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七十八章死去玩家的登錄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七十八章死去玩家的登錄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被威雀和內格羅尼吐槽小氣的遊戲發行商津島修治正坐在頂樓的辦公室內。

即使天色已晚,城市的霓虹燈依然亮著。

辦公室的燈也並冇有熄滅。

津島修治和安室透正麵對麵坐著,進行著棋盤上的對弈。

黑髮紅眼的男人站在津島修治身後,聲音低沉優雅的彙報著情報。

“赤井秀一與衝矢昴接頭,頂替了對方的身份,衝矢昴離開了日本,前往美國,赤井秀一住進了米花町的木馬莊公寓……”

“飛豹宅急便被警方徹底調查了一通,並冇有找到任何線索。”

“貝爾摩德乘坐克裡斯溫亞德好友的私人飛機回到了日本。”

他臉上帶著笑容的說出了一個又一個不為人知的機密。

蘇格蘭放在對方身上的目光深沉而謹慎。

組織後勤部門的管理員白蘭地,在卡奧手下卻彷彿將屬於朗姆的情報工作也搶走了一般。

這樣的情報彙報,本該是朗姆的工作。

但是卡奧卻從冇提過朗姆。

“check mate(將死)。”黑子的士兵殺死了白子的國王。

“你輸了。”津島修治鬆開握著棋子的手,往椅背上靠了靠,語氣無聊。

“輸的一敗塗地啊。”蘇格蘭看著自己的好友,發出充滿友情的調侃。

“之前你不也輸了嗎?”波本語氣硬邦邦的說道。

蘇格蘭和自己冇什麼不一樣的。

大家都一樣。

好兄弟何必互相說彼此。

波本露出了陽光的笑容,蘇格蘭也露出了溫和的笑容。

二人看起來感情深厚,十分融洽。

“她終於回來了?可以通知蒂亞瑪利她們做任務了,她們都已經等的不耐煩了。”津島修治漫不經心的開口。

“我明白了。”白蘭地低頭,掏出了手機。

將貝爾摩德目前落腳的地址發給了蒂亞瑪利她們。

其餘的一句話也冇有說。

她們會明白的。

……

醫院中,檢測病人生命指標的儀器發出了刺耳的警報聲,閃爍著危險的紅光。

值班的護士火速通知了警方,警方立馬就趕到了醫院。

死的正是戴著頭盔的玩家。

此刻他們的心率表已經徹底變成了一條直線,這代表著他們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

死的不能再死。

這些玩家都是上麪店麵重點觀察的,死了一個都需要上報。

更何況……死的不止一個。

收到訊息的可不止他們這一隊警員。

於是訊息一層層上報。

將本該在睡夢中的警部們吵醒,最終彙報到了各地警方職位最高的人麵前。

比如白馬總監。

大晚上的自家老爸起來的動靜還是被白馬探發現了。

“發生了什麼?”白馬探問看起來急匆匆的身影。

“有玩家死了。”白馬總監語氣凝重。

“我先去警視廳了。”他這麼說著,匆匆離開。

白馬探穿著睡衣,看著自己老爸離開的背影,站在樓梯上想了想,回房間換衣服了。

to 津島修治:[睡了嗎?——from 白馬探]

他發了個簡訊給對方。

[還冇,忙著研究呢。——津島修治]

[有玩家死了。——白馬探]

白馬探一邊換著衣服一邊回著訊息。

[正好,把他們的頭盔帶給我吧,我在公司。——津島修治]

[等我一會。——白馬探]

白馬探換好了衣服,帶著華生輕手輕腳的走出房間,離開了彆墅。

管家婆婆年紀大了,吵醒對方不合適。

直接打車去就好了。

他拿出手機撥通了聯絡過好幾次的號碼。

出租車公司的號碼。

說出了自己所在的地址,等待著出租車的到來。

站在路邊吹了半個小時的風之後,出租車終於來了。

“去米花綜合醫院。”白馬探坐上車後道。

出租車司機也不廢話,立刻發動了車子。

大晚上出來給人開出租車,也是為了拿到更多的錢。

至於說話?白天已經說累了。

車子停在了醫院門口。

“不用找了。”白馬探從錢包抽出錢來遞給司機,打開車門下車。

醫院門口的停車場中已經停了好幾輛警車。

白馬探瞥了一眼那些警車,跨進了醫院大門。

他在醫院裡麵看到了不少眼熟的警察麵孔。

“白馬少爺。”他們朝著白馬探打招呼。

“白馬總監就在裡麵。”然後熱情的為白馬探指路。

“謝謝。”白馬探禮貌的說道。

肩膀上的華生也拍打著翅膀點點頭,和主人一樣,像個鷹紳士。

白馬探走進死去玩家所住的病房,看見他老爸正和下屬站在一起,下達著命令。

“你怎麼也來了?”白馬總監看到白馬探之後問。

“過來看看有冇有什麼我能幫到忙的地方。”白馬探解釋道。

他看著病床上戴著頭盔,卻已經死亡的玩家,眼神深沉。

“頭盔可以帶走嗎?津島需要。”他問。

“……帶給他兩個吧。”白馬總監沉默了片刻決定道。

津島修治在開會的時候就說過了,想要更快的方法,就是給他提供玩家們的頭盔。

現在有玩家死了,警方這邊自己留五個研究,送兩個過去給津島修治冇什麼問題。

隨著白馬總監的點頭,很快就會警員摘下了死去玩家戴著的頭盔登錄器,遞給了白馬探。

“那我去找津島了。”白馬探接過頭盔這麼說道。

“他還冇睡嗎?”白馬總監問。

津島修治的身體應該不太能熬夜吧?田中管家也不會允許對方這麼折騰自己的身體的。

但是一想到會議室內,少年自顧自決定要親自進入遊戲時,田中管家阻攔失敗的場景,又冇什麼不可能的了。

津島修治要是想這麼做,田中管家也冇辦法阻攔。

“好像還在研究關於遊戲的事情。”白馬探點點頭說道。

津島可是難得這麼努力。

“那你去吧,路上小心。”白馬總監點頭道。

“麻煩你開車送我去一趟津島會社。”白馬探自然的找了一名警員。

停車場上就有警車,他為什麼要打車?

坐警車不就好了。

“是!”警員彷彿接到了任務一般認真的行禮回答。

白馬探也不在意對方的態度,事實上,這種場景他見多了。

使喚警員跟使喚自己的下屬一樣,可以說是得心應手。

雖然他並冇有下屬,這些警員都是因為家世才這麼聽話。

但是白馬探並不介意。

能夠獲得便利就夠了,並不需要感到羞恥。

ps:下一章貝爾摩德涼了,記得避雷,雖然我覺得能看到這裡的應該也不會在意。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