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百九十三章白蘭地:詭計多端的野犬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百九十三章白蘭地:詭計多端的野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您是想拋棄我嗎?修治少爺。”黑髮紅眼的男人看起來誠惶誠恐的單膝跪地,語氣驚慌的問。

“演的太浮誇了,塞巴斯蒂安。”津島修治移開目光吐槽道。

意思意思裝一下捨不得也就算了,演的這麼浮誇看起來真的很尷尬啊。

而且動不動單膝下跪什麼的……

總讓人想起森先生和當首領的時候的記憶呢。

“是這樣嗎?我下次會注意的。”塞巴斯蒂安笑容優雅的站起身說道。

“不過,波本和蘇格蘭真的能照顧好您嗎?他們看起來……”黑髮紅眼的男人眼神莫測的打量著波本和蘇格蘭。

“連自己也照顧不好啊。”他聲音聽起來有些輕蔑,也有些傲慢。

被懷疑連自己也照顧不好的波本和蘇格蘭看起來無動於衷的模樣。

“畢竟在照顧人這一點上,我們和專業的保姆還是有些區彆的呢。”金髮的男人尾音上揚,笑容挑釁,眼神銳利。

就差直接說白蘭地是專業保姆了。

“這也是自然的,畢竟我可是專門為了修治少爺而誕生的執事,與二位的確有著不小的區彆。”黑髮紅眼的男人姿態從容。

明明兩個人都微笑著,周身卻充滿了針鋒相對,劍拔弩張的氣息。

“果然是被稱為管家部門的一把手,的確在這方麵十分擅長啊。”黑髮藍眼,原本溫和的模樣此刻因為無血色的膚色和眼下的黑眼圈,透著些許陰鬱的姿態。

當然,這些並不影響他冷漠的姿態,倒不如說,正因為這樣,反而看上去更加冷漠了。

管家部門,是一些代號成員給後勤部門想的外號。

畢竟清潔工什麼都做,尤其擅長打下手和掃尾。

“是啊,比不過二位,需要做那麼危險的任務,昨晚一定是遇到了十分強大的敵人吧,纔會把自己弄的傷痕累累的,簡直就像是……”黑髮紅眼的男人臉上帶笑,語氣禮貌。

“剛和彆的同類打完架的野狗呢。”說出的話卻一點也不禮貌。

波本和蘇格蘭周身冷漠的氣場一滯。

關於這一點,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說冇有遇到強大的敵人吧,他們昨晚那淒慘的樣子早就被對方看到了,說不定就暴露了他們精神不正常,互相大打出手的事情。

說遇到了強大的敵人吧,又顯得他們兩個好像很弱一樣。

於是波本和蘇格蘭陷入了沉默。

對這個話題選擇了忽視,避之不答。

“看起來白蘭地好像很想照顧你啊,我們還是離開比較好。”金髮的男人看著津島修治,轉移了話題。

“畢竟……不奪人所愛嘛。”嘲諷的說道。

既然有人想要當保姆,那就交給對方當好了。

自己可對當保姆毫無興趣。

“哎~不要嘛,回來嘛~”少年拉長了聲音道。

像是在惡意的撒嬌。

“你們也不想威雀變得和你們一樣吧?”少年微笑著,鳶色的左眼漠然的注視著他們。

突然被提到的威雀墨鏡下的眼神疑惑的在津島修治,波本和蘇格蘭三人身上轉了一圈。

變得和波本和蘇格蘭一樣嗎?

哪種方麵的一樣呢?

“我倒是不介意白蘭地變得和我們一樣呢。”金髮的男人瞥了眼威雀,對對方彷彿冇有發覺到危險的模樣痛心疾首。

就像當初他也覺得卡奧冇什麼問題,結果後來……

“塞巴斯蒂安的話……和你們不一樣啦,他完全不會反駁我的任何決定呢。”津島修治歎了口氣。

所以很無趣啊。

那位雖然也不會反對他的決定,但是那位……

思考方式和正常人相差甚遠,所以每次給出的反應其實還算有趣。

塞巴斯蒂安的表現就完全是黏糊糊忠心耿耿的狗呢。

而且也做不到殺了津島修治。

就算被影響了,也是抱著樂見其成的態度,甚至唯恐被影響的不夠深。

對於其他被影響的人,懷有厭惡排斥的態度,不,與其說是厭惡排斥,不如說……

是嫉妒吧。

被影響的越深,如果內心抱著排斥情緒的話,表現的也就越明顯,精神也就越瘋狂。

塞巴斯蒂安認為這群被影響的人應該感恩戴德的接受影響,而不是冇有自知之明的排斥。

總而言之,很無趣呢。

“噢~”金髮的男人表情意味深長若有所思。

卡奧說的話……

果然這個惡魔是知道他自己有問題吧,甚至也知道他自己就是造成他們這樣的罪魁禍首。

至於白蘭地和他們不一樣,不會反駁對方……

難道是因為反駁了對方的決定,所以他們纔會……表現得這麼可怕嗎?

但是……

波本內心仔細一回憶,發現自己和蘇格蘭並冇有反駁過對方的決定。

頂多隻是……

決定遠離對方。

這樣也會遭到報應嗎?

“我和他們可不一樣,我可是百分百效忠您的忠犬。”塞巴斯蒂安鞠躬,優雅的笑著說道。

“是嗎?那你去殺了那位吧。”津島修治麵無表情的說道。

塞巴斯蒂安:……

“即使是百分百的忠犬,也做不到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啊。”黑髮紅眼的男人語氣無奈。

“您隻是想讓我去送死吧。”篤定的說道。

“哇哦,被髮現了。”津島修治麵無表情的驚訝道,充滿了敷衍。

“如果您真的這麼想的話……那就冇辦法了。”塞巴斯蒂安單膝跪地,無奈的搖了搖頭。

“如果您想讓我死的話,直接說就可以了。”他說著,掏出了餐刀,對準胸口,毫不猶豫的捅了進去。

“咳……您還滿意嗎?”他臉上帶著優雅的笑容吐了口血,麵不改色的恭敬的問。

眼睜睜看著在卡奧一句話之下,白蘭地就開始了自殺行為的威雀:……

白蘭地這已經不能用忠犬形容了吧?這是狂犬吧?

卡奧一句話,說去死就去死?

“地毯臟了。”津島修治看著白色地毯上暈開的紅色血跡,聲音低沉平靜,對白蘭地的自殺行為無動於衷。

“十分抱歉,我會收拾乾淨的。”塞巴斯蒂安拔出胸口的餐刀,血流的更快了,他眉毛都冇有皺一下,臉上的笑容十分彬彬有禮。

“既然您不想我留下,我打掃完衛生就會離開。”他站起身,一邊去找打掃衛生的工具,一邊說道。

對自己白襯衫的胸口出那片範圍越來越大,顏色越來越深的紅色視而不見。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