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十七章石獅子與帥哥與凶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十七章石獅子與帥哥與凶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那位津島社長的確模樣十分精緻,但是,他隻是個少年而已……”

“果然還是我這樣的成年帥哥更有魅力吧~”那智真吾看了看在一旁,坐在保鏢搬來的凳子上,喝著小桌子上放著加了冰塊的果汁,一旁還有人站著給他撐傘的黑髮少年道。

“你覺得呢,毛利小姐?”

“啊……這個嗎……”毛利蘭也不知該如何回覆。

該怎麼說吧……

那智真吾先生作為藝人當然是帥的,津島君的話……

津島君是和他完全不同的風格呢,為什麼感覺津島君比那智先生更有魅力啊……

怎麼辦………

要說實話嗎?

“那智先生和津島君是不一樣的帥氣呢,不能放在一起比較啦。”毛利蘭尷尬的打著哈哈。

工藤新一:你這傢夥,是在自取其辱嗎?

“切,我這個帥哥纔不會和冇長大的小孩子比較呢。”那智真吾說道。

“豆垣,晚上一起吃飯如何?”他對著另一邊短髮女生道。

“這個,不行呢。”女生猶豫著拒絕。

“為什麼嘛,隻是一小會兒而已啦。”那智真吾不滿的問。

“這是不行的了,因為豆垣小姐要和那小子結婚了啊。”導演指了指另一邊的男生。

“哎?!和島崎?”

“是呢,我要和裕二結婚了。”豆垣小姐一臉幸福道。

……

拍攝結束之後,眾人準備回到酒店。

“這種小酒館纔不符合我這種帥哥的檔次呢,我要去住帝丹飯店了。”男演員理直氣壯道。

在他走後,要和豆垣小姐結婚的男人才無奈的抱怨。

“真是拿他冇辦法哎。”

“小蘭姐姐,你不是答應要幫朋友要那位那智先生的簽名嗎?”柯南提醒道。

“對哦!”毛利蘭突然想了起來。

一把拉起柯南就朝著對方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卻看到了那智真吾被另一個男人威脅的畫麵。

毛利蘭尷尬得帶著柯南離開,又撞上了津島修治和女主角七海莉緒小姐交談的畫麵。

撐著傘的田中管家站在少年身後差不多一步遠的距離。

其他黑衣的保鏢則半包圍的姿態圍在少年身後。

“你覺得,演戲有意思嗎?歌姬小姐。”少年語氣平淡,聲音低沉。

毛利蘭和江戶川柯南看到那位七海莉緒小姐拽緊了拳。

“……很有意思。”她這樣回答。

“是嗎?那就好。”少年彷彿鬆了口氣。

“那麼,接下來的拍攝也要加油啊,七海小姐。”他鼓勵似的說道。

也不在乎對方的反應,轉身帶著一堆保鏢離開。

看起來就是簡單的上下級的慰問罷了。

為什麼七海莉緒小姐會表現出不耐呢?

“七海小姐認識津島哥哥嗎?”江戶川柯南話剛說出口,就想收回去了。

“當然了,他可是我老闆的老闆。”七海莉緒小姐說道。

“七海小姐是不是很討厭津島哥哥啊。”某小學生天真的問。

“柯南……”毛利蘭試圖製止。

“那是當然的吧,畢竟我原本隻用唱歌就好了,卻因為他的隨口一句話,就得跑來演戲,我可是被經紀人逼著惡補了十幾本演員的自我修養啊……”七海莉緒小姐話突然多了起來。

“他剛剛跟我道歉,說讓藝人拍電視劇隻是他隨口說的一句話而已,問我對他有什麼不滿的話可以說出來,我怎麼可能說出來啊!”

工藤新一:……啊這。

真慘呢,七海小姐。

津島這小子,果然有點惡趣味啊。

……

“死者安西先生,死亡時間十點左右……”

“他寫下了一行字。”

目暮警官正做著調查。

某小學生立馬湊到屍體旁邊觀察起來。

石獅子

他看著用血跡寫出來的字,又看了看一旁滿是鮮血的石獅子。

陷入了思考。

總不可能是石獅子突然活了殺了人吧。

這個石獅子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他看了看字體的寫法,恍然大悟。

“毛利叔叔,你快看,好奇怪哦,這個叔叔明明是成年人了,也會寫錯字嗎?”

“什麼?寫錯字?”毛利小五郎頓時湊了過來。

“你看,這邊的筆畫居然冇有連起來哎。”某小學生好奇的指著字體上的筆畫。

“會不會是凶手後來加上去的啊。”他天真的猜測。

毛利小五郎摸著下巴陷入思考。

“石獅子……去掉多餘的筆畫……”

“是帥哥啊!我知道了!凶手就是——那智真吾先生。”他指著人群中的男演員,自信滿滿道。

“說起來,我和柯南的確看到過死者安西先生威脅那智先生的場景呢。”毛利蘭也思考著說道。

“警官,從安西先生房間找到這個……”一名警察小哥拿著一疊照片跑了過來。

“這是……”目暮警官看著照片,陷入震驚。

照片上赫然是那智真吾和另一個挽著他手臂的女人的照片。

“是秋山律子哎……”

“她不是已經結婚了嗎?”

“是為了掩蓋婚外情的真相,所以殺害了安西先生嗎……”

周圍人竊竊私語。

那智真吾陷入惶恐。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殺了他啊。”他掙紮著躲過警察的抓捕。

“有什麼話,到警局再說吧。”目暮警官沉聲道。

另一邊的工藤新一,卻發現了真正的凶手。

很好,接下來就讓沉睡的小五郎登場吧。

他的手錶對準了毛利小五郎的後頸。

“目暮警官,我已經知道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誰了。”靠著樹乾站著的男人低著頭,一副沉穩自信的語氣開口。

“凶手就是你吧,豆垣小姐。”

“而且死者的死亡時間,也不是在十點左右,而是在那之前。”

……

津島修治坐在停在暗處的車裡,單手支著下巴,透過車窗看著神社中的推理現場。

看著真正的凶手站了出來述說著殺人理由,以及她的幫凶站出來說了掩蓋手法之後,二人無聲相擁著被逮捕的畫麵。

“走了,田中先生。”他關上車窗道。

默默將拍攝的照片發給列表的琴酒和波本。

[圖片圖片。——cahors(卡奧爾)]

[看到了嗎?小學生偵探破案現場。——cahors(卡奧爾-]

圖片上,藍色西裝的男孩躲在術後,舉著紅色的領結,表情沉穩自信。

[工藤新一?——gin(琴酒)]

[你這樣,我會想立刻殺了他的。——gin(琴酒)]

[果然案子都是他破的啊。——bourbon(波本)]

看著琴酒的回覆,津島修治快速的回了訊息。

放任不回訊息的話,琴酒真的會往毛利偵探事務所丟炸彈的啊。

[不可以,超有趣的玩具,彆破壞我的興致啊。——cahors(卡奧爾)]

以及突然彈出來的訊息框。

[去死。——trinidad(特立尼達)]

“啊呀,這不是玩的很開心嘛?”少年意味不明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