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十三章酒廠孤兒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十三章酒廠孤兒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說著真幸運的少年,神情失落又憧憬。

安室透看出,卡奧是真心的,為此感到羨慕。

“卡奧你……為什麼會想自殺呢?”安室透忍不住發問。

一次又一次,被阻止了無數次,卻依然鍥而不捨的自殺。

“波本,你覺得人活著……真的是有意義的嗎?”少年聽到他的問題,隻是抬起頭注視著他。

用著那隻死寂的鳶色左瞳,注視著他。

[和他對視的話,會被他眼中的絕望淹冇]

[向他伸出手的話,會被他周身的黑暗沉冇]

安室透在那隻鳶色的左眼蘊藏的意味中產生了退卻的心理。

“嘛,隻是說著玩的。”少年突然不著調的笑了起來。

“反正即使波本你活著冇有意義,我也是相當有意義的~”

“畢竟我是個這麼優秀的男人嘛~”他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樣,猖狂道。

波本:……

“是嗎?十四歲的——男人?優秀?嗬。”安室透一聲冷笑代表了一切。

明明什麼都冇說,卻好像說了千言萬語。

津島修治:……可惡!

“波本你最好和我留在一起哦,反正……今天晚上也睡不了的嘛。”

“來打遊戲吧!我準備好了!”他將兩部手機舉起來說道。

安室透:???

“我的手機,你什麼時候拿走的?”他摸了摸自己身上放手機的地方,確定來對方手上另一部就是自己的手機。

他反應有這麼差嗎?手機都被拿走了卻冇反應過來?

“不告訴你,略略略~”少年惡劣道。

“彆擔心,畢竟就連中也和琴酒,被我拿了東西也反應不過來的嘛~”他試圖安慰對方。

波本:為什麼你會有這種技術啊?!

“波本,快點,彆想啦。”津島修治催促著。

波本:我記得……我好像說過……再也不和卡奧打遊戲了吧……

他看了看手機上顯示開始的遊戲,陷入沉默。

手指卻不由自主的操作起來。

……

然後,在天微微亮起的時候,前田公館再一次響起了尖叫聲。

安室透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五點半的時間,又看了看一旁沉迷遊戲的津島修治。

為什麼他會相信卡奧的鬼話呢?

明明昨晚他可以擁有一個舒適度睡眠的。

“你早就知道前田先生的死,五點半纔會被人發現吧。”安室透突然低聲說道。

“當然了,畢竟對方有五點半讓侍者喊醒自己的習慣……”打著遊戲的手停了下來。

津島修治抬頭看了一眼滿臉黑氣的波本,沉默了片刻。

“冇有哦,我不知道的,我以為半夜就會被人發現嘛~”他果斷的解釋道,吞下了自己上一句話。

安室透伸出了手。

安室透揪住了對方的臉。

安室透開始捏臉。

“哈?無所謂哦,這種事情,反正我也不在意嘛!”他手上大力的揉著對方的臉,笑的毫不在乎道。

“痛痛痛……臉……臉皮要掉了……”津島修治捂著發燙的臉頰,縮在角落吐槽。

“波本是個無情的男人,壞男人,惡劣的男人,冇人性的男人……”

波本:???

你在說你自己嗎?卡奧。

……

“咚——咚咚”

“津島少爺,您醒了嗎?”門外有人輕聲問道。

“恩。”少年懶散沙啞的彷彿剛睡醒的聲音響起。

“還請您來客廳一趟。”

“我知道了。”少年聲音虛弱道。

安室透眼看著剛剛一臉惡劣的少年,在敲門聲響起的瞬間,化作憂鬱病弱的模樣。

就連聲音的透露著冇睡好的病氣沙啞。

二人下樓來到了客廳。

再一次看到了帶隊的目暮警官。

“津島少年,你醒了啊。”他打招呼道。

“是,讓你們擔心了。”少年語氣低沉的回答。

“又發生案件了嗎?”他看了一眼目暮警官和周圍的警察,問。

“事實上,這也是一起自殺案件。”目暮警官無奈的說道。

“前田先生留下了遺言,說都怪自己對妻子的隱瞞,讓對方選擇了不明真相的自殺,他要去陪她。”目暮警官舉著一封信說道。

[繪裡說武田那傢夥在等她,他們兩個能不能等等我呢?]

“……看來姑姑和姑父……還有武田先生的感情……的確很深啊……”少年看了眼信件,低垂著眼眸說道。

“是,所以我還想問你有什麼線索嗎。”目暮警官試探性問。

“抱歉,我從昨天下午一直昏迷不醒,直到剛纔才醒過來,所以並不是很清楚。”少年搖搖頭,歉疚道。

“而且……我覺得姑父……的確是自殺的。”他滿眼悲傷的說道。

“這樣啊……”目暮警官若有所思。

由於前田先生自己留下了遺囑,現場也冇有第二人的痕跡,所以案件直接被判定成了自殺。

“真可惜啊……律也少爺他……一次性失去了父母……”

“是啊,律也少爺……可怎麼辦啊……”侍者們竊竊私語。

前田律也站在客廳裡麵,朝著竊竊私語的傭人瞥了一眼,對方便立刻彎腰鞠躬退了出去。

很快,客廳隻剩下三個人。

一對錶兄弟,一個安室透。

“那麼……律也表哥,我和安室先生,就告辭了。”少年這麼說著。

“……我送你們一程。”前田律也沉默著說道。

將他們送到了大門口,目送著安室透開車離去。

“前田家的產業,看來也歸組織了呢。”津島修治看了一眼車後站立的身影,麵無表情的意味不明道。

“他和組織有關?”開著車的安室透也從後視鏡看了一眼對方。

他還站在原地,目送著他們離開。

“他也是從組織的孤兒院被人領養的,波本明明昨天有調查過吧,畢竟你可是組織的情報專家哎~”後座的少年仰著頭看著車頂窗道。

“啊……的確……”安室透語氣低沉。

他昨天晚上就調查了前田律也被領養前的經曆,然後調查到那家孤兒院也是組織資助的孤兒院之一。

那個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了。

畢竟他小時候也是在組織的孤兒院長大的,然後從外圍成員爬到了現在代號成員的地位。

組織在世界各地都有資助孤兒院,然後從孤兒中挑選有資質的孩子,進行訓練,用來培養組織的外圍成員。

資質一般的普通孩子則普普通通的讓他們被各種家庭收養,最優秀的則留在組織繼續訓練,做為外圍成員,通過考覈後成為代號成員。

“津島君怎麼知道的?”安室透問。

他要不是自己在孤兒院待過,也無法聯想到組織上麵。

“嘛,波本要學會辨彆組織成員的氣息才行啊……”

“有助於找到同類呢。”津島修治一副大家都是野獸,需要憑藉氣息尋找同伴的姿態說道。

“真的有這種氣息嗎?”安室透好奇問。

“當然是——騙你的啦~”少年拉長了聲音道。

波本:早有預料。

“我之前見到過他的資料唷,早代號成員的考覈名單裡。”津島修治道。

“而且他的考官,可是琴酒呢。”少年模樣期待。

“是琴酒啊……,那隻能祝他好運了。”安室透搖搖頭,一副無能為力的模樣。

畢竟琴酒負責的考覈,死亡率是最高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