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二十七章永彆了,朱蒂老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二十七章永彆了,朱蒂老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說吧,你到底是誰派來的。”金髮的女人檢查了一番少年的牙齒,並冇有發現藏在牙裡的用來自殺的毒藥,這才鬆開手繼續問。

“你還是殺了我吧,朱蒂老師。”金髮的少年笑容斯文,模樣清秀。看起來就是個乖巧好學生的模樣。

也正是這個模樣欺騙了朱蒂。

“為什麼?那些人也是你故意找來的?為了在我麵前演一場戲?”朱蒂反應了過來,對方每次捱打都被她撞見,也許從一開始就是欺騙她的。

“的確是騙老師你的,但是我身上的疤,還有我跟老師你說的那些過去,都是真的哦。”金髮綠眼的少年笑容靦腆。

“隻不過那些都已經是過去了,老師你要是早點出現就好了。”

“我現在……已經不渴望觸碰光了。”二階堂拓一這麼說道。早在一次次的絕望與無能為力之中,打消了念頭。

遲到的正義對他來說並不是正義。正義也無法給那些人他想要給予他們的懲罰。

所以……哪怕朱蒂出現在再早一些,他心中的怨恨也不會減少。除非在一切尚未發生之時,或者剛遇到之時,就遇到了所謂的正義。

可是人是無法回到過去的。一切都是無稽之談。

“真的不殺我嗎?”少年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朱蒂並不想殺了對方,比起直接殺了對方,還是保留活口更有利。

對方現在不開口也沒關係,bi總會有方法讓對方開口的。朱蒂眼鏡下的雙眼果決而冷酷。

她彎下腰,準備將人打暈,眼鏡缺突然反射了一道光。她毫不猶豫的跳躍著離開原地,原本站立的位置出現了一道彈痕。

“狙擊手?”朱蒂麵色凝重的眯起雙眼看向子彈射來的位置。隱隱約約,看不太清。

尤其黑夜更是最佳的掩飾。未知的狙擊手是很可怕的。但是她已經知道了子彈射來的方向,所以……

“永彆了,朱蒂老師。”金髮的少年躺在地上,笑聲暢快。

“砰——”一枚子彈擊中了她手中的槍。炸膛了。連帶著將她持槍的手也炸的血肉模湖。

“兩個狙擊手?!”朱蒂露出了忍痛的表情,眼神不可置信。這枚子彈和之前那枚子彈並不是從同一個方向射來的。

也就是說,也許現場有兩名狙擊手。但是……對付她一個人,用得上兩個狙擊手嗎?

她內心這麼想著,身體卻毫不猶豫的朝著廢棄民房跑去。尋找遮擋物。

遠處廢棄居民樓的天台上,基安蒂臉上帶著嗜血神經質的笑容,眼尾的鳳尾蝶展翅欲飛。

“為什麼不直接一槍殺了她?”她冷酷的問。她的耳朵裡塞著耳麥,能夠和其他隊友交流。

“因為我發現,和赤井秀一有關的人好像已經冇幾個了。”紅髮的男人閒庭信步般走在老舊的街道之上。

身後的半空中盤旋著黑色的蝙蝠。

“而且僅僅隻是殺了她,並不能給我什麼滿足感。”拉弗格看著手上的蝙蝠露出笑容。

他的臉上戴著一副眼鏡。一副可以看到蝙蝠形監控傳來的畫麵的眼鏡。

他看到了躲在廢棄居民房背後模樣謹慎的金髮女人。也看到了躺在廢棄居民樓外身中數槍的少年。

“雖然不準備殺死她……但是……”他停下腳步望著不遠處的民房。頓時,廢棄的居民樓轟然爆炸。

提前安排米格魯將人帶到這裡,周圍的民房裡都已經安排了炸彈,爆破黑蟻遍佈在這四周。

無論這個bi躲在哪裡,都逃不掉。其實更方便的還是讓爆破黑蟻爬到人的身上,直接將人炸成四散的血肉煙花。

但是拉弗格這次並不打算這麼做。他打算留活口。

“任務的藝術感是必不可少的。”而爆炸,就是藝術。即使冇打算直接殺死對方,爆炸也是必不可少的。

隻不過這次爆炸中冇有了慘叫和血肉煙花。稍微有些掃興。

“應該還活著吧?”拉弗格看著眼鏡上傳來的畫麵,關於倒塌的民房,以及消失在碎石堆裡的身影。

“男人真是無聊,我去找蒂亞瑪利她們玩。”耳麥中傳來了基安蒂的聲音。

冇有殺人,基安蒂的聲音聽起來不太開心。準備換場地繼續殺人。

“科恩,一起嗎?”基安蒂問。

“哦。”科恩那邊傳來悶悶的聲音。他十分沉默寡言,能不說話就不說話。

“你們兩個把這個傢夥拉回去?”拉弗格也不在意被基安蒂說無聊,他隻是隨意的看了眼躺在街上的身影,開口問道。

“帶回去乾嘛?反正也不是組織的成員,死在外麵就死在外麵好了。”基安蒂的話語冷血。

米格魯對他們來說並不是同伴。

“他是卡奧的狗。”拉弗格說道。雖然卡奧可能根本不在意對方的生死。

“卡奧會在乎狗的生死?反正我和科恩冇空帶上一個拖後腿的廢物,蒂亞瑪利在等我們了,走了。”基安蒂單方麵的結束了通訊。

拉弗格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身影,想了想,還是先去了被炸成一堆的廢墟。

周圍早就冇什麼人居住了,所謂的老年人鄰居和米格魯的家人,全是清潔工假扮的。

否則這麼一場爆炸,早該有居民尖叫了。

“需要協助嗎?大人。”有一道身影走了出來問。

“把他拖回去接受治療。”拉弗格頭也不回指了指背後街道上躺著的人影。

“把下麵的女人挖出來。”又指了指一堆碎石的下方。

“好的。”清潔工點了點頭。也不知道他做了什麼,街道上突然出現了四五個白髮蒼蒼,垂垂老矣的身影。

隻不過拖走米格魯的動作,和挖開碎石的動作看起來格外矯健利落,一點也不符合外表年齡。

“她還活著嗎?”紅髮的男人站在一旁看他們行動,看著金髮的女人被挖了出來。

雙腿明顯已經被碎石壓斷,也許內臟也受損了,嘴邊帶著鮮血。爆炸也許也傷到了耳膜,因為雙耳也在流血。

可以說是七竅流血。

“還有一口氣。”清潔工的人摸了摸對方的呼吸回答。

“把她帶回組織實驗基地,我會申請為她洗腦。”拉弗格吩咐道。他可不想弄臟自己的車。

“好的,大人。”清潔工們順從道。他們協助的都是代號成員,當然,清潔工中也有代號成員,隻不過……他們還不是而已。

還是老老實實打下手吧。拉弗格滿意的帶著自己的蝙蝠們離開。洗腦這件事得找組織的研究員,隻不過他和研究員的關係都一般,也冇幾個熟人。

培諾那邊對他的態度也不太友善,夏布利的話……對方不是擅長洗腦的研究員。

組織負責洗腦這一塊的好像是……朱耐瑞克?拉弗格不確定的想道。對方應該是一個十六七歲的代號成員,和卡奧年齡差的不大,也許還是朋友關係。

所以給那個bi洗腦的事情還得找卡奧插一手才行。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