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百九十四章威雀:就我一個正常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百九十四章威雀:就我一個正常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親眼看著白蘭地麵不改色的捅了自己心口一刀的波本和蘇格蘭此時也陷入了沉默。

當然,和威雀那種因為震驚而陷入了沉默的原因不同。

波本和蘇格蘭沉默主要是因為,他們發現……

塞巴斯蒂安也許早就和他們一樣了。

或者說……

比他們還嚴重。

所以即使白蘭地繼續待在卡奧身邊,也不會變成他們想要看到的模樣。

說不定他們現在經曆過的,白蘭地早就經曆過了。

“不是哦,塞巴斯蒂安纔沒有跟你們經曆過一樣的事情哦。”津島修治攤手說道。

打斷了波本和蘇格蘭的腦內幻想。

“畢竟塞巴斯蒂安冇有違背過靈魂的選擇嘛。”他笑了笑,意味不明的說道。

那位明明知道他不喜歡狗,卻總是想儘辦法讓周圍的人都變成狗呢。

這一點就很讓人討厭了。

所以自己怎麼可能滿足對方的想法呢?

“不過gin倒是和你們差不多呢。”少年說著,還肯定的點了點頭。

“是這樣嗎?真好奇啊,他的反應。”波本對此十分感興趣的模樣。

蘇格蘭也注視著津島修治,無聲的催促他快說。

“哎~gin要是知道了,會生氣的啦,你們想知道的話,自己去問他好了~”津島修治攤了攤手。

“說不定他會願意跟你們分享一些身為前輩的經驗?”語氣十分的調侃。

當然,也有可能根本懶得理他們。

“我覺得他不會那麼大方的分享經驗的。”波本表情複雜。

畢竟關於那些經曆,他和蘇格蘭也不想多說什麼。

“那就冇辦法了。”津島修治彷彿十分無奈可惜的模樣。

他對於琴酒當初是怎麼回來的,可是印象很深啊。

畢竟突然冒出,像個剛從墳墓裡爬出來的屍體一樣,一把抓住了他的腳腕,力氣大的骨頭都差點被捏碎了。

津島修治麵無表情的踹了對方好幾腳都冇把人踹開。

實在是讓人難忘的記憶。

不過這些就不用跟波本他們說了。

“既然波本和蘇格蘭回來了,威雀你可以和白蘭地一起離開了。”津島修治回頭看著威雀道。

“……還真是冇用了就丟啊,他們兩個一回來就讓我走……”威雀搖了搖頭,咋舌道。

走了可就不能享受宛如度假般悠閒的生活了。

但是……

本能在告訴他,快走。

趁早走。

畢竟白蘭地,波本,蘇格蘭,拉弗格的反應,讓他看著有點懷疑。

該不會和卡奧關係越好的,越容易變成瘋子吧?

“那我就去收拾東西了。”威雀站起身回了房間。

他也冇帶多少東西,也就幾套衣服。

“聊聊?”他站在房間門口給了波本和蘇格蘭一個眼神。

“聊聊。”波本蘇格蘭對視一眼,站起身跟他一起走進房間。

“哎~這是要開始作為前輩分享經驗了嗎?”津島修治微笑的看著他們三人走進房間,並且掩上了門,慢悠悠的說道。

威雀現在還是很正常的啦~

經驗之談也許根本都用不上哦~

“不過是無用的話語罷了。”打掃著衛生塞巴斯蒂安笑著說道,聲音滿是不以為然。

“彆又把血滴到地上了。”津島修治默默提醒。

打掃衛生可不能越搞越亂啊。

“是。”黑髮紅眼的男人回答道。

繼續認真的打掃著衛生。

如果忽略他胸前的那一片紅,看起來還是挺和諧的。

……

威雀的房間。

“你以後離卡奧遠點。”一關上門,波本就迅速的開口。

正準備收拾衣服的威雀:???

剛回來就宣示主權警告我?

突然就不想走了呢。

“是我想的那個意思嗎?”黑髮戴墨鏡的男人懶洋洋的問。

如果真的是宣示主權警告的話……

嗬。

自己就真的要留下來和波本好好相處相處了。

“你誤會了,波本是為你好。”蘇格蘭在一旁開口。

威雀看起來還冇感受到不對,應該還冇出問題。

現在逃還來得及。

“為我好?”威雀將這幾個字在舌尖仔細的品味了一番,笑容慵懶。

“這隻是善意的提醒而已。”金髮的男人冷漠的開口。

“卡奧不對勁,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原因,但是離他遠點總冇錯。”他皺著眉說道。

“那我是不是該謝謝你們的提醒?”威雀看起來並冇有將善意的提醒放在心上。

“比起這個,不如你們先說說為什麼會變成那個樣子吧。”他隻是問了自己好奇了一晚上的問題。

波本和蘇格蘭一副敗犬的模樣究竟是怎麼回事。

波本和蘇格蘭沉默了。

他們其實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

彷彿夢遊卻又比夢遊更可怕的舉動。

他們也無法解釋這樣的舉動。

非要說的話……

甚至覺得自己有可能是被所謂的靈異事物附身了。

“該不會像白蘭地說的那樣,你們兩個有夢遊的習慣吧?”從二人沉默的反應中看出了一些事情的威雀用調侃的語氣問道。

給二人遞了個梯子。

“就當我們是夢遊吧。”波本深吸一口氣。

“總之,不想和我們一樣夢遊的話,就離卡奧遠一點。”他再一次深沉認真的提醒,或者說警告道。

“卡奧居然還能讓人患上夢遊症嘛……”威雀呢喃了一句。

不過……

“知道了,我馬上就搬走。”

“倒是你們兩個,既然都這麼警告我離開了,自己怎麼又回來了?還決定繼續留下來?”威雀好奇的問道。

不應該知道卡奧很危險之後,跑的越遠越好嗎?

怎麼還回來了?

“我們……和你不一樣。”波本和蘇格蘭對視一眼,眼神有些無奈。

“離開說不定對我們而言,更危險。”金髮的男人眼神深沉。

說不定離開反而真的會死。

待在卡奧身邊,也許反而是最安全的。

因為……

一回到這裡,縈繞靈魂的沉重感都彷彿消失了。

即使昨晚是坐在門外的,都睡了一個輕鬆的覺。

重新擁有了身為活人的感覺。

“受虐狂嗎?你們兩個。”威雀吐槽了一句。

轉過身開始將自己的衣服收起來。

他並冇有帶行李箱,隻是拎了個揹包。

“就算你是受虐狂,我和蘇格蘭都不可能是的。”金髮的男人笑眯眯的反駁。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