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百二十章跡部景吾:你怎麼又進醫院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百二十章跡部景吾:你怎麼又進醫院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津島修治看著黑羽快鬥發的訊息,思考了片刻。

對方要是真的假扮工藤新一過來好像也挺有趣的。

但是……

[你知道工藤新一本人也在醫院嗎?——津島修治]

[……那算了。]

黑羽快鬥極為不情願的慢吞吞的回了訊息。

工藤新一本人在的話,很容易被戳穿身份。

還是算了。

換一張臉去探望吧。

用誰的呢?

黑羽快鬥陷入了挑選最佳冤大頭的時間。

“給你發訊息的人還真是活潑啊,女孩子嗎?”白馬探笑著問。

這麼活躍,應該是女孩子吧?

“……你被砍的其實是腦袋嗎?白馬。”津島修治露出一副惡寒的表情,語氣毫無起伏的吐槽。

“好吧,是男的。”白馬探笑了笑道。

津島修治這種表現,對麵不可能是女的。

話這麼多的男的……

總覺得有點熟悉啊。

“是津島君的朋友嗎?”毛利蘭坐在邊上問。

“因為津島君一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回對方的訊息呢,感覺是關係很好的朋友。”毛利蘭麵對著津島修治平靜的目光笑了笑。

“不,隻是他訊息太多了,震動很煩而已。”津島修治麵無表情的說道,一邊將手機設置成了靜音。

“是這樣嗎……”毛利蘭看著津島修治的眼神就像看著一個彆扭傲嬌,口是心非的孩子。

“不過好像又有訊息了呢。”她指了指津島修治的手機。

津島修治低頭看了一眼。

[你又住院了?——跡部景吾]

[聽說你受傷了?——赤司征十郎]

津島修治歎了口氣。

警方想要把這件事壓下去,不讓普通人知道還好,但是對於財閥來說……

冇有他們得不到的訊息。

即使瞞過了全國其他人民,也瞞不過他們。

畢竟他們的訊息並不是從新聞上得到的。

好在這個國家的財閥也不多。

赤司,跡部,鈴木。

公認的三家。

津島家加上艾蘭得纔是財閥。

鈴木園子應該從毛利蘭那裡得到了訊息,估計已經在趕來醫院的路上了。

赤司征十郎和跡部景吾想必也快到了。

給他發訊息隻是提前通知一下他們會來而已。

[稍微遇到了一點意外而已。——津島修治]

訊息剛發出去,他就聽到了直升機的聲音。

“……你朋友?”從津島修治表情中看出什麼的白馬探問。

直接坐直升機來啊……

“……”津島修治表情複雜,一言不發。

“可能是園子,園子說了她要來看看大家……我去接她。”毛利蘭站起來說道。

“是鈴木家的小姐啊……”白馬探語氣若有所思。

“你怎麼還是這個表情?”他回頭看見津島修治的臉上依然是複雜的表情,忍不住問。

“你冇聽出來嗎?不止一架的聲音。”津島修治歎息著道。

看來大家都湊到了一起呢。

“的確不像是一架的聲音。”白馬探認真聽了聽,點了點頭。

很快,走廊上就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

有的聽起來急促,有的聽起來沉穩。

腳步聲停在了他們病房外。

毛利蘭推門而入。

“津島君,你的朋友也到了。”毛利蘭眼神示意津島修治看跟在她身後進來的身影。

一個紅髮紅眼,一個金髮藍眼,走廊外麵站著兩排保鏢。

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打量了一眼躺在病床上,連坐起來都做不到的津島修治,皺起了眉。

“說說看,你是怎麼做到受重傷又進了搶救室的?”跡部景吾坐在床邊的椅子上問。

分給了隔壁病床上的身影一個眼神。

“跡部前輩。”白馬探打個招呼。

他和跡部景吾在英國的時候上的同一個小學,隻不過對方比他高兩年級,國中的時候更是回了日本。

白馬探卻是在英國上到高二纔回的日本。

“你好。”跡部景吾迴應了一句。

白馬總監的兒子,他有點印象,記憶裡也是個喜歡推理的人。

“我也好奇發生了什麼,纔會讓津島你和白馬君還有其他人一起被送進搶救室。”赤司征十郎也在一旁坐下,聲音溫和。

他們來的時候找白馬總監和田中管家問過了。

和津島一起被送進搶救室的,一共有六個人。

死了一個。

其他人都命懸一線被搶救了回來。

據說津島修治既是第一個被送進搶救室,也是最後一個被推出搶救室的。

“老實說,我們也不太記得了。”津島修治表情困惑。

“有人用怪盜基德的名義,將我們幾個偵探都邀請到了黃昏彆館,就在我們戳穿了那個用怪盜基德名義邀請我們去黃昏彆館的幕後主使的時候,一陣突如其來的白霧瀰漫了整個房間。”皺著眉回憶著。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我們都不記得了。”語氣無奈。

“一睜眼就出現在了病房。”低垂著眼眸道。

“突如其來的白霧?知道是什麼東西嗎?”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對視一眼,皺眉問。

“大概是從毒品中提取出來的東西做成的致幻劑吧。”津島修治麵無表情的說道。

“會讓人上癮嗎?”跡部景吾問。

染上了毒癮可不行。

“應該不會。”津島修治搖了搖頭。

“你還記得上次我和赤司說了什麼嗎?”跡部景吾挑眉問。

津島修治回憶了一下。

“被我們說中了,冇等到你一起吃飯的邀請,反而等到了你又進醫院的訊息。”赤司征十郎在一旁說道。

“我也冇想到會遇到這種意外事故呢。”津島修治憂鬱的說道。

又一個身影推開了門。

黑髮,戴著銀色細邊框眼鏡,穿著整整齊齊西裝三件套的男人走了進來。

“……表哥。”津島修治打個招呼。

“嗯。”披著前田律也馬甲的黑羽快鬥冷淡的迴應。

渾身上下充滿了業界精英的冰山氣息。

這個身份可是他選了好久才選出來的,可以理直氣壯來看津島這傢夥不會被懷疑的身份。

當然,在這之前,他把前田律也打昏了,對方現在在車上昏睡。

不過不敢扒對方的衣服,雖然對方昏迷了,但是總覺得要是扒了對方的衣服,會發生些很可怕的事情。

所以黑羽快鬥穿的是自己準備的西裝。

並且他一邊換頭的時候一邊碎碎念是為了去看望津島修治而已。

嘴巴不敢停,總覺得停了會出意外。

------題外話------

裝昏迷的前田律也/威代爾:噢,卡奧朋友,那算了。

放下摸槍的手.jpg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