而然的加入了極光之翼,跟著極光之翼行動。

邪惡玩家也會主動避開極光之翼。

因為奧斯頓以及許多職業玩家很強,還有極光之翼的人很多。

極光之翼的人看奧斯頓的眼神就像是在黑暗中看見了光,跟在對方身後的樣子也像是在追逐著光的腳步。

在生命禁區之中,還能有這樣以拯救他人為目的的人存在,實在是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看啊,英雄的人格魅力。”黑髮鳶眼的少年端著茶杯,看著畫麵中紅髮的男人,語氣輕飄飄道。

“你在羨慕嗎?魅力這種東西你也有,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波本好笑的看了他一眼。

“隻不過是惡黨的魅力。”他調侃的語氣說著肯定的話語。

卡奧是深淵,並非是邪惡或善良就能給出定義的存在。

但是毫無疑問,對方身上所謂的魅力和吸引力都比那個英雄要大的多。

甚至讓人覺得詭異無法抗拒的吸引力。

“善良有善良的魅力,邪惡有邪惡的魅力,我們是極致的惡人呢。”津島修治彎起鳶色的左眼微笑著道。

換而言之,就是極致的魅力。

藤蔓小心翼翼的纏繞在籠子的欄杆上,點綴著單調的籠子。

有了荊棘玫瑰的纏繞之後,更像是一個精緻華麗的囚籠了。

“奧斯頓,還有這三個,到底誰更善良呢?看起來奧斯頓更像是合格的救世主啊。”波本意味不明的說道。

“奧斯頓更像是傳教的呢,工藤新一三個人纔是我選好的救世主,拯救一些人的生命可算不上是救世主,隻是好人罷了,救世主最重要的是拯救世界啊,奧斯頓做不到的。”津島修治搖了搖頭。

“無名的救世主?與世界為敵的救世主嗎?”蘇格蘭順著少年的思路想了想,笑著問。

“這樣不是更有戲劇性嘛,救世主成長的過程中就是充滿了重重阻礙啊,即使被針對打壓,依然堅強樂觀……”津島修治攤手道。

劇本不都是這樣的嗎。

“的確是這樣,在其他人不知道的地方,有人為了拯救他們,正在努力尋找線索呢,的確很符合無名的救世主啊。”布朗克斯笑了笑說道。

“叮,恭喜玩家工藤新一,服部平次,白馬探打出結局——拯救世界之人,遊戲結束。”津島修治清了清嗓子,學著係統提示開口。

“這個結束語怎麼樣?到時候就這麼通知吧。”興致勃勃的說道。

“你開心就好。”波本無所謂道。

“希望聽到這個提示的人會開心吧。”蘇格蘭語氣微妙道。

“都已經成功拯救了世界,他們肯定會開心的啦。”津島修治擺了擺手,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

蘇格蘭想了想死去玩家的數字,內心搖了搖頭。

即使最後成功拯救了世界,那些偵探也不會開心的。

因為還是有很多人死了。

正義的人就是如此,會因為無能為力或冇來得及拯救他人而怪罪自己。

不過這些都和他們冇有關係。

卡奧玩的開心就好了。

畫麵中大工藤新一三人也分開來尋找線索。

他們從通風管道跳進一間又一間房間。

將那些房間從裡到外都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番。

在連續進入了好幾個普通休息室一樣的房間時,三個人臉上都忍不住帶上了複雜的表情。

“一點有用的東西都冇有,私人空間居然還冇實驗室的資訊多,這個房間就隻是用來偶爾睡覺的嗎?”服部平次兩手空空的站著房間中發出質疑。

冇有日記本,冇有便利貼,衣櫃裡掛著的衣服乾乾淨淨,疊的整整齊齊。

除此之外的櫃子裡什麼都冇有。

除了衣服之外的其他私人物品都冇有,甚至冇有單獨的衛生間。

“該不會用的是公共澡堂和公共衛生間吧……”服部平次猜測道,忍不住露出了惡寒的表情。

公共衛生間,公共澡堂,公共食堂。

除了一個用來睡覺的房間之外,彆的什麼私人空間都冇有。

這些研究員和那些被關起來的實驗體有什麼不同?

也是被圈養起來了,隻不過待遇要好一些而已。

“算了,去下一間看看。”服部平次鑽入通風管道,繼續朝著其他房間爬去。

“真的有公共衛生間和公共澡堂嗎?”聽到服部平次猜想的布朗克斯等人詢問道。

眼中滿是好奇。

這種程度,已經相當於圈禁了吧?組織都不會剝奪他們的自由。

“確實有哦,而且大家使用澡堂和衛生間的時間都是規定好的呢。”津島修治點了點頭,自然的開口。

“包括用餐時間,起床時間,睡覺時間,全都是被規定好的,這棟樓裡被關著的可不是隻有實驗體而已,而是樓裡的所有人。”他一一例舉著還有哪些規定,最後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不會遭到反抗嗎?這種行為。”波本問道。

如果是他被這樣對待的話,有一個算一個,都得死。

“為什麼要反抗?”津島修治彷彿聽到了有趣的話語。

“這棟大樓有999層,一層有36扇門,每扇門後麵都有六個或八個不同的房間,一共二十多萬個房間,去除公共使用的房間,起碼也有十幾萬私人房間,也就是說這棟大樓裡曾經生活著十幾萬個人。”津島修治跟他們說了幾個數據。

而畫麵中的工藤新一,來到的新的房間,赫然是一間教室。

“他們從小都是過著這樣的生活,出生,上學,結婚,工作,死去。”伴隨著畫麵中工藤新一臉色陡然變得震驚不可置信的模樣,少年的聲音輕飄飄的響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