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四十一章標題好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四十一章標題好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正在觀看白鴉直播的人們,自然也看到了真相。

下午時間兩點,距離白鴉開始直播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

直播間的畫麵一直都圍繞著那三個目標,已經他們上方的空間。

黑暗寂靜的空間中,就連正在觀看直播的觀眾也能聽見有規律響起的滴答聲。

加上白鴉之前說的話,人們自然也將那滴答聲當成是三人滴下的血。

直到下午兩點,有觀眾聽說白鴉在審判場所被警方包圍時,直播間才拉開了真相。

鏡頭慢慢拉遠,所有觀眾都看見了三個目標的全身。

以及他們下方的空間。

與想象中鮮血淋漓的場景不同,這次觀眾們並冇有看到任何血跡。

無論是地麵,還是三個目標的身上,都冇有一點血跡。

反而乾乾淨淨的,與以往的審判現場截然不同。

鏡頭慢慢轉向一旁,穿著白色西裝的身影入境了,也包括那雙戴著白手套的手。

他關上了水龍頭。

觀眾們聽到的滴答聲便當即消失了。

於是有人明白過來,從始至終,白鴉都冇有真正的割開三個目標的手腕。

但是三個人卻還是死了。

死因為——恐懼。

與其說他們是被白鴉殺死的,倒不如說……他們是被自己嚇死的。

“殺死他們的,是他們的恐懼。”

“而我……是操控恐懼的存在。”穿著白色西裝的身影如此說道,風度翩翩。

“順便一提……諸位今日看的,並不是直播,而是我在發出挑戰信的第二天錄製的視頻。”

“也就是說……警方與偵探們,從一開始保護的三名議員,都是假的。”

“很抱歉,又一次戲耍了你們。”

“接下來……讓我們來到週日吧,想必這個時間,警方已經找到了審判的地址。”他敲了敲螢幕,畫麵當場破碎,重組,重新拚成了完整的畫麵。

隻不過已經變成了真正的直播畫麵。

從警員推門而入之後的動作開始。

包括之後偵探們交頭接耳的話語,留聲機中播放的白鴉的錄音。

全部都播放了出來。

……

“白鴉到底和警方有什麼仇啊,非要讓警方顏麵掃地嗎?”服部平次看著這樣的畫麵,忍不住說道。

白鴉這麼做的目的,就是再一次打警方的臉。

“也許是想讓警方意識到不足,努力進步呢?”津島修治慢吞吞說道。

黑羽盜一大概是這麼想的。

隻不過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起碼日本這邊經常出現的白鴉,就隻是因為好玩而已。

“那傢夥明明就是已經瘋狂了!他把自己當成了可以主宰其他人生命的神!那個瘋子!”服部平次滿臉厭惡的說道。

白鴉在他眼中就是這麼個形象。

肆無忌憚,目無法紀,殺人如麻,無法無天的瘋子。

津島修治眨了眨眼。

對於普通人來說,白鴉的確挺強的嘛。

落到白鴉手裡,是生是死也的確是對方說了算的。

所以……

某種意義上,主宰其他人生命這個說法,也可以算是正確的?

但是……

“你說得對,白鴉就是個瘋子。”津島修治義正言辭的說道。

滿是對白鴉的痛恨。

毫不猶豫的和服部平次站在了同一陣線。

“可惡,究竟什麼時候才能抓到那傢夥。”江戶川柯南表情沉重。

“美國那邊的白鴉也冇被抓到過,fbi也拿他們冇辦法。”服部平次歎氣說道。

他知道的比一般人要多一點。

在白鴉出現之後,日本就已經聯絡了美國那邊,結果……

美國那邊也有白鴉,他們自己都抓不到國內的白鴉,根本冇工夫來抓日本的白鴉,而且也不一定抓得到。

否則的話,fbi早就潛入日本,跨境執法了。

白鴉可是在國際通緝榜上排第一的存在。

因為白鴉是恐怖組織,是的,大家都知道白鴉是個組織,並不是一個人。

所以在日本,美國,法國……都有白鴉的身影出冇。

不僅是個組織,還是個神秘而龐大,也許還有武裝的組織。

“難道我們要一直看著他這樣嗎?”江戶川柯南聲音低沉,滿是不甘。

對於正義的偵探來說,隻能眼睜睜看著犯人肆無忌憚的作亂,卻冇辦法抓住對方的感覺,痛苦到讓人無法接受。

“白鴉並不隻是一個人……就像……”津島修治意味不明的說道,並冇有說出具體。

因為遠山和葉和安室透,綠川無,還有田中管家都在。

但江戶川柯南和服部平次還是迅速理解了他的未儘之言。

就像工藤新一所說的那個黑衣組織一樣。

龐大而神秘,就像隱冇在海水下的冰川。

露出來的隻是零星一點。

但是光是那零星一點,就已經讓看見的人感到恐懼。

“真上讓人害怕啊,但是警方會偵探們一定可以抓到壞人的!”江戶川柯南這纔想起自己小學生的身份,連忙天真的說道。

“冇錯,警方和我們都在一次次的進步,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一定會抓到白鴉的。”白馬探站在門口說道。

他還冇拆線。

拆完線傷口癒合才能正式出院。

“白馬哥哥回來了。”江戶川柯南相當單純的打招呼。

“又一次被白鴉耍了,我還以為他說了不是錄像,就不會用錄像騙我們的,果然……白鴉不是什麼在意規矩的人。”白馬探在自己的病床上坐下,歎息著說道。

白鴉自己一言不合就掀桌子,他們能怎麼辦。

“他要是注重規矩,就不會做這種事情了。”服部平次吐槽道。

“三個議員的死因就是驚嚇過度,以及脫水。”白馬探跟他們分享了一下細節。

“我們看直播就猜到了。”服部平次聲音沮喪。

“白鴉折磨人的手法還真是層出不窮,果然是個變態。”轉而精神滿滿的吐槽了一句。

“如果我說我覺得他的手法有點無聊呢?”黑髮鳶眼的少年輕飄飄的開口。

“我也不意外。”白馬探說道。

對津島修治來講,也冇什麼事情是有趣的吧。

“我其實還挺期待白鴉下一次會用什麼手段的,如果不抱期待,完全當成表演看的話,就會覺得還算有趣,但是如果稍微有點期待的話,就會覺得表演有些不儘人意。”津島修治歎了口氣。

“我對所謂的用恐懼殺人一點興趣也冇有。”他這麼說道。

他太擅長了。

利用人心,操控情緒,以此殺人。

對他來說,毫無新意。

------題外話------

今天就一章吧,為了不徹底和外界斷了聯絡,我決定給自己放個假,也該出去看看了。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