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八十章無法送達的快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八十章無法送達的快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coco,你這次幫大忙了。”粉發的少女抱著黑色的貓,一隻手正在給貓順毛。

“貝爾摩德的屍體……”她興致勃勃的提起。

那具血泊中的屍體冇有人動,清潔工自然會去處理。

天亮時那片區域什麼都不會留下。

“貝爾摩德是銀色子彈的成功品,屍體不會被隨意丟棄的,估計會送到夏布利或者朱奈瑞克的研究所。”培諾語氣淡定的跟蒂亞瑪利解釋。

“怪不得小千你冇有在她身上發揮興趣愛好呢。”蒂亞瑪利恍然大悟。

因為要儘可能保留完整的屍體,這樣更利於研究。

“貝爾摩德的身份,不一般。”培諾隻是這麼說道。

她從小在組織長大,父母都是組織的代號成員,知道的東西比最初身為實驗體的蒂亞瑪利要多。

貝爾摩德曾經也是組織的實驗體之一。

不過具體是哪個項目的實驗體就不清楚了,吃下了某種藥物,獲得了不再衰老的能力。

和當初宮野厚司夫妻,以及後來的雪莉所研發的藥物差不多的效果。

隻不過雪莉那個是能夠讓人返老還童,而貝爾摩德吃的藥,效果卻是讓身體停留在服藥的時候。

貝爾摩德與那位關係很大,甚至被人認為是那位的情人。

但是培諾卻知道,貝爾摩德是那位的血緣親屬。

但是不能說。

這也是她和蒂亞瑪利不一樣的原因,培諾對貝爾摩德的態度總是溫和的,能躲就躲,從不可疑挑釁。

否則雖然她對女生自帶愛憐之心,也不會對美女蛇的貝爾摩德態度那麼好。

“死都死了,管她是什麼身份呢,這是卡奧下的任務,我們隻是執行人而已。”蒂亞瑪利摸著貓,漫不經心道。

貝爾摩德就算身份再高,難道還能死而複生嗎?

即使真的能死而複生,大不了就再殺一次好了。

能殺第一次,就能殺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次。

“說的也是。”培諾想起了那句蒂亞瑪利說給貝爾摩德聽的話。

蒼老的烏鴉已經死去。

高挑的身影笑了笑。

看來不用擔心被製裁了。

“卡奧可能成了我們的新boss。”培諾猜測道。

蒼老的烏鴉值得可能是boss,已經死去也就代表著……被人殺了。

從卡奧嘴裡說出來,那大概就是被卡奧殺的,總歸死法和卡奧一定脫不開關係。

“他本來也和我們的boss冇什麼不同了,大家不是一直都聽他的吩咐做事嗎?”蒂亞瑪利不在意的說道。

卡奧有冇有boss頭銜,都不影響對方的地位吧。

從一開始,他們就是在聽卡奧的指揮做事了。

就連基安蒂對卡奧的態度也格外的……微妙。

要知道基安蒂是個神經病,麵對琴酒都會陰陽怪氣冷嘲熱諷的神經病。

但是卻從來冇嘲諷過卡奧。

琴酒這個被稱為組織獨狼,boss的槍,boss指哪他就打哪的傢夥,對卡奧的態度也過分順從。

所有人對卡奧的態度都與對其他人截然相反,這種事情還要想嗎?

卡奧地位就是比他們所有人都高。

無論對方是不是boss。

“說的也冇錯。”培諾笑了笑。

蒂亞瑪利看的比她還清。

“看我的coco,是不是很有用?多虧了它一直盯著貝爾摩德,我們才能找到對方。”蒂亞瑪利舉起黑貓,話語周充滿了對黑貓的喜歡。

“還是我的鳳尾蝶更好看。”另一輛飛行摩托上的基安蒂語氣不屑道。

一隻黑色的鳳尾蝶繞著她翩翩起舞,尾部有著橘紅色的斑點。

“但是coco功能更強。”蒂亞瑪利驕傲道。

貓的體型比蝴蝶的體型要大得多。

能夠安裝的功能自然也就更多。

“我隻需要監視和追蹤功能就好,其他的我自己可以做到。”基安蒂看著自己的鳳尾蝶,語氣滿意。

蒂亞瑪利的黑貓還要抱著,哪像蝴蝶一樣可以飛,體型小,容易隱藏。

蒂亞瑪利這個無腦女。

基安蒂內心瘋狂吐槽著對方。

“我可是魔女,魔女和黑貓可是最佳搭檔。”粉發的少女笑容甜美的說道。

“需要的話可以讓夏布利給你再做一個飛天掃把,以後你就用掃把外出做任務吧。”基安蒂嘲諷道。

“基安蒂你居然難得提了個好建議,我會去找夏布利的。”蒂亞瑪利充滿期待的說道。

魔女套裝組合起了之後,她每次做任務都可以說是魔女出動了。

“coco之前看到的,貝爾摩德在那個黑貓宅急便的倉庫裡做了什麼?”培諾問道。

“好像在藏什麼東西吧,去看看就知道了。”蒂亞瑪利摸著貓,掏出了手機,開始回放之前貓眼中看到的畫麵。

一直回到了最初貝爾摩德出現在倉庫時的畫麵。

三輛飛行摩托停在了倉庫外麵。

眾人下車,走進倉庫。

特立尼達安安靜靜一言不發的跟著她們。

擊中貝爾摩德的子彈中也有他的一份。

他和基安蒂兩個人在空中狙擊對方。

培諾和蒂亞瑪利卻是不會狙擊的。

“好像是這個方向……但是究竟是哪個就不知道了……”蒂亞瑪利指著一堆快遞說道。

貝爾摩德在藏東西的時候,動作特彆嫻熟,甚至攪亂了周圍的其他快遞。

以至於根本分不清究竟哪個纔是她藏的。

“隻能一個一個找了。”蒂亞瑪利語氣無奈。

“有什麼東西非得用快遞,不能自己送過去嗎?”培諾彎腰翻著箱子,好奇的說道。

“不能讓你的貓聞味道找出來嗎?”基安蒂不耐煩的催促。

“但是這一片都有貝爾摩德的味道。”蒂亞瑪利指著一片區域的快遞說道。

“試試看能不能找出氣味最濃的。”基安蒂皺眉。

coco體內裝有氣味追蹤係統,理論上來說可以做到。

“coco加油。”蒂亞瑪利放下了自己的貓。

看著黑貓用爪子翻動著快遞,鼻子不停的嗅著。

“喵——”它扒拉出了一個盒子。

“看來就是這個了,不愧是魔女的貓。”蒂亞瑪利拿起盒子,摸著貓笑了起來。

“你的蝴蝶還真是一點用場都冇有呢。”隨後看向基安蒂的位置挑釁道。

“我隻在乎好看,想要找東西的話,你乾脆讓夏布利給你做條狗好了。”基安蒂冷淡道。

哪怕不久前幾個人才一起殺了貝爾摩德,此刻也開始互相挑釁嘲諷。

這就是組織的好姐妹。

“看看那個女人想寄什麼東西吧。”蒂亞瑪利二話不說的拆開了盒子。

挺大的一個盒子裡麵裝著的卻隻有一封信。

信上也隻有短短的一段話。

[津島修治是組織的人,你們被盯上了,他會傷害你們的,暫時遠離他,我會解決他的。]

“居然想說出卡奧的身份,並且還想殺了卡奧……”

“貝爾摩德那傢夥該不會這次回國是為了暗殺卡奧吧?”蒂亞瑪利露出一副荒誕的表情。

如果貝爾摩德還活著,她隻想問對方一句話。

你怎麼敢的?

“貝爾摩德居然想殺了那個徹頭徹尾真瘋子,哇哦~”蒂亞瑪利佩服的開口。

他們幾個加一起都打不過卡奧那個怪物。

“貝爾摩德應該謝謝我們,被我們殺死,總比落到卡奧手裡強。”培諾笑了起來。

“至於這個東西,就不必寄出去了,我想我大概知道她要寄給誰了,被卡奧放養的實驗體。”蒂亞瑪利扔掉盒子,將信團成了團,餵給了名為coco的黑貓。

它的體內有著自動銷燬功能。

“不要打擾卡奧的遊戲,否則我們也會被拉進遊戲的,我可不想和瘋子玩遊戲。”被組織其他成員稱為瘋子的蒂亞瑪利這麼說道。

“任務結束,收工收工,要一起去喝一杯嗎?”蒂亞瑪利邀請著其他人道。

……

“乾杯——”津島修治舉著果汁和安室透以及綠川無還有白蘭地碰了個杯。

喝出了喝酒的氣勢。

“白馬探一會過來之後我該怎麼說呢……”他坐在沙發上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樣。

“你不是跟他說了你在想解決遊戲的辦法嗎?你現在不應該在辦公室,而應該在實驗室。”安室透語氣戲謔。

“衣服也應該換成研究員的衣服。”綠川無笑容溫和的點點頭,附和了好友的說法。

“難道我就不能是因為他要過來,所以離開了研究室來到辦公室等他嗎?”津島修治沮喪的說道。

他根本冇有獨立的研究室。

他不需要這些東西。

茅場晶彥倒是有,他想要的話也可以征用。

但是……多此一舉冇什麼必要。

“也不是不行,還能體現出你很重視他的到來。”綠川無看著他沮喪的表情,想了想說道。

“不是重視他,是重視他帶來的頭盔登錄器。”津島修治糾正道。

重視一個男的的到來?聽起來就噁心的讓人想吐了呢。

“反正都差不多。”綠川無雙手一攤,表示二者之間冇什麼區彆。

“區彆可大了,一個麵前能夠接受,一個卻是會讓我噁心到吐出來……”津島修治幽幽的開口。

“你還真是討厭男的,明明大家都是男的。”安室透冷不丁說道。

“冇有討厭,隻是毫無想法而已,但是把我和臟兮兮的男人扯到一起,感覺很噁心。”黑髮鳶眼的少年慢吞吞開口。

雖然對女人或其他生物也冇有想法。

因為他已經失去愛人的能力了嘛,也失去了體會到愛的能力。

不過那種東西其實也無所謂。

即使被人愛著,也無法填補的空虛,隻會給他添麻煩。

津島修治深切的厭惡著自己的每一個地方。

從身體到靈魂。

“您的客人已經進入電梯了。”黑髮紅眼的男人開口提醒。

“該怎麼才能體現出我為了研究焦頭爛額的模樣呢?”津島修治抓了抓頭髮,將本就蓬鬆微卷的頭髮抓的更加亂糟糟。

領帶扯鬆了些,脫下了大衣,隻穿著襯衫。

“這樣像是邋遢的顧不上吃飯的研究員了嗎?”他問在場的另外三個人。

“……你在學夏布利嗎?”安室透問。

亂糟糟的頭髮?邋遢的衣服?

“還差一雙無神的雙……嗯,眼睛。”綠川無提醒道。

他們太瞭解夏布利的狀態了。

“原來如此,這下完美了。”津島修治恍然大悟,瞬間眼神失去了精神。

變得恍恍惚惚,彷彿下一刻就會昏迷的虛弱模樣。

“廢寢忘食的研究員。”他自我肯定的說道。

當白馬探踏入辦公室後,看見的就是頂著一張蒼白無力的臉,眼神恍惚的津島修治。

“……需要我讓田中管家找你的醫生過來嗎?”白馬探看見對方的第一反應,就是掏出了手機,準備呼喚田中管家。

“……不用了……”少年不僅看起來虛弱,聲音聽起來也十分虛弱,卻還是強撐著說道。

“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了?”白馬探眼神有些擔心。

津島修治這樣的狀態,真的很讓人害怕啊。

“我馬上就可以找出方法了……”少年卻彷彿冇聽見白馬探說的話一樣,恍恍惚惚的開口,臉上露出了一副滿足的笑容,看起來居然有些癡傻。

白馬探沉默了片刻,果斷舉起了手機。

“你還是先看醫生吧。”他這麼說著,就要撥通電話。

“看醫生?不可以。”津島修治猛然回神,一把奪過白馬探的手機。

“田中管家會阻止我進遊戲的。”他臉色蒼白,眼神恍惚,語氣虛弱的說道。

“……”白馬探看著被搶走的手機,很想說一句話。

換成他的田中管家,也想阻止對方進遊戲。

“頭盔呢?快給我。”津島修治朝他伸出了手,迫不及待的問。

“在這裡,就兩個,夠用嗎?”白馬探將頭盔放在了茶幾上。

“一個就夠了,有了它,我明天就能找出方法。”黑髮鳶眼的少年語氣充滿了對自己的自信和篤定。

“我去研究了。”他拎著一個頭盔登錄器就跑出了辦公室。

將其他人都丟在了裡麵。

“……不好意思,修治少爺一旦開始研究,就很容易陷入瘋魔狀態,甚至會無視周圍所有人,眼中隻有研究項目……”黑髮紅眼典型的管家打扮的男人朝著白馬探微微鞠躬,聲音優雅的解釋道。

“他這樣不吃不喝不睡覺,不會出事嗎?”白馬探不讚同的問。

普通人這樣都有可能出事,更何況津島修治的身體了。

“……我們也冇辦法,某種程度上,修治少爺十分的任性。”黑髮紅眼的男人沉默了片刻,搖了搖頭,歎息道。

白馬探對此無言以對。

說的也對。

他們難道還能強行阻止津島修治嗎?不可能的。

“算了,我先走了。”白馬探擺了擺手。

好在他也冇打算在這裡久留,隻是準備送個頭盔登錄器就走。

所以一開始就讓警車停在樓下等他了。

“慢走。”塞巴斯蒂安看著對方進入電梯,電梯緩緩下降。

黑髮鳶眼的少年從一旁的房間慢吞吞的走了出來,回到了辦公室。

隨手將頭盔放下,鬆了口氣。

“瘋狂的科研人員還真是難扮呢。”他語氣無奈。

安室透和綠川無對此則欲言又止。

明明卡奧演的很像啊。

如果他們不是知道真相的話,大概也會相信。

塞巴斯蒂安笑而不語,看著少年的眼神充滿順從。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