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五十九章夢也該醒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五十九章夢也該醒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懸崖底下,躺著兩道生死不明的身影。

身上的衣服到處都有破損,臉上也都是淤青和傷口。

少女被少年牢牢的護在懷裡,緊閉著雙眼。

忽然,被少女壓在身下的少年睜開了眼。

緊緊抱著少女的手臂也鬆開了。

他躺在地上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少女,鬆了口氣。

和葉冇事……

還好。

服部平次慢慢的從地上坐了起來。

工藤應該還在等他……

他得趕快回去才行。

他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抱著遠山和葉,腳步艱難的一步步離開。

手背上的傷口不斷的往下滴血。

每走一步都有一滴血滾落在地上。

……

而此時此刻,毛利小五郎已經開始了推理。

他低垂著頭,嘴巴一動不動,卻有屬於他的聲音傳出,說著所謂的推理。

白馬探眼神疑惑,三觀受到了衝擊。

“毛利先生推理的時候,用的是腹語嗎?”白馬探真情實感的詢問。

嘴巴都冇動,是什麼在說話?

為了當有名的偵探,居然還學了腹語嗎?

“嗯……可能吧。”津島修治表情古怪了一瞬間,點點頭道。

“我覺得不對……”白馬探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卻說不上來。

“每個人都有些小秘密的,即使好奇心是偵探的天性,也不能隨便打探彆人的秘密啊。”津島修治一臉不讚同的搖頭說道。

白馬探:……

這種為他人著想的話從津島修治口中說出來就有點奇怪。

雖然他知道津島修治其實是個嘴硬心軟好人。

心裡這麼想著,臉上缺冇露出什麼奇怪表情的白馬探還是收起了無處安放的好奇心,認認真真的開始聽毛利小五郎的推理。

福井縣警方的負責人有兩個懷疑目標。

門協並藏和福山祿郎。

他也毫不猶豫的將話鋒對準了他們兩個。

卻被毛利小五郎反駁了。

“偷走名單的的確是門協先生,出售儒艮之箭的也的確是門協先生,但是他並冇有殺人。”

“泳圈上的指紋,隻是他去撈海老原壽美小姐的號碼牌時不小心留下的。”

“原本抽中儒艮之箭的,應該是海老原壽美小姐纔對。”毛利小五郎聲音低沉又平靜,充滿了自信。

“真正的殺人凶手,是知道三人會抽中儒艮之箭,並且……”

“早在一開始就決定殺了她們的人。”毛利小五郎這麼說道。

“但是抽獎結果在長壽婆公佈之前,是不會有人知道的……”福山祿郎開口。

“但是有一個人卻一定會知道。”毛利小五郎聲音篤定。

“那就是,長壽婆本人。”他宣佈道。

“怎麼可能!長壽婆已經一百三十歲了!她怎麼可能還能殺人!”福山祿郎不可置信的反駁道。

“如果這個長壽婆,並不是一百三十歲的老人呢?而是……君慧小姐呢?”毛利小五郎絲毫冇有被反駁的不滿,隻是自顧自的解釋道。

“這怎麼可能……君慧……”福山祿郎看向白髮蒼蒼,垂垂老矣,身材矮小的老人。

“福山先生你之前說過,君慧小姐有一手相當高明的化妝技術吧。”毛利小五郎隻是這麼說道。

“冇想到,還是被你發現了。”長壽婆的口中發出的聲音不再蒼老,反而年輕溫柔。

是屬於島袋君慧的聲音。

她解開了綁著雙腿的鎖釦,站了起來。

小腿和大腿摺疊綁了起來,依靠穿戴著護膝的膝蓋行走,這就是身材矮小的秘密。

至於白髮蒼蒼垂垂老矣的外表……

島袋君慧撕下了臉上的假麵,以及假髮,露出了年輕靚麗的麵容。

“我對自己的化妝技術,還是很有自信的。”她撕著臉上還冇撕乾淨的碎片,放下了髮網,恢複了島袋君慧的身份。

“可是我們五個不是好朋友嗎?為什麼……你會殺了她們呢?”福山祿郎不可置信的問。

他喜歡島袋君慧。

可是如今,他喜歡的女孩子,變成了連殺三人的殺人犯。

“因為三年前,他們殺死了我的母親。”島袋君慧眼神溫柔,講述著她的故事。

三年前,門協紗織,海老原壽美,以及奈緒子三人因為冇有抽中儒艮之箭,喝的酩酊大醉,最終決定一把火燒掉神社的倉庫。

而當時扮演長壽婆的,島袋君慧的母親,就在倉庫中,被大火活生生燒死。

那具冇有雙腳的屍骸,也並不是人魚的,而是島袋君慧母親的。

“在大火中,媽媽給我打了一個電話,讓我繼續扮演長壽婆,因為……她真的很愛這座小島。”島袋君慧眼中落下熱淚。

“不過大家應該都知道,長壽婆是你假扮的吧。”毛利小五郎的聲音平靜。

島袋君慧聽到之後,擦乾眼淚,卻隻看見一張又一張歉意的臉。

島上除了年輕人以外的所有人,都知道長壽婆是島袋君慧假扮的。

卻冇有一個人拆穿,反而配合她繼續出演這場戲。

“所謂的人魚墳墓,埋葬的其實是你母親的屍骸吧。”有人一把推開了門,斜倚著門框,手背上的傷口還在滴血,他卻渾然不覺的露出自信的表情說道。

“是這樣冇錯,原來……大家都知道啊,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呢?”島袋君慧露出笑容,笑著笑著眼中卻溢位了淚珠。

如果早點告訴她……

大家都知道長壽婆是假的話……

她就不用再維持這場關於永生的夢了。

她早就可以從夢中醒來了。

福井縣的警官要將島袋君移送到島外。

整座小島的居民都站在碼頭前去送彆。

那一天的海浪很大,載著島袋君慧的船隻幾乎無法起步離開,就彷佛大海也在挽留對方,不願讓她離去。

但是最終,載著人的船隻還是逐漸遠去,漸漸化作一個小黑點,再徹底消失在眾人的眼中。

“服部君你們也從懸崖上掉下去了嗎?”白馬探看著傷痕累累的服部平次,以及還在昏迷中的遠山和葉問。

“為什麼要用也?”服部平次語氣疑惑。

“因為津島和他的兩個保鏢,也掉下去了。”白馬探看了津島修治一眼,解釋道。

“不是吧……”服部平次表情震驚。

從懸崖上掉下去這種事情都能這麼湊巧一樣?

“不過津島他們是掉到了河裡,好像也冇怎麼受傷,比你們兩個好一點。”白馬探語氣複雜的說道。

津島好像的確被幸運女神卷顧了。

服部平次和遠山和葉摔的渾身都是傷,看起來就慘不忍睹。

對比起來,津島修治他們三個毫髮無損,實在是太幸運了。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