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七章帝光中學舊倉庫事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七章帝光中學舊倉庫事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死者伊藤成也,男,十五歲……”

“發現人山下秋人,在伊藤成也死前還接到過對方的電話。”

“嫌疑人津島修治,事發時獨自一人在天台,冇有不在場證明。”說到這裡,彙報案情的小哥忍不住看向獨自一人站在一邊的津島修治。

太淡定了,彷彿絲毫不在意自己被懷疑是凶手。

也絲毫不在意來自周圍同學們懷疑恐懼的眼神。

他隻是眼眸暗沉的站在原地,彷彿與周圍人不在一個世界般的格格不入。

山下注視著他,事實上不止他一個人注視著對方,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將目光放在了對方身上。

然後,他們聽見他說。

“真麻煩。”

“那群偵探怎麼不在。”

“真夠浪費時間的。”

少年鳶色的右眼滿是倦怠和不耐,竟有一種令人無法反抗的氣質。

“彆浪費時間了,警官。”少年站在原地,聲音清朗不耐。

眉眼間的神經質之感愈發明顯。

“凶手就是你吧,山下秋人。”他這麼說著。

“你在說什麼啊,津島君,我和伊藤可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啊!”山下秋人臉漲的通紅反駁道。

“哎?原來是朋友嗎?難道不是小弟和出氣筒嗎?”身上纏綿繃帶的少年語氣上揚,貌似驚訝地說道。

山下秋人握緊了拳。

“這個匕首,插的可真準呢,簡直就像百發百中的弓箭手呢。”津島修治意味不明道。

山下秋人不受控製的顫抖著身體。

“但是,案發時山下君根本不在!而且還接到了伊藤的電話。”有人反駁。

“不是吧不是吧,難道電話就不能偽造了嗎?錄音不可以嗎?你們找到了伊藤成也的手機?”津島修治表情浮誇,語氣也誇張得不行。

“這種專門給自己提供不在場證明的手法,也太簡單了吧。”他態度輕慢。

“你有證據嗎?”有人反問。

“冇有證據,一切都是胡說八道!”山下秋人反駁。

“證據,明明就在你們麵前啊。”津島修治這麼說道。

對他來說這個手法案情殺人動機簡直簡單的不能再簡單,周圍卻冇有一個人能看出。

冇有偵探這些警察就不做事嗎?

“這倉庫擺的東西,就是殺人工具啊。”

“為什麼凶手不拿走死者胸口上的匕首?很簡單,因為他做不到啊~”

“是吧,山下秋人同學。”他突然轉頭頭,用鳶色的右眼注視著一旁忐忑不安的山下秋人。

“雖然你用倉庫裡的健身器材做好了機關,事先將伊藤成也綁在固定位置,並且成功使用機關用匕首殺死了伊藤成也,但你為了尋求不在場證明,根本冇有機會把匕首帶走吧。”

“至於證據……”

“伊藤成也的手機,和你佈置的機關遙控器,還在你身上吧。”

“不如讓大家看看,你手上的手機,究竟是誰的?”津島修治信心滿滿道。

山下秋人捏緊了手機,不發一言。

“至於殺人動機,我也知道的清清楚楚哦~”

“你和伊藤成也的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關係,但你們並不是朋友,伊藤成也打你的時候應該還蠻用力的吧。”津島修治這麼說著,語氣彷彿有種悲憫意味,細聽又覺得是自己想多了。

這句話聽起來明明是嘲諷的語氣啊。

“那傢夥……”山下秋人手中的手機掉在了地上。

淚水一滴一滴的濺落在倉庫滿是灰塵的地麵上。

“那傢夥,伊藤成也,根本冇有把我當成人看!”他驟然抬起頭,哪怕流著淚,卻依然表情凶狠。

滿是厭惡。

“像他那樣的傢夥,都死了纔好!”他這麼說著。

“明明……明明我反覆實驗了上千次……”

“明明我自己檢視過,這將是一出完美犯罪的。”

“你唯一的失誤,就是將我牽扯進來,想讓我替你揹負罪名。”穿著白色製服的少年開口。

“在我看來,你的失誤過於明顯。”他彷彿站在光裡,光卻無法將他照亮。

山下秋人終於無力癱坐在地上,被戴上了銀手鐲。

……

第二日,報紙頭版上,赫然顯示著津島修治的照片。

“帝光的國中生偵探津島修治……”

“看透人心的少年偵探……”

“不可思議的美少年偵探……”

津島修治:…………

[宿主,你好像,火了……]係統磕磕絆絆道。

“身為真酒的我居然成為了一名偵探……”津島修治語氣深沉。

[來lupin——gin]

[OK——cahors]

脫下白色的校服,換上黑色的西裝大衣,直奔lupin。

這次津島修治冇有半路自殺,他安安穩穩的,一路平靜的來到了lupin。

琴酒和伏特加依然是萬年不變的造型,彷彿隻有一套衣服一樣。

當然,津島修治知道,琴酒衣櫃至少有三十件相同款式的大衣。

每天換一套,一個月都不會穿到同一套衣服那種。

而且琴酒,雖然是個殺手,但他有潔癖,還有強迫症。

雖然鯊人的時候完全不介意對方的血四處噴射,也不在乎血粘到自己身上。

但他濺到血的衣服,都會被他銷燬,直接燒成灰那種。

伏特加在自己大哥的威嚴下,隻能跟隨琴酒的腳步。

這次不用琴酒開口,酒保自覺的端上一杯熱牛奶,放在琴酒旁邊的位置。

“琴酒,你覺得我像偵探嗎?”他盯著酒保端上來的熱牛奶,一本正經的發問。

“哼,怎麼?你想玩偵探遊戲?”琴酒也冇否認,隻是開口問道。

畢竟對方想一出是一出的性格,他也瞭解。

突然想當偵探玩玩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你看。”黑髮的少年從大衣裡掏出一張報紙。

指著頭版的位置示意琴酒。

“我已經是了。”他這麼說道。

琴酒:……

他的目光在報紙上劃過。

注視著“看透人心的少年偵探”這句話,勾唇笑了。

當然,他一笑起來,就像凶獸遇上了獵物,不懷好意,滿是殺意。

“你在學校遇上事件了?”銀髮的男人問。

“是啊,那個凶手還想栽贓到我身上。”少年不滿的嘟囔著。

“證據那麼明顯,我想假裝看不見都做不到啊!”

“簡直就像加粗特大號的字體橫在你麵前,你想看不見都不行。”少年絮絮叨叨的吐槽。

“有人說你要成為下一個工藤新一?”琴酒問道。

真是不爽。

津島修治明明就是組織的成員,天生黑方,怎麼可能成為下一個偵探小鬼。

“?彆吧,偶爾玩玩偵探遊戲還挺有意思的,讓我成為下一個工藤新一……”津島修治打了個寒顫。

“比起成為福爾摩斯,我還是更適合當莫裡亞蒂吧。”他思考道。

“而且上一個工藤新一,可是被你灌了藥,現在生死不明啊。”

“我纔不想被你當成試驗品呢。”他撇了撇嘴。

“如果你真的背叛組織,我會親手殺了你。”銀髮的男人這麼說道。

被BOSS視為養子的津島修治。

無論生死,都隻能是屬於組織的。

“我覺得當組織大少爺還是挺舒服的,還能隨意使喚你~”黑髮少年笑眯眯道。

琴酒:……

滾啊,麻煩的小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