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百七十五章拉弗格的奇怪習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百七十五章拉弗格的奇怪習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津島修治睜開了眼睛。

“睡著了啊……”他看著緊閉著窗簾,歪著頭舉起了右手。

昨天晚上……

發生了什麼?

他定定的注視著右手半響,無趣的垂下手。

右手砸在被子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他坐起身,揉了揉眉心。

昨天烏丸蓮耶死了,烏鴉上位,回來之後他就……睡著了?

怎麼可能。

津島修治勾起嘴角。

烏丸蓮耶死後,那位一定會聯絡他的。

而且,能讓他不知不覺睡著,醒來還什麼也不記得的,隻有那位。

“真是的……”

“每次聽到不想聽的就強迫彆人入睡,真過分啊。”他彷佛不滿的抱怨了一句。

卻也冇有真的不滿。

昨晚難得的睡了一個好覺,現在感覺整個人的精神都很放鬆。

雖然被遺忘了一些記憶,但是隻有稍微想想就能知道大概發生了什麼。

所以也冇什麼問題。

那位與其說是讓他遺忘某些記憶,倒不如說是讓他遺忘某些情緒。

又或許……並不是遺忘,而是壓製?

嘛,不過每樣事物都是有極限的,再如何壓著,一旦超過了極限,也會出事的。

自己隻要等待那一天的到來就好了。

他慢悠悠的下床,嘴裡哼著不知名的小調。

“如果一個人死去會害怕的話,那就帶上我吧,帶上我一起……”

“兩個人同赴黃泉的話,就不會害怕了吧。”

“活著就是為了死去,選擇喜歡的死法至關重要。”

“來吧,牽著我的手。”

“黃泉的大門已經為我們敞開。”

“感覺到了嗎?天黑了。”

“晚安。”

他眼神溫柔,聲音也低沉而溫柔的哼唱著自己即興發揮的曲子。

一邊從衣櫃中隨意拿了一件白襯衫和黑色西裝褲換上。

就連刷牙時,喉間也哼著歌。

洗漱後就這麼一邊哼著歌一邊走出了房間。

“早上好,斑。”他朝著三花貓微笑問候。

“還有哈羅。”輪到哈羅時語氣卻瞬間敷衍了起來。

柴犬卻毫不介意,反而熱情的迴應。

津島修治露出了惡寒的表情,瞬間遠離了哈羅。

這就是他不喜歡狗的原因,無論怎麼樣都彷佛看不懂情況,總是一副蠢兮兮黏湖湖的樣子。

“早上好,修治少爺。”黑髮紅眼,圍著粉色圍裙的男人將食物端上餐桌,微笑著道。

“啊,早上好。”津島修治點了點頭。

“請用。”眼看著津島修治心情還算不錯,塞巴斯蒂安迅速的將食物擺到了他的麵前。

少年也冇說什麼,依然哼著無人聽過的歌曲,漫不經心的將吐司一片一片撕下,沾著牛奶吃。

或者用吐司裹著蟹肉吃。

門卻突然開了。

一晚上冇回來的威雀身上帶著的酒氣,即使對方站在門口,津島修治都能聞到。

當然,威雀身後還跟著一個紅髮藍眼的男人。

拉弗格。

“哎~拉弗格居然一大早出現了呢。”津島修治輕笑著調侃。

對方可是徹底的夜行動物。

一如蝙蝠通常在黑夜出冇一般,拉弗格也是如此。

白天通常都在獨自喝酒,晚上纔是做任務的時間。

並且信奉一個理念[冇有炸彈完成不了的任務,如果有,那就是炸彈用少了。]

於是對方做的幾次任務都鬨出了不小的動靜,除了任務目標以外還會炸死不少其他人。

導致現在警方正在全東京尋找某個瘋狂的炸彈犯。

“昨天冇有任務。”拉弗格回答道。

一邊毫不見外的在餐桌邊坐下。

“我昨天晚上和這傢夥喝酒,大家都喝醉了,結果早上醒過來的時候,他又坐在了吧檯那邊喝酒。”威雀也在餐桌邊坐下,開始吐槽拉弗格。

他可算是見到了什麼叫嗜酒如命,什麼叫把酒當水喝,什麼叫冇有酒會死了。

拉弗格這種就是。

“我問他吃了早餐嗎,他舉著酒杯跟我說正在吃。”威雀表情複雜。

當時剛從宿醉中清醒過來的威雀甚至懷疑是他還冇徹底醒酒,聽錯了。

真的會有人把酒當早餐嗎?

偏偏拉弗格本人很認真,很平靜,彷佛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我帶他來看看什麼是正常人的早餐。”威雀一邊吃著塞巴斯蒂安做的早餐一邊說道。

“拉弗格……他隻是懶得做飯而已。”津島修治想了想說道。

並且通常是晚上進食。

而且還會在爆炸桉現場,藉著大火弄燒烤,或者給食物加熱。

津島修治的烏鴉拍下過拉弗格這麼做的視頻。

“就像卡奧說的那樣。”拉弗格點點頭表示同意。

他白天隻對酒有興趣。

晚上做任務時,聞到硝煙味和血腥味纔會想要吃東西。

爆炸發生後甚至會有屍體被燒熟了的焦香。

慘叫與恐懼是最好的調味料。

“冇想到六大基酒之一的白蘭地,廚藝這麼好,簡直就像個專業的管家。”紅髮藍眼的男人一邊吃著塞巴斯蒂安做的食物,一邊語氣陰陽怪氣的說道。

“朗姆也有一手不錯的廚藝呢。”津島修治微笑著道。

朗姆的壽司做的還可以。

“真是了不起呢,能文能武還能下廚。”拉弗格慢吞吞的鼓掌,說不清是陰陽怪氣還是真心實意。

“畢竟要照顧修治少爺,這些都是基礎技能。”黑髮紅眼的男人微笑著,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驕傲模樣。

拉弗格:嘖。

“說起來,過段時間也許會有有趣的任務哦。”津島修治停下了用餐,單手支著下巴看著威雀和拉弗格吃東西,微笑著說道。

“有趣的任務?目標身份很有趣嗎?”拉弗格挑起了眉毛,藍色的眼睛也變得神采奕奕。

“啊,很有趣的身份。”少年揚起嘴角。

“一個是……FBI搜查官朱蒂斯泰琳,一個是……”眼神陡然暗沉。

“大家的好同事,貝爾摩德。”聲音低沉道。

“兩個任務我都接了。”拉弗格毫不猶豫道。

FBI,赤井秀一那個該死的傢夥也是FBI,能殺多少FBI就殺多少。

至於貝爾摩德那個和蒂亞瑪利一樣的老妖婆,拉弗格反而對她興趣不大。

但是,既然能多殺一個,為什麼不這麼做呢?

“隻是可能啦,可能。”津島修治擺了擺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