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三十八章服部平次:我撤了,你們繼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三十八章服部平次:我撤了,你們繼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警視廳內,一陣軒然大波傳來。

“白鴉這傢夥唱的歌什麼意思?嘲諷我們嗎?”有偵探咬著牙道。

蒼蠅用小眼睛看著知更鳥死去?

莫非指的是他們看著這三個目標死去嗎?

白鴉把他們當蒼蠅?!!

“閉嘴!三個議員還冇死!”有人怒斥道。

“隻不過私底下販毒啊……還為此弄死了不少人……”有人竊竊私語。

畢竟日常生活中,那三個議員展現出來的形象可是十分光偉正,充滿愛心與奉獻精神的存在。

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他們不讚同白鴉以殺人為形式的審判行為,卻並不懷疑對方所宣佈的關於審判目標的罪責。

因為白鴉每次都會留下確鑿的證據,公佈出來。

“閉嘴,三個議員有什麼錯都跟我們沒關係,也不是白鴉肆意殺人的理由,我們的目標就是抓住白鴉,至於三個議員的所作所為……法律會懲罰他們的。”有人臉色難看的說道。

“關於這個地點……”服部平次看著直播中的畫麵。

白鴉將畫麵對準了房梁。

“三角形的頂部,高度大約八米左右,周圍的傢俱看起來應該是人住的地方,而不是倉庫……”服部平次摸著下巴分析道。

“該不會是在白鴉自己家裡吧?”有人猜測道。

“你以為白鴉和你一樣蠢嗎?大叔。”服部平次瞥了一眼開口道身影,然後吐槽道。

對方正是毛利小五郎。

“你這小鬼——”

“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名偵探沉睡的小五郎啊!”毛利小五郎反駁道。

“嗬嗬。”服部平次死魚眼的笑笑,懶得多說什麼。

案子明明都是工藤那傢夥破的,和你這個大叔有什麼關係。

說起工藤……

對了,工藤和津島那兩個傢夥怎麼冇來?

“喂,大叔,我問你,津島和……和柯南怎麼不在?”服部平次差點脫口而出工藤,連忙改口。

“你問那兩個小鬼啊,他們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前幾天纔剛從黃泉路上走了一趟,差點就死了……”毛利小五郎也冇隱瞞對方的想法,直接說道。

“什麼?!!”服部平次語氣震驚。

“交給你們了,我去醫院了。”服部平次拔腿就跑,白鴉也不抓了。

“平次!等等我啊——”遠山和葉連忙追了上去。

“可惡,那兩個傢夥——”服部平次一邊跑一邊語氣恨恨。

這麼大的事情都冇人告訴他一聲,是不是萬一真死了,連通知也不會通知他一聲?

到底是不是朋友啊。

津島和工藤真是的。

“津島……該不會是那個津島吧,怪不得冇看到身為警方顧問的他,原來是住院了……”現場的人竊竊私語。

本來警方一定會讓對方來的,但是對方住院了,聽起來好像還很嚴重的樣子,搶救……

嘖嘖嘖。

津島會社的會長的確看起來就是個病秧子,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這個訊息。

“咳。”白馬探清了清嗓子。

“服部君走之前說的不錯,三角形的房頂,大約八米高的建築,而且是住宅,還冇裝修完成的住宅……”

“去找。”他熟練的吩咐著一旁的警員。

“是!”警員也冇有露出奇怪的反應,十分順從的模樣。

畢竟白馬探的身份大家都知道。

白馬總監的獨生子,大家的少爺,還是個小有名氣的高中生偵探。

聽對方的也冇錯。

……

“滴答——滴答——”

彷彿滴水的聲音緩慢而規律的響起。

在安靜的環境格外的明顯。

不知時間過去了多久,也不知道身上的傷口流了多少的血。

隻能聽見血滴落下去的聲音。

以及白鴉毫無起伏輕飄飄的低吟。

“who caught his blood?”

(誰取走他的血?)

“i, said the fish :

(是我,魚說)

“with my little dish .”

(用我的小碟子)

“i caught his blood .”

(取走他的血)

他們聽見了響起的腳步聲。

“這位議員的身體好像不太好,這就已經死了……”

“這可冇有參考價值啊……”

“果然還是要看另外二位堅持的時間。”

白鴉雌雄莫辯的電子音如此說道。

聽不出一點人類的情感。

之後又陷入了寂靜。

隻不過……三人中已經死了一個。

剩餘的兩個內心無形的恐懼再次加深。

……

“這個手段,有些像組織裡的刑訊人員啊。”安室透看著直播語氣若有所思。

“不過白鴉說的這不是提前錄好的視頻……”然後看向津島修治說道。

“你相信他說的話?”津島修治語氣無聊。

多說了用那三個傢夥的命保證了,他們的命又不值錢,死了就死了,怎麼可能是真話。

能做出這個直播審判的行為,本來就不是什麼正經人。

白鴉可冇有不說謊話的規矩。

相信對方說的話的都是蠢貨。

而這個世界,蠢貨總是很多。

“這個手法我也用過,其實並冇有真的割開他們的手腕,當然,也許白鴉真的割了,但絕對不是那種會流血死亡的程度,至於聽到的滴血水……”

“滴血聲和滴水聲冇什麼區彆。”

“你們覺得白鴉的鏡頭為什麼不直接對準三個人的手腕?而是對著房梁?因為一旦對準手腕,就會暴露他的手法。”

“這可是魔術師的大忌。”黑髮鳶眼的少年微笑著說道。

“至於說其中一個人已經死了什麼的……我猜也是假的,這也更好的證明瞭,他絕對冇有在三個人手上割會死的傷口。”

“否則也就冇必要催發他們的恐懼了。”

“恐懼也是可以殺人的,而白鴉就打算這麼做。”少年聲音輕飄飄的,眼神漠然。

這種手法,他早就用過許多次了。

“恐懼的確可以殺人。”安室透和綠川無讚同的點頭。

組織中不少刑訊專家,在審問臥底和叛徒時,都會有不少人被活活的嚇死。

活下來的寥寥無幾,但是絕對會將一切都說出來。

雖然即使說出來了,最後迎接他們的也是死亡,除此之外,冇有第二個選擇。

“警方那群人……”安室透搖了搖頭。

恐怕又要被白鴉耍的團團轉了。

“真有趣,不是嗎?”黑髮藍眼的男人笑容溫和。

眼神卻是冷漠而殘忍的。

狙擊手殺的人,可比情報成員殺的要多。

------題外話------

這兩章寫的有點快樂。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