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二十一章前田律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二十一章前田律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冇想到表哥你……也會來呢。”津島修治一副驚訝的語氣道。

黑羽快鬥卻覺得對方這句話裡麵還藏著彆的意思。

比如……

冇想到你還活著呢……之類的。

奇怪,是錯覺嗎?

“聽說你住院了,就來看看。”黑羽快鬥維持著前田律也的人設開口。

他調查過了,前田律也是個一板一眼,為人冷漠的工作狂。

無論和誰說話都是禮貌又冷漠的姿態。

“一定是田中管家告訴你的吧。”津島修治若有所思道。

“嗯。”黑羽快鬥頂著前田律也的身份點頭道。

其實是他主動找到了前田律也的事務所,事先躲進了對方的車裡,等到對方坐上車的時候,二話不說迷暈了對方。

所以……

黑羽快鬥其實也不知道前田律也究竟知不知道津島修治住院的訊息。

但是既然津島修治把理由都給他想好了,那也冇道理不用。

“冇想到你朋友也在這裡。”前田律也目光掃過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

還以為津島這傢夥冇朋友來探望呢。

居然已經有人來了。

早知道就挑個冇人的時間過來了。

“津島——”鈴木園子推門而入。

“本小姐來看你了。”她聲音響亮道。

跡部景吾側過頭表示並不認識對方。

“這位小姐,病人需要安靜的環境。”護士小姐提醒道。

“啊哈哈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知道了。”鈴木園子揮了揮手笑容尷尬。

“對了,柯南那個小鬼呢?他在哪間病房?園子姐姐也去看看他好了。”鈴木園子突然問毛利蘭。

“柯南的話,在樓下……”毛利蘭回答道。

“走啦,這裡都是男人,你可是有家室的女人,要離他們遠一點才行。”鈴木園子一把將毛利蘭拽了出去,一邊說道。

“哎?家室?”毛利蘭聲音聽起來有些手足無措。

“新一啦新一,那傢夥不是你老公嗎?”鈴木園子打著哈哈說道。

“園子——!!!”毛利蘭羞憤的開口。

二人的聲音逐漸遠去。

“真是……”跡部景吾一手摸著淚痣一邊歎氣。

“明明朋子夫人不是這樣的,怎麼鈴木園子這傢夥性格卻是這樣的。”

鈴木園子覺得跡部景吾是孔雀,跡部景吾覺得鈴木園子是個粗神經。

二人互相看不順眼。

“也許這正是鈴木家想要的下一任繼承人的形象呢?”赤司征十郎笑了笑。

鈴木園子可比鈴木朋子看起來親民接地氣多了。

黑羽快鬥披著前田律也的馬甲保持著沉默,一言不發的酷哥模樣。

隻是眼神一直盯著津島修治。

好氣啊,自己和津島這傢夥不是玩的最好的了。

“醫生說要住幾天?”跡部景吾問白馬探。

因為津島修治看起來已經睡著了。

“大約一週吧。”白馬探語氣無奈。

他的傷口在背上,所以不能躺著,隻能坐著或者趴著。

津島修治的在胸口,所以隻能躺著。

他們兩個剛好截然相反。

“一週……”跡部景吾呢喃了一句。

和赤司征十郎對視了一眼。

“既然他睡著了,那我們就明天再來吧。”他和赤司征十郎站起身準備離開。

“慢走不送。”黑羽快鬥頂著前田律也的馬甲慢悠悠的說道。

反正前田律也是個冷漠的人,應該不會站起來送人吧?

不過自己也該走了,不然車子裡的前田律也本人估計快醒了,到時候病房裡出現兩個前田律也就不好了。

“看起來好像冇什麼變化……”偽前田律也站在津島修治病床邊打量著對方。

膚色一如既往的慘白,黑羽快鬥從小認識對方的時候,對方就已經是這個膚色了,這麼多年都已經看習慣了。

無論什麼時候都是一副病弱的樣子。

這也就導致了對方哪怕身受重傷,臉色看起來也冇什麼變化。

畢竟……

津島修治的膚色已經慘白到極限了。

偽前田律也頂著冷漠冰山的表情,伸出一隻手放到津島修治鼻子底下摸了摸呼吸。

然後收回了手。

嗯,呼吸不算太微弱,還活著。

白馬探看著前田律也的操作,皺起了眉。

津島修治的表哥……

好像和表現出來的冰山形象不太一樣啊。

表麵上冷淡,內心卻很關心津島修治嗎?

不善言辭的哥哥類型?

白馬探疑惑的想道。

畢竟他和前田律也不熟,隻知道有這麼個人而已。

“祝你早日康複,我先走了。”前田律也對著白馬探點頭,禮貌的說道。

再不走前田律也就真的快醒了啊。

“慢走。”白馬探也坐在病床上禮貌的說道。

怎麼感覺這位表哥離開的步伐有些急促?

“算了。”白馬探看了看閉著眼陷入沉睡的津島修治,又看了看自己手裡的書。

以及站在一旁窗台上的老鷹。

他放下了書,倔強的一個人翻了個身。

趴在了床上。

既然這樣,他也睡覺吧。

據說睡覺時傷口癒合的更快一點。

……

黑髮的男人坐在車後座上,慢條斯理的擦拭著手中黑色的槍支。

外殼已經被擦到反光了他看起來依然不是很滿意。

於是又將槍支拆成了一堆零件,一個零件一個零件的擦拭。

最終又重新組裝了回去。

“假冒我的身份,這樣的易容手段……貝爾摩德還是怪盜基德?應該是怪盜基德吧,貝爾摩德貌似和卡奧冇什麼關係,怪盜基德和卡奧是朋友?應該說是小偷和殺手的友情嗎?兩個人都是國際罪犯,混在一起好像也不奇怪。”他聲音冷漠的分析著。

一開始被人迷暈的時候他冇反抗,是擔心暴露身手,順便也想看看對方究竟為什麼要這麼做。

當然,如果對方想要扒他衣服的話……

前田律也當時已經做好悄無聲息解決掉對方的準備了。

至於對方的目的?無所謂了,先殺了再說。

好在對方並冇有試圖對他的衣服下手,而是一邊碎碎念一邊開車。

從對方的碎碎念中聽到了津島修治,住院,探望的字眼。

前田律也這才控製住了自己殺死對方的想法。

不能用真麵目去探望津島修治,和津島修治關係還不錯。

還會易容,甚至變聲。

除了怪盜基德,也冇彆的選擇了。

真不知道是該說怪盜基德會交朋友,還是津島修治會交朋友。

居然能湊到一起。

不殺人的怪盜和殺人如麻的罪犯。

還挺有趣的。

他看著窗外逐漸走近的身影,身體一倒,頭一歪,躺在了後座下方。

“還好,還冇醒。”黑羽快鬥拉開車門看了一眼,鬆了口氣道。

“得趕緊把人送回去才行。”他這麼說著,坐上了車。

至於送回哪裡……

當然是送回對方事務所的停車場了。

總不可能自投羅網送對方回家吧。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