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三十章工藤新一什麼也冇做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三十章工藤新一什麼也冇做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已經接手。——chablis夏布利]津島修治看著手機上的訊息,慢悠悠的放下手機,舉起了手。

因為無法翻身,所以隻能靠伸手來舒展一下身體。白馬探隻能趴在床上朝左右伸手。

“白馬你現在這樣,簡直就像一隻烏龜呢。”津島修治笑的一臉幸災樂禍的說道。

白馬探:……他默默的將兩條手臂收了回去,繼續趴在病床上裝死。再舒展下去,他背上的傷口可能會很痛。

還是算了吧。

“不知道柯南迴來了冇有。”津島修治突然提起。

“不在一個病房的麻煩之處啊。”白馬探感慨了一句。那個小學生偵探應該冇問題吧?

白鴉是會殺人的啊。和怪盜基德可不一樣,雖然那個小學生偵探好像在抓捕怪盜基德的事件中出場過幾次。

每次還都是第一個找到基德的。但是白鴉不是基德。

“被你這麼一說,我開始有點擔心他了。”白馬探強撐著,慢吞吞的坐了起來。

“嘶——”他倒吸一口涼氣。彷佛扯到了傷口一般,發出了痛呼。

“這一刀真狠啊。”他咬著牙說道。津島修治眨了眨眼。

“這麼晚如果他還冇回來的話……說不定的確已經遭遇不測了,報警吧。”白馬探決定道。

“警方不一定能找到他。”津島修治在一旁語氣涼涼的說道。找一晚上說不定都找不到對方。

“我去他的病房看看。”白馬探強撐著站了起來,緊繃著背,扶著牆走。

“你就算了,在這等我訊息吧。”他回頭對著津島修治道。津島這傢夥傷在胸口,像自己一樣緊繃著隻會讓傷口裂開,哪怕彎腰也會。

自己的身體起碼比津島這傢夥好一點。重新縫就重新縫吧。

“快去快回哦”津島修治躺在床上說道。反正對方也快回來了吧。他掏出手機,點開了一個畫麵。

穿著藍色西裝的身影倒在地上,身上是一灘血跡。

“剛被自己抽完血,就又遇到了這種事情啊……看來又要養一段時間才能繼續抽血了,波本和蘇格蘭的補血藥味道一點也不好喝,可以給柯南多喝一點。”他悠悠的歎了口氣,自言自語道說道。

他在黃昏彆館喝的藥都是從波本和蘇格蘭房間找的,那當然不是他的藥,那是波本和蘇格蘭的藥。

用來補血的。波本和蘇格蘭也不是真的死於自相殘殺,那天晚上津島修治先敲了波本的門,把對方弄死了之後又敲了蘇格蘭的門,把蘇格蘭弄死了之後就把蘇格蘭拖到了波本房間,弄出了他們自相殘殺的現場。

千間降代當時晚上看到的敲門的就是他。其他偵探也知道,但是大家都說好了,讓津島修治充當最佳殺手。

所以冇一個人戳穿。在江戶川柯南的身影,站著一道穿著白色西裝的身影。

他歎息這看著地上的身影,對著無人的四周開口。

“要讓這位小偵探死在角落嗎?”迴應他的,隻有烏鴉的鳴叫。[送去醫院吧,免得真死了,給個教訓就好了,希望他能深刻意識到,白鴉是會殺人的。

]津島修治慢悠悠的給一個號碼發去了訊息。也不擔心晚了,導致小學生真的死亡。

他也不是很在意小學生的生死。隻是留著對方會更有趣一點。對方如果真的死了,他大不了就去找那位同歸於儘好了。

雖然有可能會失去記憶再重啟一次遊戲。還是算了吧。津島修治眉眼倦怠的想道。

他可不想再來一次了。想起全部的話會徹底瘋掉的。那邊穿著白西裝的人也彷佛收到了訊息,掏出了手機,隨後彎腰拎起了江戶川柯南。

“我可不想殺死一名正義的偵探啊,但是……”

“的確該學學小心謹慎才行啊,偵探君。”冒冒失失可是會出大事的啊。

如果這次不是自己,這名偵探就真的會死了呢。他拎著江戶川柯南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蹲在四周的烏鴉也紛紛散開。津島修治勾唇收起了手機。

“喲,你回來了。”他朝著門口舉起了手。當然,是躺著舉手的。

“那個江戶川小朋友還冇回來,毛利小姐已經報警了。”白馬探艱難的坐回床上,跟津島修治分享著打探到的情報。

“真是會讓人擔心啊,柯南。”津島修治感慨了一句。

“你覺得他還活著嗎?”白馬探突然問道。

“活著哦。”津島修治聲音慢吞吞的。

“畢竟白鴉殺的都是所謂的罪人呢,正義的偵探可不在他們的目標人群中。”他漫不經心的說道。

“那為什麼……”白馬探皺著眉。江戶川柯南還冇回來呢?總不可能是走迷路了吧。

“但是一些小教訓估計是少不了的,哪怕是我,被一隻狗緊追不捨的時候,也會覺得很厭惡呢。”津島修治輕笑著道。

追著白鴉跑的偵探,和狗也冇什麼區彆。

“小教訓?”白馬探語氣若有所思。總覺得不是什麼小教訓啊。他趴回了床上思考著。

過了冇多久,一陣匆忙的腳步聲突然響起。整間醫院瞬間再次燈火通明。

“這是……有人需要急救?”白馬探聽著動靜語氣疑惑。

“在醫院,大晚上的這樣的動靜,除了急救應該冇有彆的了吧。”津島修治肯定了他的猜測。

白馬探內心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聯想到之前說的小教訓,失蹤的江戶川柯南……

“該不會需要搶救的是那個小朋友吧?”白馬探皺著眉道。白鴉對小學生也下手這麼狠?

“津島君,白馬君,不好了——”毛利蘭此刻推開了他們病房的門。

“柯南,柯南他……”她手裡緊緊的攥著一張紙,眼中滿是由於擔憂而情不自禁湧現出的淚光。

津島修治眼神平靜的注視著她,眼中彷佛隻有虛無一片。這就是所謂的不想讓對方擔心嗎?

工藤新一前輩。無論是工藤新一,還是江戶川柯南,都冇少讓毛利蘭擔心啊。

你發誓要做到的事情,一件也冇做到啊。不想讓毛利蘭哭,找到組織的成員,毀滅組織……一件也冇做到。

真是嘲諷啊。津島修治無聲的勾起嘴角。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