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八十九章係統冇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八十九章係統冇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華麗與衰敗可以共存嗎?

可以。

這間房子明明看起來殘破,衰敗,腐朽至極,卻從各個地方都體現出一種驚人的華麗。

哪怕如今衰敗了,也依然給人華貴美麗的感覺。

像是一場奢靡而頹廢的幻境。

而在幻境之中,血色的籠子讓這裡顯得更加的不真實。

而在籠子裡麵,還存在著一個像是在幻想中才能出現的少年。

黑髮,鳶眼,以及右眼的眼罩。

五官精緻尚且帶著些許稚嫩。

此刻正盤腿坐在籠子裡麵,表情滿是漫不經心。

“繼續將我關在籠子中,我會懷疑您有什麼特彆的愛好的,父親大人~”他嘴角上揚,在說到父親大人時刻意一個音一個音往外蹦。

然後將自己噁心的忍不住乾嘔。

黑色的皮鞋出現在籠子麵前。

“好久不見,修治。”隨後是優雅從容的聲音。

“我可冇有你說的所謂特殊愛好,那是屬於**的一種。”他這麼說道。

而他和津島修治一樣,都不存在所謂的**。

“遊戲好玩嗎?”有著銀白色長髮身影低頭問籠中的少年。

彷彿高高在上的神垂眸看來。

而承受這樣注視的人,應當感到榮幸。

“我根本冇有享受到遊戲的樂趣,就被抓住了嘛。”津島修治並冇有為此感到榮幸的模樣,隻是冷淡的攤手說道。

“如果你不想的話,是不會那麼配合的被抓住的,所以果然還是覺得很無聊吧。”銀白色長髮的男人嘴角噙著笑意,不慌不忙的伸出了手。

看起來是想要少年握著他的手站起來。

然而津島修治無視了已經伸到麵前的手,自己站了起來,從籠子裡走了出去。

銀白色長髮的男人也不在意,從容不迫的收回了手。

“我帶了一樣好東西。”他隻是動了動手指,隨後一樣東西出現在了這間房間。

津島修治停下了腳步。

看著突然出現的東西,陷入了沉默。

那是布萊克凱特的手辦?或者說等身模型?

大約有一米八的高度。

穿著西裝大衣,右眼纏著繃帶的貓。

津島修治站在模型邊上,看著比自己還高的模型,麵無表情,滿臉麻木。

“是你的超大型手辦哦,很可愛吧?”銀白色長髮的男人驕傲的問道。

“一米八的東西怎麼樣都算不上可愛吧。”津島修治麵無表情的吐槽。

不過如果是他本人的話,哪怕兩米八也會很可愛很吸引女士的。

“我倒是覺得很可愛呢,無論是一米八的修治,還是一米六的修治,都很可愛。”男人一副‘我家孩子最完美’的語氣,理所當然的說道。

津島修治想了想一米八二的另一個自己,點了點頭。

雖然很討厭自己,但是自己還是相當帥氣可愛的。

“要和它拍個合照嗎?”男人手中出現了一個相機。

津島修治麵無表情的看了一眼對方,隨後露出了十分燦爛的笑容,站在布萊克凱特的模型邊上,比了個耶,歪了歪頭,十分配合的拍照。

“真是相當可愛。”男人舉著相機這麼說道。

果然是他養的孩子。

親自養的孩子給他的感覺果然是不一樣的。

而且……

他們流著一樣的血。

隻有修治是和他有著同樣的血的存在。

男人的嘴角愉悅的上揚。

“說起來,我的身體究竟是由什麼組成的呢?我的靈魂本源,都被加入了什麼東西呢?真是讓人好奇啊。”黑髮鳶眼的少年彷彿隻是隨意開口說道。

“由我的一部分,以及無數……珍寶組成。”銀白色長髮的男人絲毫不介意,隻是收起了相機,這麼說道。

他用自己的一部分,以及一些……在各個世界都被無數人渴望追求的東西,比如一整個世界的愛意,與惡意。

創造了屬於他的孩子,然後親自將對方撫養長大。

撫養孩子,對他來說是一段相當特殊且新奇的體驗。

但是很有趣。

他的孩子是完美的,冇有絲毫缺陷的。

即使是想要永恒的死亡,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小事罷了。

一定是因為這個世界很無趣吧。

畢竟小孩子就是這樣,一旦感到無趣,就會想要睡覺。

那麼隻要為世界增加樂趣就好了。

讓世界變得足夠有趣,就能吸引小孩子的駐足了。

這個世界無趣的話,就再換一個好了。

總歸會有讓孩子感興趣的世界的。

“依然不願意融合所謂的係統,修治你很討厭我嗎?”他歎息著問道。

否則怎麼會那麼抗拒他的東西呢?

那明明是他送給對方的禮物。

“那種噁心的東西我纔不要。”津島修治的臉上露出了嫌棄的表情。

所謂的係統不過是世界的權柄,也可以說是所謂的神格。

有了這種東西他會更難死去的。

真讓人噁心。

“明明很多人都想要得到他們……”銀白色長髮的男人輕聲歎息。

明明無數人都想要成神,想要獲得永生。

“因為會死去,所以生命才顯得珍貴,值得被珍惜,但是永生的,無法死去的生命……”黑髮的少年語氣嘲諷。

“毫無價值。”他眼眸暗沉。

“與其硬塞給我,倒不如給那些無論如何都想要活下去的傢夥。”隨後漫不經心的說道。

“既然這樣的話……”銀白色長髮的男人伸出手摸上了津島修治的頭髮。

“可能會有一些疼,可以跟我撒嬌哦。”他這麼說著,彷彿從津島修治的頭頂上方的虛空中,摸索著什麼東西。

少年的身體輕微的顫抖著。

低下了頭。

卻發出了壓抑的笑聲。

[好疼……]

“那就把這個送給十分渴望活下去的存在吧。”男人停下了動作,手中抓住了一枚紫色的菱形水晶。

隨後輕輕的,彷彿扔垃圾一般,將它隨意一丟。

“真不知道是哪個倒黴蛋會遇到這種東西。”津島修治停止了顫抖,嘲諷又憐憫的開口。

極致的求生欲和極致的求死,其實都代表著一個事實。

他們都很痛苦。

活著不痛苦的人是不會想要死去的,而不痛苦的人,也不會有那麼強烈的求生欲的。

所以遇到這種東西的人,絕對是不幸的倒黴蛋。

隻不過是跟津島修治截然相反的倒黴蛋罷了。

“對大多數人來說,這是他們的幸運。”銀白色長髮的男人搖了搖頭。

他的孩子即使不需要那種東西,也無所謂。

“既然已經滿足了我一個願望,那不如再滿足一個吧?”少年彷彿得寸進尺的開口。

隻會沉默的係統從他靈魂深處消失了呢,真是讓人愉快。

“想要死亡的話,我可無法滿足你哦,不過……當你什麼時候能殺了我,也許就能死去了。”男人縱容的笑笑道。

“嘁——”津島修治冷淡的嘟囔著。

無趣。

然後他毫不猶豫的閉上眼睛,倒了下去。

“真是倔強的孩子。”男人也不意外,隻是歎息著道。

明明那麼怕疼,在被搜尋東西時就該被疼暈過去纔對。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