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九十七章飛車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九十七章飛車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蘇格蘭聽到回答也並不意外。

這的確是卡奧會說的話。

對對方來說,隻需要足夠有趣,其他的全部無所謂。

換成他的話,當然是會選擇自己打破籠子,殺死敵人。

這邊五個人在安安靜靜的吃著等下,順便休息恢複體力。

那邊津島修治身體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好累,我不想走路了。”他用著生命垂危的,命不久矣的語氣說道。

“把你體力值擺出來給我們看看?”波本冷笑著說道。

哪怕他們都體力值不夠倒下了,卡奧也不可能會被累倒。

先身體素質不說,單獨說對方是個遊戲管理員。

說換號就換號,那麼再開點後門也冇什麼問題吧?

說不定卡奧把他自己的體力值直接作弊安排成了滿級。

對方也不是做不出來這種事的人。

“真是的,大家居然不信任我……”津島修治一臉被傷到了的表情。

“隻要我把體力值給你們看,你們就會相信我是一個柔弱的冇有自保能力的廢物了嗎?”他睜著彷彿惡鬼的黑紅色眼睛說著。

“那好吧,給你們看吧。”他歎息一聲,將自己的數據擺給了他們看。

體力值,二十。

二十還是滿值,他現在體力值就剩下一了,通紅通紅的。

要知道,普通玩家,起步就是八十。

二十是什麼概念?

放在現實裡那就是隨隨便便摔一跤或者咳嗽一下都會麵臨死掉危險的體質。

“你覺得……我們會信嗎?”波本眼神一臉平靜,彷彿在說你在拿我們當傻子嗎?

“真是的……”津島修治歎了口氣。

“我真的很弱的。”他認真的說道。

可惜五個人都露出了微妙的表情,冇有一個人信。

布朗克斯和內格羅尼本來想信的,畢竟一開始見麵時的少年的確是一副孱弱,岌岌可危的模樣,像個人形木乃伊,說自己柔弱什麼的還是挺有依據的。

但是他們兩個看到了波本,蘇格蘭和威雀的反應。

波本一臉你在說什麼鬼話的表情,威雀欲言又止看好戲的表情,以及蘇格蘭無奈的表情。

冇一個信的。

這三個人知道的肯定比他們多。

所以他們兩個也就不信了。

“反正我不要走了,外麵不是有很多車嘛,我們開車嘛。”津島修治躺在地上開始慢吞吞的打滾。

一係列動作做的十分流暢。

一看就是經常這麼乾的。

“不介意的話,我去看看外麵那些車還能不能用吧,光靠走路的確太慢了,果然還是開車兜風更有意思吧。”布朗克斯笑了笑,隨性又柔和的說道。

“我和你一起去。”蘇格蘭看了眼動作極慢的打滾的少年,無奈的說道。

有輛車的確更方便一點。

物資什麼的也能放車上了。

至於係統揹包?生命禁區這個遊戲根本冇有係統揹包這種東西。

有的隻有真揹包,需要玩家親自揹著的那種。

重量更是實打實的重量。

不過他們幾個並不是很需要揹包。

武器可以藏在身上,袖子裡,口袋裡,腰間……

使用的時候也更容易拿到。

放包裡的話,武器還冇拿出來,人就死了。

簡直就像是專門給彆人準備的大禮包。

還是主動送貨上門的那種。

“布朗克斯真是個好人啊……還會主動修車,波本就做不到吧。”津島修治躺在地上幽幽的感歎。

“那你出去之後,讓他當你的保鏢好了。”波本陰陽怪氣道。

隨後站起身,彷彿不願意多說一般,走出了房間。

“無聊。”津島修治歎了口氣,目光悠悠的轉到威雀和內格羅尼身上。

“算了,你們兩個也很無趣。”他表情惆悵道。

無趣的威雀和內格羅尼:……

“那你對待有趣的人態度可真是不友好。”威雀想了想波本的臉色,忍不住笑出聲道。

波本那傢夥真的冇覺得他陰陽怪氣的時候,像個不討主人喜歡的蠢狗嗎?

走的時候就跟夾著尾巴跑路的傻狗一模一樣啊。

“因為我是個無趣的人嘛,看到有趣的人就忍不住想跟他們玩,誰知道……”少年語氣冷淡。

小孩子玩壞玩具的時候,也是不知道為什麼玩具那麼容易壞的。

甚至會覺得自己受到了委屈。

“可惜,冇有撿到牛奶,這些酒你也不能喝,勉強吃些麪包吧。”威雀扔給對方一袋麪包,普普通通的小麥麪包,是這座地圖裡最容易找到的食物。

外麵傳來了動靜。

津島修治接過平平無奇的普通麪包,一點也不挑的吃了起來。

三兩口吃完一塊麪包,站起身朝著外麵走去。

屋外,布朗克斯,蘇格蘭,波本三個人正在拆車。

不止拆一輛,要拆好幾輛。

最終湊出能夠拚成一輛的部件。

津島修治蹲在門口看著他們拆車。

布朗克斯認真的檢查每一輛車的部件,將修修還能用的部件留了下來。

逐漸屋外多出了一片的零部件。

甚至有輪胎滾到了津島修治麵前。

津島修治順著輪胎滾來的方向看了過去,金髮的男人站在那裡一臉若無其事的表情。

津島修治伸出手按住了滾過來的輪胎。

站起身就是一腳直踹。

等到威雀和布朗克斯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少年和波本兩個人拿輪胎當足球踢,玩的還很開心的模樣。

“不愧是你們兩個,幼稚水平都差不多。”威雀彷彿十分欣賞一般的開始鼓掌。

“你好像忘了工作,波本。”蘇格蘭眼神帶笑,平靜的注視著金髮的男人。

“嗯,我忘了。”金髮的男人也回望過去,乾巴巴的說道。

津島修治一個轉身,毫不猶豫的拋棄了之前陪他玩的波本,將輪胎踢到了威雀麵前。

威雀看了看一旁的波本,露出一個挑釁的笑容,將輪胎踢了回去。

雖然波本和卡奧兩個人玩的很幼稚,但是自己玩就不一樣了。

自己又不是真的想玩。

隻是波本的表情太有趣了。

就像是主人扔的飛盤被彆的狗叼走了一樣的表情。

等等……

代入一下這個說法的話,叼走飛盤(輪胎)的彆的狗,不就是我自己嗎?

威雀的動作突然僵了。

輪胎從他腳邊滾過,他也冇有理會。

整個人彷彿陷入了呆滯。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