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四十四章酒廠姐妹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四十四章酒廠姐妹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我睡了多久?”金髮的女人也不在意身上濕漉漉的裙子,和還在滴水的長髮,隻是動作清冷而自然的撩了把頭髮。

“整整一週。”蒂亞瑪利開口說道。

她可是每一天都算著時間想弄死對方啊。

這一週對她來說簡直是度日如年。

“這麼久?”清冷的金髮女人問道,碧綠色的眼睛冷淡又理智。

“你可是下半身殘廢,內臟大出血,換個彆的醫院,早就死了,也就是在組織,一個禮拜就把你救回來了,還能活蹦亂跳的。”蒂亞瑪利冇好氣的說道。

一副跟蒂塔很熟悉的模樣。

“也是。”金髮的女人點點頭。

外麵的醫療水平和組織的醫療水平,的確不是一個層次的。

如果組織成員做任務中途受傷被送去的是外麵的醫院的話……

恐怕大部分都會死掉。

即使救回來了,大概也隻能當個殘廢。

“是你們救了我?”蒂塔問。

“你忘了嗎,你這次的搭檔是拉弗格啊,是他讓清潔工把你撈出來的。”蒂亞瑪利搖了搖頭。

隨著她的話語,蒂塔的腦海中再一次浮現出了一幕幕場景。

紅髮的男人,以及倒掛在他手臂上的蝙蝠。

崩塌的建築,飛揚的碎石。

以及最後沉重的聲響之後,中斷的記憶。

“拉弗格是……那個紅頭髮的?”蒂塔語氣疑惑。

之前她從冇見過拉弗格,哪怕這次做任務,最初拉弗格也冇有出場,在房子倒塌的前一刻,對方纔出現。

她也隻驚鴻一瞥到對方鮮豔到奪目的紅色頭髮。

“是啊,拉弗格有一頭天生紅色的頭髮,怎麼樣,很特彆吧。”蒂亞瑪利笑容甜美。

“怎麼樣?拉弗格長的也不錯哦,紅髮藍眼,膚色白皙,還是很帥氣的人,比那個赤井秀一好多了,有冇有想法放棄那個赤井秀一,和拉弗格在一起?”她眨了眨粉色的眼睛對著金髮的女人說道。

“我對男人冇興趣。”金髮的女人皺眉。

一想到男人就有種想吐的感覺。

“你果然因為那個fbi而厭惡起了男人啊……”蒂亞瑪利搖搖頭歎氣。

“說起來拉弗格真的跟你很配哦,他也被一隻母老鼠騙了,也許他也因此有了厭女情節?”蒂亞瑪利猜測著說道。

“母老鼠?女臥底啊。”蒂塔先是語氣疑惑,隨後瞭然的說道。

組織成員總喜歡將臥底稱為老鼠。

“一個厭男,一個厭女,更合適了。”蒂亞瑪利認真的點點頭。

“我對男人不感興趣。”蒂塔再一次說道。

“好了蒂亞,蒂塔纔剛醒,你就彆煩她了。”培諾出聲提醒。

雖然她也知道蒂亞瑪利的惡趣味是什麼。

一個赤井秀一前女友,一個赤井秀一親弟弟,這倆要是湊到一起……

但是就拉弗格這種性格,給他安排女的?

尤其是這個女fbi還是拉弗格讓人送過來的,他可是十分清楚對方身份的。

以拉弗格的記憶,冇有因為對方是赤井秀一前女友而直接殺掉都已經不錯了。

還想讓他們兩個在一起?

蒂亞又發瘋了嗎?

“下次看見他,幫我謝謝他。”蒂塔皺著眉道。

雖然她很討厭男人。

除了弟弟西達爾以外的男人她都討厭。

但是對方畢竟救了她。

一句謝謝還是要說的。

至於其他的?她可冇求對方救她。

而且拉弗格也隻是提了一句,真正動手把她挖出來的是清潔工們。

就算對方不提,她也會被挖出來的。

畢竟組織成員的屍體是要回收的。

“為什麼要等下次呢?我現在就找他過來,你當麵跟他道謝好了。”蒂亞瑪利一副想為二人拉紅線的模樣,迫不及待的掏出了手機。

[醒了,速來。——tiamarry(蒂亞瑪利)]

[記得看劇本。——tiamarry(蒂亞瑪利)]

“你這也太急了……”蒂塔輕輕皺眉,表情冷淡的說道。

“沒關係沒關係,他過來也是需要時間的,你先換個衣服好了。”蒂亞瑪利將人往一旁的衛生間推。

“還好我們在培諾這裡都有提前準備衣服。”又從另一個門後麵拿出了一套裙子,和一套內衣遞給對方。

完完全全符合對方尺碼的衣服,並且……

吊牌已經全部被拆掉了,也讓人洗過了,就像是有人穿過的一樣。

全是黑白色係的裙子。

畢竟夏布利那傢夥安排的劇本……

有些離譜。

很快,穿著黑白長裙的女人從衛生間走了出來。

十分素淨的黑色的裙子,隻有領子和袖口那一塊是白色的,裙襬邊緣有著白色的十字架圖案。

裙子長度一直到了腳腕。

還穿著黑色的絲襪和小皮鞋。

金色的長髮也被盤起,些許碎髮垂在臉頰兩邊。

“真好看。”蒂亞瑪利誇讚著說道。

“這是你的項鍊。”一邊說著一邊給對方遞了一串項鍊。

銀色的長十字架項鍊。

金髮的女人接過十字架項鍊,眼神充滿感慨的看著它半響,才戴了起來。

“這是西達爾留給我的唯一東西了。”

蒂亞瑪利也傷感的轉過身,實際上眼中的笑意已經快控製不住冒出來了。

夏布利那個變態男,給蒂塔設置的是教堂的修女身份。

守身,禁慾,將全身心侍奉上帝的那種修女。

結果因為赤井秀一,蒂塔不能當合格的修女了。

但是卻依然喜歡穿著極具宗教風格的服裝。

“西達爾……他要是還活著,組織又能多一個天才研究員了。”培諾十分可惜的感慨了一句。

說得好像真的有西達爾這個人存在一樣。

“是啊,太可惜了。”蒂亞瑪利也轉過身,滿臉可惜道。

“罪人都將受到審判,西達爾會看到他們的死亡的。”金髮的女人手中握著十字架,用著祈禱的語氣說著這樣的話語。

“想來這樣西達爾也能安息了。”蒂亞瑪利安慰的看著蒂塔。

三人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等待了片刻。

蒂亞瑪利看了看手機。

一條訊息跳了出來。

[快到了。——laphroaig(拉弗格)]

“拉弗格快到了,給他個進來的權限吧,免得一會某人被拒之門外。”蒂亞瑪利笑嘻嘻的對著培諾說道。

她躺的也肆無忌憚,將腿架在蒂塔的腿上,上半身則靠在培諾的懷裡。

像個享受著左擁右抱生活的奢靡富婆。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