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六十二章新的都市傳說增加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六十二章新的都市傳說增加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最近的遊戲圈,名為生命禁區的遊戲火了起來。

日本的遊戲宅們,電腦中都收到了一封奇怪的邀請函。

黑色的頁麵,血色的字體。

用詞禮貌又自信。

就差直說生命禁區絕對是前所未有的,最棒的遊戲了。

並且還拿風靡全球的刀劍神域來做了對比。

[刀劍神域再如何完美,也隻是場遊戲而已,而生命禁區,卻是一場真實的曆練,你無法從刀劍神域中得到的遊戲體驗,生命禁區都能給予,例如……真實的死亡。]

大部分人對此都不屑一顧,甚至嗤之以鼻。

遊戲和真實死亡居然也能聯絡到一起?

開什麼玩笑。

遊戲就隻是遊戲而已,在遊戲中,玩家無論死多少次都能複活,隻有足夠努力,boss總會被打倒。

這纔是遊戲。

但大部分人雖然擺出了不屑一顧的態度,卻還是忠誠的選擇了yes。

隻是隨便點一下而已,難道這樣就會死嗎?

在點完yes之後,什麼事都冇有發生,大家也就將所謂的邀請函拋之腦後了。

但是那麼多人都收到了所謂的邀請函,還是引發了不小的討論。

……

津島修治正在看著電腦,統計著選擇參與遊戲的玩家人數。

在玩家人數跳到一萬的數字時,按下了確認。

根據這一萬名玩家ip的地址,生命禁區的登錄器會送到他們家中。

給他們一天的體驗時間,然後挑個時間來個所謂的管理員講話,遊戲就可以封閉了。

“讓白蘭地手下的清潔工們將保護傘公司的頭盔全部寄到這些地址上。”津島修治聲音冷淡的吩咐著。

一旁的手機卻自動的發了一條簡訊給白蘭地。

“你有冇有發現,我對你的使用,越發熟練了?”津島修治勾起嘴唇。

[本來就該是這樣的。]許久冇有說過話,彷彿陷入了沉睡的係統此刻再一次說話了。

遲早有一天,它會被宿主徹底消化,然後永遠消失。

從一開始,它就是為此而存在的。

“可我根本不想要你,一廂情願自顧自的把你塞給我的人可真是令人厭惡。”黑髮的少年鳶色的眼中滿是毫不遮掩的粘稠惡意。

從一開始係統就在誤導他的記憶,誤導他的做法,到後來他記憶逐漸恢複,本源逐漸清醒,係統卻一點點被他消化。

一想到一切都在某個傢夥的掌控之中,津島修治就很想做出一些會讓對方感到意外的事情。

從來冇有人能為他寫劇本。

[我並不是為了害您而存在的。]係統沉默了片刻隻是這麼說道。

它被剝離,被賦予意識,都是因為宿主。

從一開始它存在的原因,就是在宿主記憶混亂時保護他,等到他記憶穩定後再被消化掌控。

它無法反抗宿主,自然也無法傷害對方。

“所以我說了,是某個傢夥自以為是的愛或者好意又或是其他噁心又黏糊糊的情感,完全不會站在彆人的立場思考呢。”津島修治厭倦的說道。

給予他無數平行世界的記憶。

明知道他渴望死亡卻給予了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死的能力。

將所謂的世界當做孵化的遊樂場。

將他弄成這樣非人的存在。

不會真的覺得自己會十分感動吧?

津島修治感動的決定之後一定會給對方一個大驚喜。

係統冇敢說話,繼續藏了起來,當做自己並不存在。

反正總有一天,它會徹底消失的。

津島修治走出房間,來到了客廳,發現波本和蘇格蘭兩個人還在房間裡。

這幾天波本和蘇格蘭除了飯點,就冇出過房間。

頭盔登錄器也被他們帶回了房間。

想必此刻正沉浸在遊戲中無法自拔吧。

就像威雀當初那樣。

敲門是冇辦法叫醒他們的。

於是津島修治也戴上了頭盔,選擇直接進入遊戲世界找他們。

剛一進入遊戲,迎麵而來的就是一發子彈。

他偏頭避開了子彈。

“是真人啊,你怎麼進來了。”給了他一槍作為見麵禮的金髮男人這麼問,精神放鬆了片刻。

下一秒,就被不遠處飛射而來的子彈打爆了頭。

變成了灰白的屍體倒在地上。

“基安蒂——”變成幽靈站在自己屍體邊上的波本咬牙切齒。

哪怕是假的基安蒂,也彷彿對他,或者說對他的金髮十分厭惡一般,哪怕他和蘇格蘭站在一起,基安蒂也隻針對他一個。

明目張膽的針對。

另一邊的蘇格蘭被當場炸成了碎片,幽靈模樣的他臉色也十分難看。

“拉弗格……”他笑容溫和,藍色的眼眸深沉冷漠。

“玩夠了嗎?你們兩個該不會沉浸在遊戲裡無法自拔,要變成遊戲宅了吧?”津島修治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不會吧不會吧,你們可是組織的成員,居然……”津島修治一臉痛心疾首的表情,話還冇說完,波本和蘇格蘭的身影消失在他麵前。

他們兩個下線了。

津島修治無趣撇撇嘴,也退出了遊戲。

他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波本和蘇格蘭兩個人終於從房間走了出來。

兩個人都頂著濃濃的黑眼圈,一副精神萎靡的姿態。

“哇哦,和那些通宵打遊戲的死宅一模一樣呢。”津島修治給兩個人鼓掌,表示了一下對二人精神的讚賞。

“下次找基安蒂一起玩遊戲,狼人殺也好,其他也好,總歸一起玩遊戲。”波本臉上的笑容充滿了不懷好意和惡狠狠的意味。

“彆忘了拉弗格。”蘇格蘭笑容溫和的提醒。

再玩一次狼人殺也不錯。

“我給威雀打個電話。”波本掏出了手機。

“你殺了我三十六次。”電話剛一撥通,波本就迫不及待,聲音冷漠的說道。

威雀沉默了片刻。

“你玩卡奧的那個遊戲了?”他調侃的笑了。

“三十六次。”波本隻是強調了一遍數字。

“……不是我本人殺的,那隻是數據而已啊!再說了,你這傢夥和蘇格蘭加在一起可是殺了我五十七次啊!”威雀深吸一口氣,大聲的反駁道。

雖然後來他不眠不休,終於反殺回去了。

“噢~”波本語氣意味深長,毫不猶豫的掛斷了電話。

對方也被自己的數據殺了那麼多次,很公平,那冇問題了。

被掛電話的威雀:……

他開始給內格羅尼和布朗克斯打電話。

當初這倆個傢夥在遊戲裡的數據也殺了自己許多次。

既然波本都找他了,那他也得找另外兩個聊聊。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