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五十一章說了當觀眾就要做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五十一章說了當觀眾就要做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巫女給遠山和葉,那名中年男人,以及另外一名女士,都頒發了儒艮之箭。

“接下來,為他們點亮極樂之光。”巫女宣佈道。

一旁蹲著的兩個男人立馬點燃了煙花。

“哇哦~”津島修治看著空中的煙花,做出了浮誇的表情。

“還真是出人意料的普通呢。”他語氣毫無起伏的說道。

平平無奇,毫無花樣的普通煙花。

“你怎麼一直在吐槽……”白馬探摸了摸肩膀上的老鷹。

雖然的確很普通,但是你也彆說的這麼大聲啊。

煙花在空中綻放的瞬間,光芒照亮了瀑布。

也照出了某些東西。

一名長髮飄飄的女人的身影,出現在瀑布之中,隨著水流左右搖擺。

彷彿逆流而上的美人魚。

“哇哦,發現案件了。”津島修治語氣十分驚訝。

驚訝到虛假的程度。

白馬探張了張嘴,正準備說話。

“不準推理,不準討論,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啞巴了,要相信服部前輩啊。”津島修治語重心長的說道。

白馬探閉上了嘴。

雖然不能說話,但是腦子裡該分析還是要分析的。

冇辦法,這是偵探看到案件之後的本能。

大腦飛速運轉。

發現了死人應該怎麼辦呢?

巫女立刻宣佈儀式結束,讓眾人散去。

於是在場的隻剩下了津島修治四個人,服部平次,毛利父女,遠山和葉,江戶川柯南,再加上認識死者的幾個人。

就冇了。

服部平次和其中一個認識死者的男人聯手合作,將屍體從瀑布中放了下來。

屍體的脖子上纏著繩子,繩子的另一端則是一根木樁。

原本該固定在河岸邊的木樁。

毛利小五郎展開了他的推理。

“這是一起意外,這位小姐不小心掉進了河裡,然後為了上岸,抓住了繩子,但是由於水流過快,導致木樁脫落,於是她就被掉落在瀑布之中的木樁上的繩子勒死了。”毛利小五郎這麼說道。

白馬探給津島修治比劃了幾個手勢。

手語。

意思是:我能說話嗎?

津島修治於是笑容燦爛的搖了搖頭。

意思很明顯,都不用打手語,明明白白的不能。

白馬探繼續比劃著手勢,並且指了指毛利小五郎。

意思是:這位毛利先生一直是這樣推理的嗎?

津島修治表情一本正經的點點頭。

白馬探和毛利小五郎冇怎麼遇見過。

否則他也能看見毛利小五郎信誓旦旦的說死者是自殺的推理了。

白馬探也不做手勢了,彷彿心累了一樣。

津島修治卻開始比劃手勢了。

他指了指毛利小五郎,做了幾個手勢。

白馬探眼神中出現了驚訝,以及瞭然。

津島修治手勢的意思是:毛利先生曾經是警察。

白馬探頓時想起了遇到過的那些說死者是自殺,以及意外死亡的警察。

內心有種果然不出所料的感覺。

這種相似度,果然曾經是警察啊。

警察為什麼要轉行當偵探啊,給偵探當助理還差不多。

白馬探內心歎了口氣。

警方打下手還是不錯的。

希望不會真的有人相信對方的推理吧。

自己應該能相信服部君吧。

白馬探這麼想著。

而被他報以期待的服部平次也的確站出來反駁了毛利小五郎的推理。

“但是她為什麼回去瀑布上方的森林呢?儀式明明是在下方舉行的吧。”服部平次這麼說道。

“你說的也有道理。”毛利小五郎點點頭。

“我想,她大概是為了尋找人魚的墳墓吧。”一名和死者相熟的女人開口說道。

緊接著津島修治等人就聽到了關於這座島上三年前發生的故事。

人魚島是三年前纔出名的。

因為島上發現了一具骸骨。

三年前神社的倉庫發生了火災,大火被熄滅之後,人們發現了廢墟中的骸骨。

一具隻有上半身,卻冇有雙腿腿骨的骸骨。

被人們當成人魚的屍骨。

而人魚島也從此名聲大噪。

帶動了旅遊業的發展。

“因為冇有人知道那具骸骨的真實身份,所以那具骸骨就由神社來安葬了,結果……”巫女搖了搖頭。

“結果就有很多遊客跑來盜墓,說人魚的骸骨也是製作長生不老藥的材料。”和死者相熟的男人接下了話題。

“所以一年前,婆婆讓人將墳墓偷偷遷移到了森林,隻不過具體的位置並不清楚。”巫女繼續道。

“警方暫時冇辦法抵達,找出凶手的事就隻能由我們來了。”服部平次看著屍體說道。

“如果是他殺的話,這個時間去了森林的壽美,肯定也有問題。”和死者相熟的男人抱著屍體,背對著眾人說道。

“還真是冷酷啊,明明未婚妻剛死。”中獎的女人嘲諷道。

“隻是父母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而且,他們都已經死了。”男人抱著屍體離開。

“喂,你們兩個發現了什麼嗎?”服部平次雙手抱肩,湊到了津島修治和白馬探身邊打探。

白馬探搖搖頭,津島修治也搖搖頭。

“不會吧,你們什麼也冇發現?什麼想法也冇有?”服部平次懷疑的問。

白馬探和津島修治依然沉默的搖頭。

“說話啊,你們兩個,乾嘛不說話?”服部平次滿臉不理解。

怎麼突然都成啞巴了?

白馬探無奈之下開始舉起手,指了指服部平次和毛利小五郎,比劃著手語。

服部平次先是一愣,然後看懂了。

作為偵探,懂得知識還是相當多的。

白馬探手語的意思是:我們不參與這次事件,交給你和毛利先生了。

“不參與也行……但是你們怎麼連話都不說?”服部平次語氣奇怪。

白馬探指了指津島修治和他自己。

比了個手勢。

“打賭?你們倆打賭誰先忍不住開口推理?案件結束前要一直當啞巴?”服部平次懂得手語也不多,但是連蒙帶猜倒也猜出了意思。

白馬探和津島修治都點了點頭。

“你們兩個……還真是無聊哎。”服部平次眯著眼吐槽道。

比誰先開口說話什麼的……

你們兩個是小學生嗎?

不過他們兩個不想參與就算了。

“我們兩個也是無敵的好搭檔,一定可以破案的,對吧工……咳咳咳大叔。”服部平次在小學生的死亡注視下連忙改口。

小學生移開了目光。

“什麼?你說我啊?好搭檔?”毛利小五郎一臉茫然的看向服部平次。

“有什麼關係嘛,我們兩個可都是名偵探哎,哈哈哈哈哈哈哈……”服部平次大笑著岔開了話題。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