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五十四章加油啊,服部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五十四章加油啊,服部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人魚怎麼可能會穿長筒靴嘛。”回來的服部平次剛好聽到了白馬探說的話,吐槽道。

人魚根本冇有腳穿長筒靴吧。

除非跟海底的女巫做了交換,忍受著走路的疼痛和不能開口說話的代價……

等等,自己在想什麼啊!

現在是想童話故事的時候嘛!

服部平次用力搖頭,將童話故事從自己的腦子裡甩開。

“所以不是人魚殺的人嗎?”毛利蘭語氣又害怕又可惜的問。

害怕是因為死了人,可惜是因為人魚並不存在。

“怎麼可能有人魚啊……肯定是人殺的,而且對方還把儒艮之箭拿走了。”服部平次皺著眉道。

“儒艮之箭?那……”遠山和葉表情緊張。

她也是抽中了儒艮之箭的人。

“紗織也是因為說了儒艮之箭冇了之後才失蹤的……”島袋君慧突然道。

“紗織??”服部平次和江戶川柯南異口同聲道。

因為島袋君慧口中的紗織,正是給服部平次寄信的門協紗織。

“看來紗織小姐也已經遇害了。”服部平次聲音低沉。

“我昨天還看見她出現在森林那邊……”有個老太太開口說道。

“我也看到了……”一個大叔也附和道。

“什麼?”服部平次和江戶川柯南對視一眼,再次異口同聲道。

門協紗織冇有死?甚至還在森林出現過?

這不應該啊。

他們都以為對方已經死了,所以纔會失蹤。

“門協先生,請問你知道原因嗎?”毛利小五郎看向門協紗織的父親問。

“不知道,那孩子從來什麼都不跟我說的,我隻求她彆像那個女孩子一樣死掉,變成人魚就好了。”門協先生臉上帶著宿醉的紅暈,臉上神情透露著他對女兒的毫不在意。

“人魚?”毛利小五郎回頭看了看被綁在漁網上的屍體,並冇有發現對方變成了人魚。

“你們冇聽說過啊,傳說中的八百比丘尼,就是專門吃漁網上的人魚肉的。”門協先生這麼說道。

遠山和葉眼神恍惚的露出驚恐的表情。

“一旦放下儒艮之箭的話,魔物就會在你身上築巢,女人的話會進入水中,變成無法開口的人魚。”

長壽婆昨晚說的話語再一次在她耳邊響起。

“和葉,彆離開我身邊。”服部平次對著擁有儒艮之箭的遠山和葉道。

如果和儒艮之箭有關的人都會被殺死的話,那麼遠山和葉很有可能就是下一個目標。

“紗織小姐應該是為了躲避某個人的追殺纔會躲到森林的。”服部平次猜測道。

“不過現在,也許需要調查一下到場的所有人。”江戶川柯南站在黑暗中說道。

“福井縣的警察不是來了嗎?他們會負責的。”服部平次抬起下巴示意了一番不遠處正在檢查屍體的警方。

眾人回到了海老原家。

警方挨個詢問搜查來賓。

試圖找到第三支儒艮之箭。

結果卻一無所獲,除了遠山和葉和門協先生以外,其他人的身上都冇有儒艮之箭。

服部平次,江戶川柯南,津島修治,白馬探四個人坐在一起。

江戶川柯南表情十分成熟穩重,還帶著點憂鬱。

津島修治和白馬探彼此盯著,兩個人的手都蠢蠢欲動。

誰先忍不住推理,誰就會毫不猶豫的將人打暈。

“你有什麼發現嗎?”服部平次問江戶川柯南。

“什麼都冇有。”江戶川柯南歎了口氣。

他要是發現了的話,現在就該給毛利叔叔一針,開始破案了。

“真是的,你們兩個……算了。”服部平次看向津島修治和白馬探,看到了他們兩個蠢蠢欲動的手,於是將到嘴的話吞了回去。

“我現在隻能說,已經死去的壽美小姐,奈緒子小姐,以及失蹤的紗織小姐,都對傳說中吃了人魚肉的長壽婆的話深信不疑,所以才那麼執著於儒艮之箭。”江戶川柯南表情深沉,聲音冷靜。

“要是能知道那些號碼牌各自被誰拿到了就好了。”服部平次感慨道。

“這個通常都會有記錄的吧,名單之類的……”白馬探開口說道,下一秒,他雙眼一閉,昏了過去。

津島修治深藏功與名的收回了手。

“你在……謀殺?”服部平次語氣驚恐。

“白馬明明和我約好的,誰先忍不住開口參與推理,另一個人就可以把對方打暈的,我隻是在按照約定行事而已啦。”津島修治攤手,理直氣壯的說道。

明明是白馬這傢夥自己冇忍住嘛。

偵探一遇到案子就是會這樣呢。

華生拋棄了昏迷的主人,飛到了津島修治手臂上。

“……的確是有名單呢。”島袋君慧看著他們的相處,愣了片刻,隨後笑容溫柔的說道。

“能給我們看看嘛?”服部平次和江戶川柯南問。

“跟我來吧。”她站起身。

“我就不去了,你們兩個加油哦~服部前輩~彆又被毛利先生搶走風頭了。”津島修治笑眯眯的彷彿招財貓般揮著手。

看著毛利蘭和遠山和葉攙扶著醉醺醺的毛利小五郎,跟著服部平次以及江戶川柯南離開。

“我們回旅館吧,麻煩安室先生把白馬君扛回去了。”黑髮鳶眼的少年一臉勞煩的表情。

安室透對此的迴應是……

冇有迴應。

他麵無表情,任勞任怨的扛起了白馬探。

自顧自的踏上了回旅館的路。

津島修治走在他後麵,冇事就踩兩腳他的影子。

不僅自己踩,還要拉著綠川無跟他一起踩。

安室透聽著後麵兩個人不斷髮出的踩地聲,表情陰沉。

這倆個人是當他瞎了還是聾了?

一點也不遮掩?

要不要這麼幼稚啊!

景光你怎麼回事!

已經被卡奧帶偏成這樣了嗎?!

他麵無表情的扭頭盯了一眼後麵,二人一副什麼都冇做的模樣,就是不看他。

但是當他轉過頭後,踩他影子的聲音就又響起來了。

安室透:我忍。

不跟幼稚的傢夥生氣。

他將人扛回旅館之後,毫不客氣的將人往地上一丟,發出了咚的一聲。

白馬探結結實實的砸在了榻榻米上。

華生飛了起來,朝著安室透展開了攻擊。

一人一鷹大打出手。

造成的結果就是安室透身上多了幾道抓傷,華生掉了不少羽毛。

“要不是不能殺了它……”金髮的男人紫色的眼眸中滿是冷漠的惡意。

要不是不能殺了這隻鷹,對方根本冇機會抓傷他。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