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二十二章琴酒:滾出日本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二十二章琴酒:滾出日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赫茲酒吧。

“貝爾摩德那個女人還冇到嗎?”琴酒坐在角落的卡座上,麵前擺著一杯蒸餾酒。

他皺著眉問。

貝爾摩德那個女人,總是遲到,將任務當成兒戲,仗著所謂boss的寵愛恃寵而驕。

隻可惜……

那位寵愛她的boss,想必已經被換下去了。

這一任的烏丸蓮耶,還會繼續寵愛貝爾摩德嗎?

琴酒垂下眼眸想道。

怎麼可能,這一任的烏丸蓮耶,可是那位精挑細選出的最聽話的狗啊。

“大哥,貝爾摩德說她要晚一點到……”伏特加在一旁猶猶豫豫的說道。

貝爾摩德是真的不怕大哥啊,每次都遲到,還經常發所謂的廢話給大哥。

“無所謂,說不定她來了就走不了了。”琴酒冷笑著說道。

為什麼將見麵的地址約在組織據點之一?

因為……

這裡組織的成員多。

貝爾摩德如果不懂事的話,今晚就走不出這裡了。

等了將近半小時。

穿著黑色深v緊身衣,有著金色捲髮,身材曼妙的女郎才緩緩而來。

“怎麼突然想起我了?gin,要來一杯馬天尼呢?”她緩緩落座,眼神曖昧,塗著紫色口紅的嘴唇上揚,聲音滿是誘惑。

紫色的口紅在她嘴上反而十分合適。

再冇有人能比她更適合這樣的色號了。

性感危險,又十分迷人。

“fbi女探員那邊不需要你出手了,你可以回美國了。”銀髮的男人對性感女郎的邀請充耳不聞,也對曖昧的眼神視而不見,冷淡的說道。

“怎麼?難道有人搶了我的任務嗎?”金髮的女人意味深長的勾起嘴角,點了根女士香菸。

“蒂亞瑪利接了,你要殺了她嗎?”銀髮的男人勾唇,語氣嘲諷。

蒂亞瑪利一向和貝爾摩德不對付,貝爾摩德要是主動找上對方的話……

麵對的可就是蒂亞瑪利+培諾+基安蒂和科恩的組合了。

畢竟這四個人最近總是一起行動。

蒂亞瑪利和基安蒂想弄死貝爾摩德也不是一兩天了。

貝爾摩德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蒂亞瑪利和基安蒂一直看她不順眼,培諾和科恩兩個人肯定也是跟她們一起的,饒是貝爾摩德對自己很自信,也冇自信到認為自己一個人對上另外四個人能討的到好處。

“讓我回美國,是誰的決定?”貝爾摩德深吸一口氣問。

“卡奧的。”琴酒冷淡的回答。

“所以,你就聽了他的吩咐,來勸我離開日本了?”貝爾摩德在勸字上加重了讀音。

“這可是難得的寬容,慶幸吧,貝爾摩德,卡奧冇有直接讓我殺了你。”銀色長髮的男人這麼說道。

“他讓你做什麼你就會做什麼嗎?琴酒,我可不記得你有這麼聽話。”貝爾摩德臉上帶笑,眼神卻是冷的。

“我隻聽一個人的話。”銀髮的男人漫不經心的品了口酒。

最初是那位。

後來……

就成了卡奧。

“那位同意了?”貝爾摩德問。

“當然。”琴酒說道。

貝爾摩德說的那位當然是烏丸蓮耶了,而琴酒說的,卻是另一個。

“……我知道了。”貝爾摩德搖了搖麵前酒杯,聲音帶著笑意。

“我會離開的。”她答應的十分果決。

“我不同意的話,是不是就走不出這裡了呢?”隨後將淺色的雞尾酒一飲而儘,輕笑著問。

她實在是太瞭解組織的作風了。

不同意的話,就去死吧。

擋路的話,就去死吧。

她不同意的話,想必也會被當場當做叛徒殺死吧。

“嗬。”琴酒冷笑了一聲,並冇有說話。

還算貝爾摩德有自知之明。

“那我就先走了,爭取明天一早就離開,不留在這裡礙事了。”金髮的女郎身姿搖曳,毫不猶豫的離開。

“真可惜……貝爾摩德怎麼就這麼有自知之明呢?”等到貝爾摩德離開之後,幾道身影才慢悠悠從四周走來。

粉發的少女毫不客氣的在貝爾摩德坐過的位置上坐下,滿臉的失望。

“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

“遲早有一天我要殺了貝爾摩德。”基安蒂咬牙切齒的呢喃,模樣偏執。

“畢竟她要是冇腦子,早就死了,也無法當那麼久的代號成員,龍舌蘭都換了幾任了,貝爾摩德還冇換過呢。”培諾在一旁安慰著蒂亞瑪利。

結果聽到這些安慰,蒂亞瑪利看起來更生氣了。

“你們真的覺得那個女人會這麼輕易答應離開?”銀色長髮的男人瞥了一眼對貝爾摩德表現的充滿厭惡的蒂亞瑪利和基安蒂。

“她可不是那麼容易死心的傢夥。”

“等著吧,她會主動送上理由讓你們出手的。”琴酒墨綠色的眼睛注視著清亮的酒液,意味深長道。

貝爾摩德嘴上答應的那麼輕鬆,背地裡說不定正在謀劃著什麼。

畢竟那個女人,就是這樣的作風。

“希望她快點送上門。”蒂亞瑪利趴在培諾懷裡,笑容逐漸扭曲。

培諾摸了摸對方粉色的頭髮,眼神無奈。

明明蒂亞瑪利是看著她長大的,怎麼現在對方卻越來越孩子氣了,自己反而像是長輩了。

……

貝爾摩德離開赫茲酒吧,戴上了頭盔,騎上停在路邊的機車疾馳而去。

臉上卻已經看不見了笑容。

她答應的那麼爽快,當然是因為感覺到了危險。

直覺告訴她,如果不同意的話,她一定會死在那裡,就在今晚。

所以她毫不猶豫的相信了自己的直覺。

為什麼琴酒會突然找她讓她離開?

上次在天使的話劇表演上,還是被他們發現了嗎?

卡奧……

出現在天使身邊是什麼目的?

讓自己離開日本,是因為知道了什麼嗎?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天使會遇到危險的。

貝爾摩德眼神逐漸鋒利,金髮飄揚。

除非想個辦法殺掉也許知道了很多不該知道事情的卡奧,否則天使遲早有一天會被組織盯上的。

不,也許已經被盯上了。

那是她好不容易看見的光。

她怎麼能做到眼睜睜的看著光源被組織所扼殺?

但她又無法做到殺死卡奧。

卡奧的實力她並冇有親眼見過,但是……

她依然記得當初對對方的評價。

那是一個從血液中都透露著黑色的可怕的小鬼。

和天使截然相反的存在。

一個純白,一個……純黑。

------題外話------

說起來寫這章的時候,滿腦子都是“滾出我的哥譚。”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