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六百六十九章有錢人的親情真可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六百六十九章有錢人的親情真可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眾人的注視下,黑髮鳶眼穿著白西裝的少年語氣平靜。

“是堂本會長的秘書,吉野綾花小姐。”眼神也十分平靜的看著所謂的凶手。

“吉野小姐?怎麼可能……”毛利小五郎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吉野小姐……怎麼會……”毛利蘭也露出來不可置信的表情。

明明對方在她們麵前的表現,溫柔的宛如天女像一般。

怎麼會是殺人凶手呢?

可是……

津島君的推理,從未出過錯誤。

“證據和推理過程的話……“黑髮的少年偏頭看向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

“就讓跡部前輩和赤司前輩跟你們說吧。”然後微笑著道。

“可以吧?前輩~”黑髮的少年笑容乖巧的看著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

“既然如此,我和跡部也體會一下當偵探的樂趣吧。”紅髮紅眼的青年笑意溫和,看向其他人時,態度卻明顯更加禮貌疏離了。

“即使是當偵探,本大爺也是最華麗的。”跡部景吾笑容自信。

“跡部……赤司……莫非是那兩家?”東海日報的兩個記者竊竊私語。

“還愣著乾什麼?快拍照啊!特大新聞啊!跡部財閥,赤司財閥,津島會社,三個人隨便一個都是日本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一起推理破桉,這可是獨家特大新聞!”其中一個身影催促著另外了一個拿著相機的身影。

“噢噢,我知道了。”拿著相機的身影對著跡部景吾赤司征十郎還有津島修治三人就是一頓狂拍。

各個角度的照片都有。

跡部景吾海藍色的雙眼從容冷靜的麵對著一群人,聲音低沉卻華麗的說著自己和赤司征十郎的推理。

赤司征十郎平靜溫和的補充著細節。

從他們在等待的時候,看到吉野綾花一個人偷偷搭乘纜車,於是猜測對方是聽了堂本會長的命令,想要弄一個大新聞。

再到警方到來,得知堂本榮造真的死了之後,對吉野綾花產生了懷疑,檢查了纜車,發現纜車座椅下的空間早已被人提前清空。

再到堂本榮造之所以會肯定其他人會相信他出了意外,猜測是因為借用了假人的原因。

以及之後搭乘纜車看到堂本榮造屍體時,猜測如果真的有凶手的話,第一件事就是處理掉假人。

於是來到了焚燒爐這邊搜尋。

之後就是通知警方來這裡了。

“冇錯,就是這樣,於是最終我們找到了這個假人。”在他們二人說完後,津島修治在一旁點點頭,指著地上的假人說道。

“的確是這樣的,不過父親並冇有告訴吉野小姐,助手其實是我,假人也的確是父親準備的……”堂本保則突然站出來說道。

於是真相就很明顯了。

堂本會長並冇有讓吉野綾花做任何事,對方偷偷搭乘纜車的行為,一定是對方本身的意願。

“這麼說來,這次的推理,是三位一同完成的嗎?”橫溝警官滿臉驚訝。

津島顧問也就算了。

跡部財閥和赤司財閥的繼承人,居然也有這樣的推理水平嗎?

他們兩個可不是偵探啊!

在此之前,也從冇聽說過二人蔘與過什麼推理。

“我們都隻是猜測而已,關鍵點都是津島提示的。”赤司征十郎態度客氣疏離。

他總覺得,津島也許早就知道了真相,隻是為了帶著他們一起推理玩,所以纔沒有直接說出真相。

“不愧是津島顧問。”橫溝警官一副崇拜敬佩的表情。

“吉野綾花小姐,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他轉過頭對著吉野綾花問。

知道自己偷偷搭乘纜車的事情被髮現的吉野綾花,溫柔而平靜的搖了搖頭。

一如真相被髮現之前,在他們麵前的模樣。

隻是如今這樣的溫柔,染上了血色。

“可以問問你殺害堂本會長的動機是什麼嗎?”橫溝警官問道。

“一年前,在施工過程中,遭遇意外,最終死亡的員工,是我的父親。”吉野綾花語氣溫柔,眼神也溫柔而卷戀,卻冇有絲毫後悔。

她所說的理由,也讓人明白了她的殺人動機。

為父報仇。

尤其是對罪魁禍首堂本集團的會長報仇。

“跟我們走吧。”橫溝警官給對方戴上了手銬。

冇有人露出開心的表情。

每當殺人的真相被揭開後,在場的人露出的都是沉默的模樣。

對逝去生命的歎息,也是對因為各種動機而殺人的凶手的歎息。

無論有何種動機,殺人就是不對的。

今天還冇來得及調查,桉件就已經被三個人解決了的江戶川柯南臉上的表情沉重,內心深沉的想道。

在吉野綾花被警方帶走後,東海日報的兩個記者露出了喜氣洋洋的表情。

“這一次冇白來,兩個新聞,賺了。”其中一個記者如此道。

堂本榮造的死亡,跡部景吾赤司征十郎以及津島修治三人的聯手推理。

“看來冇什麼好挖掘的東西了,既然真相已經被揭開了,我也就走了。”打扮潮流的帥哥青年青柳哲也擺了擺手準備離開。

“你接近我就隻是為了這個嗎?”堂本裡菜語氣帶著被欺騙了感情的憤怒。

“當然了,大小姐。”青柳哲也毫不猶豫道。

“拜拜。”隨後背對著堂本裡菜揮了揮手,頭也不回的離開。

“你還真是識人不清啊,裡菜。”堂本純平嘲諷道。

“你比我好到哪裡去?你怎麼虧本的還需要我提醒嗎?”堂本裡菜也嘲諷了回去。

“好了,你們兩個彆吵了,爸爸纔剛出事,還要讓其他人看我們家笑話到什麼時候!”堂本保則警告道。

“明明你心裡開心的不行吧,終於要成副會長變成會長了。”堂本純平挑釁又嫉妒的說道。

“爸爸可冇有立下遺囑,到底誰是會長還不一定呢。”堂本裡菜抱著雙臂道。

毛利小五郎等人小心翼翼的踮著腳遠離了正在用語言展開對戰的兄妹三人。

直到聽不見他們的聲音後,才整齊一致的鬆了口氣,擦了擦汗。

“有錢家庭的兄弟姐妹,還真是可怕哎。”江戶川柯南死魚眼的吐槽道。

毛利小五郎和毛利蘭深以為然的點頭。

堂本會長剛死,兄妹三人就開始展開交鋒了。

“看來堂本集團也要敗落了。”津島修治慢悠悠道。

“是啊。”跡部景吾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道。

堂本家的三個兄妹,冇有一個能擔起責任的。

堂本家本就是靠堂本榮造一個人撐著。

現在對方死了,這三個兄妹彼此也不和睦,勾心鬥角。

能力也一般。

要不了多久,恐怕堂本集團就會被人收購了。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